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葉家第一更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葉家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葉家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葉家

大廳門口。一道鬼魅身影緩緩浮現,漠然的目光掃過大廳之中的眾人,然後頓在那名藍衣女子身上,面色略緩,但聲音卻依舊是透著一分陰沉:「欣藍,為何會生這種事?」

藍衣女子,赫然便是帶領蕭炎等人前往中州的欣藍,而聽得蕭炎此話,似也是明白他說什麼,俏臉一黯,低聲道:「對不起」

見到欣藍那黯然的臉色,蕭炎也是逐漸的冷靜了許多,她的實力並不強,而且如今這葉家看上去似乎也並好不到哪裡去,即便欣藍能夠勸動他們出手相助醫仙,恐怕他們也是沒那能力。

「你是誰?竟然敢胡亂闖我葉家!」

欣藍的聲音剛剛落下,大廳之中一名老者臉色便是陡然一沉,站起身來,對著蕭炎怒喝道,在其周圍,還有著一些葉家的長輩。他們同樣是怒視著蕭炎,一些略顯年輕的後輩,則是目光中透著許些幸災樂禍,雖說如今葉家式微,但也並非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前來挑釁的,更何況還是一位年僅跟他們相差不了多少的毛頭子。

蕭炎瞥了這名老者一眼,只是一名一星斗宗而已,看他所坐的位置,應該在這葉家身份不低,但蕭炎卻並未對其有所理會,這大廳之中唯一令得他能夠提起精神的,便是位的那名青衣老者,看其周身那滿溢的磅礴鬥氣,想必應該是一名六星斗宗。

「跟我走,帶我去找她!」蕭炎目光盯著欣藍,冷聲道。

聞言,欣藍一咬銀牙,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她將醫仙二人帶到中州,但卻並未給予她們相映的保護,反而在醫仙落入險境時,毫無出手之力。

「輩放肆!」

被蕭炎無視,先前怒喝的那名老者臉龐上的怒火更盛,手掌狠狠的一拍桌面,只聽得嘭的一聲,堅硬的桌子直接爆裂成一地的粉末,旋即袖袍一揮。身後的椅子便是帶起一股狂猛勁力,對著蕭炎飛射而去。

蕭炎面無表情,而當木椅在進入其周身丈許距離時,卻是聽得噗的一聲悶響,毫無預兆的化為漆黑灰燼飄散而下。

見到這一幕,大廳中不少人臉龐上都是閃過一抹訝異,顯然並未料到這位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子居然還有這一手。

「原來是有兩把刷子,難怪敢來我葉家放肆,不過今日老夫倒是要教教你這後輩,什麼叫做敬老!」

瞧得木椅詭異焚毀,那老者雙眼虛眯,冷笑了一聲,眼中怒火更盛,旋即腳掌一踏地面,身形閃電般的對著蕭炎暴掠而去,乾枯的雙掌之上,有著一股詭異的綠色火焰湧出。

「四長老,住手!」

欣藍見到這老者居然說動手就動手,俏臉也是浮現一抹蒼白,急忙道。

然而對於她的聲音,那四長老卻是理也不理。他性格本就有些暴躁,如今葉家面臨這等境地,更是令得他煩躁,如今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毛頭子居然都敢跳他頭上來了,這如何令得他不怒。

「蕭炎大哥,快走!」

見四長老並未停手,欣藍連忙轉向蕭炎,急聲道,葉家如今雖說情況不太好,但兩三名斗宗強者還是能夠拿出來的,若今日他們真是想要抓住蕭炎,恐怕以後者的能力,還真是難以逃生。

對於欣藍的叫聲,蕭炎同樣是未曾理會,雙眼望著那攜帶著一股熾熱勁風而來的老者,漆黑眸中也是掠過許些寒意,這段時間他同樣也是因為擔心醫仙的處境而心情不佳,這老傢伙,算是真正的撞在了他這槍口上了。

「子,等我將你擒下,再將你送到你長輩面前,讓他們好好管教一下!」

四長老身形一閃,便是在眾多看好戲的目光中出現自蕭炎面前,手掌猛然緊握,一團綠色火焰熊熊燃燒,然後一拳狠狠揮出!

這一拳,並沒有絲毫花俏,但那股磅礴勁力,卻是帶起一道低沉的音爆之聲!

泛著火焰的拳頭。在漆黑眼瞳中迅放大,旋即蕭炎手掌輕抬,然後徐徐攤開

「嘭!」

在大廳之中所有目光的注視下,葉家四長老那泛著綠色火焰的拳頭,直接是精準的轟擊在蕭炎手掌之上,然而還不待一些人歡呼出聲,便是臉色僵硬的現,那身形瘦弱的青年,居然連身體都是未曾顫動

而且四長老拳頭之上的那團綠色火焰,在一接觸蕭炎掌心時,居然便是猶如遇見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在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自動熄滅

整片大廳,都是在此刻變得安靜了下來,那些原本幸災樂禍的葉家族人,此刻更是面面相覷,眼中有些難以置信的味道長老雖說並非是葉家最強者,但好歹也是一名斗宗強者,面對著他如此強力的一擊,即便是放眼葉家,能夠如此輕易接下來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管教的話。你還真不夠資格。」

蕭炎微微抬眼,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身前那臉色劇變的老者,嘴角牽起一抹冰冷笑容,掌心半旋,旋即猛然一震!

嘭!

掌心一震,一股極其狂暴的可怕勁力,頓時如潮水一般的自蕭炎手臂之中湧出,然後盡數傳進那葉家四長老體內。

「噗嗤!」

蘊含著異火的暗勁,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將四長老體內的防禦盡數摧毀,而其臉色也是瞬間慘白,身體如遭重擊般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落在大廳一根巨柱之上,一口殷紅鮮血,在眾人驚駭目光中,被噴了出來。

望著那吐血軟倒的四長老,原本安靜的大廳,更是變得死寂下來,即便是欣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