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毒蠍龍獸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毒蠍龍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毒蠍龍獸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天蠍毒龍獸

落神澗深處。毒霧繚繞,即便是連這裡的空氣都是略微顯得有些腥味,若是被吸入體內,那也是相當的麻煩。

落神澗之內,布滿著無數巨大的漆黑裂縫,偶爾裂縫中會傳來一道道嘶吼聲,這裡的一切生物,經過長年歲月的進化,幾乎個個都是擁有著劇毒,一個不慎,便是得陰溝裡翻船。

荒涼的地域,突然有著細微的破風聲響起,旋即幾道身影從遠處急掠而來,身形幾個閃動間,便是出現在百米之外,而待得近了,方才看清模樣,自然便是那沖著天毒蠍龍獸而來的蕭炎一行人。

蕭炎的身形輕飄飄的落在一塊黑石上,目光遠眺,但由於毒霧緣故,視野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醫仙。那天毒蠍龍獸在何處?」蕭炎偏頭看了一眼身後,望著後方的醫仙與欣藍。

聞言,醫仙也是環顧了一圈,眼眸微閉,身為厄難毒體,她對於一些毒物似乎感應也是格外的敏銳感應了片刻,她再度睜開眼,玉指指向北面方向,輕聲道:「那邊,應該快了,那傢伙身上的毒腥味,即便是隔著老遠我都能聞到。」

蕭炎微微點頭,瞥了一眼緊跟在身旁的地妖傀,旋即輕吐了一口氣,今日看來是少不了一場惡戰了,八星斗宗的實力,再加上魔獸那強悍的**,這天毒蠍龍獸定然會是一個極為難纏的對

「欣藍,到時候若是開戰,你盡量躲遠一些,不要被波及了」蕭炎偏頭對著欣藍囑咐了一聲,然後身形一動,對著醫仙所指的方向迅閃掠而去。

欣藍微微點了點頭,以她的實力,很明顯根本就沒資格參與這種等級的戰鬥,所以躲得遠遠的,反而最好。

「走吧。你服下了蕭炎給你的避毒丹,只要不主動遭惹那些兇惡的毒物,它們便不會找你」醫仙沖著欣藍微微一笑,然後便是拉著她,迅跟上前方的蕭炎。

在蕭炎等人開始對著天蠍毒龍獸所在的方向趕去時,那遠在落神澗的入口處,卻是伴隨著一群人的來到,而變得異常火暴了起來。

落神澗口外,站滿著大批的白衣人影,驚人的寒氣,從他們體內瀰漫而出,連這片天地的溫度,都是受到波及,降低了許多。

在這大群的白影最前方,是四道有些佝僂的蒼老身影,這四人隨意站立間,便是有著三道磅礴的冰寒氣息,徐徐的擴散而開,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四人之中,最為吸引人注意的,是那居中的一名老者。這位老者須皆白,手中還拄著一根宛如白玉所鑄的蛇頭拐杖,蛇頭猙獰巨嘴呈大張之勢,一對陰寒的蛇瞳透著陰寒之意,與旁邊的三名老者相比,他顯得格外的普通,渾身上下沒有半點能量外溢,甚至連那張蒼老臉龐,都是顯得異常的乾枯,微眯的雙眼,透著許些渾濁之意,這般模樣,與尋常老者根本沒有半點區別。

而令得人詫異的是,偏偏就是這位看上去毫不出奇的老者,卻是站在這支隊伍最居中的位置,甚至連那三名氣息磅礴的白衣老者,都是落後他半步,眉宇間,透著許些恭敬之色。

在落神澗口周圍,此刻還有著眾多看熱鬧之人,而當他們見到這邊這幅陣仗時,皆是一驚,特別是在瞧得這些人衣衫上那特殊的雪花紋時,更是一陣騷動。

「竟然是冰河谷的人?」

「那領頭的,竟然是四名斗宗強者?天啊,這冰河谷究竟想要幹什麼?」

「聽說有冰符三位冰河谷的長老以及一些弟子,全部都是葬生在了厄難毒女手中,看來這次冰河谷是真的暴怒了啊,那位柱拐杖的老者。如果我所料的不差的話,應該是冰河谷的那位天蛇長老吧這即便是在那冰河谷中,也都是能夠排入前三的大人物啊」

「天蛇長老?居然是他?沒想到這次冰河谷連他都是派出來了那厄難毒女,怕是在劫難逃了啊。」

「」

周圍那些竊竊私語聲,並未令得這支白衣隊伍有半點騷動,前方的那名拄著蛇拐的白老者,睜了睜有些渾濁的眼睛,淡淡的道:「人都到齊了?」

「人已齊至,只等蛇老吩咐。」一旁的一名白衣老者,連忙回道。

被成為蛇老的老者,緩緩點了點頭,手掌伸出,一陣寒意繚繞,化為一塊冰鏡,在那冰鏡之上,有著一副畫面,而畫面中,剛好有著蕭炎,醫仙,地妖傀,甚至天火尊者的影像。

「這些便是從那些冰河谷弟子殘破靈魂中搜尋出來的殘缺影像,不過沒想到那厄難毒女竟然還有外援,不過這幾人老頭子我倒是面生的很。想必應該是丹域之外的人呵呵,冰河谷好多年都是未曾遇見這等挑釁了啊,老頭子手都是有些生了」拄著蛇拐的老者渾濁的目光掃過冰鏡,卻是一笑,笑聲如夜梟,令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聽得他這笑聲,一旁的三名白衣老者皮膚皆是泛起一陣寒意,他們知道,沒當此人笑得越開心,便是心頭殺意越濃時。

「走吧,老頭子也是很想早點會會這群陌生的強者。冰河谷的威壓,不容挑釁啊」

老者輕輕一揮手,然後便是拄著蛇拐,緩緩的對著落神澗之內行去,其後,一眾冰河谷弟子緊隨而上,行走間,居然是未帶起半點的聲響,儼然一副訓練有素的模樣。

一道道目光望著那逐漸消失在視野中的冰河谷等人,面面相覷,眼中皆是湧現火熱,他們知道,這落神澗,恐怕不會平靜了

「到了那座石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