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到手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到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到手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到手

在天毒蠍龍獸腦袋爆裂而開的那一霎。正在與醫仙交手的那兩名胖瘦強者,也是有所感應,偏過頭,望著遠處地面上那龐大的冰涼屍體,臉色也是陡然劇變。

兩人目光望著天毒蠍龍獸的屍體,目光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對於後者的實力,身為屬下,他們再清楚不過,在這落神澗中,即便兇惡的毒物數不勝數,但天毒蠍龍獸的實力,也是能夠名列前茅,以往不乏一些人類強者前來挑釁,但他們最後的下場,卻是只能成為這片地域的一杯黃土,這些年中,天毒蠍龍獸的凶名,幾乎是無人敢惹

可今日出現的這一幕,卻是令得天毒蠍龍獸那凶名,徹底煙消雲散

身材幹瘦的那名黃衣男子。目光閃爍的望著天毒蠍龍獸的屍體,然後再看了一眼蕭炎等人,喉嚨滾動了一下,那三人中除了蕭炎之外,其餘兩人,都是給予他一種極端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他以前只在天毒蠍龍獸身上感受到過,很顯然,這兩人,也是與天毒蠍龍獸同等級的存在。

「不知道領如何得罪了這等強者,竟然被別人殺上門來」黃衣男子目光急閃爍,心中念頭急轉。

「你們竟然敢對領下殺手?!蠍龍族定然不會放過你們!」那身體如山丘般肥胖的強者,在獃滯了片刻後,終於是回過神來,怒吼道:「干猴,動手,為領報仇!」

聽得他的吼聲,那黃衣男子目光閃爍加劇,旋即猛的一咬牙,沉聲道:「你要找死,我可不奉陪!」

話音一落,他腳尖一點地面,閃電般的倒退,僅僅幾個呼吸間,便是化為模糊身影,消失在遠處。

見到黃衣男子居然臨陣脫逃。那肥胖男子也是一愣,旋即臉色漲紅,怒罵道:「你這膽之輩!」

「你是自己走,還是我來動手?」在他怒罵間,醫仙蓮步輕移,緩緩而來,美目瞥了一眼前者,微笑道。

見到醫仙緩步而來,那肥胖男子臉龐頓時一陣哆嗦,經過先前的交手,他已經明白,面前這看起來不足他手臂粗壯的女子,實力卻是異常的恐怖,即便是他與干猴聯手,也只能勉強抵禦,更何況如今干猴臨陣脫逃,以他一人之力,如何會是醫仙的對手?

「蠍龍族不會放過你們的!」

臉色變幻間,那肥胖男子終於是一聲怒喝,然後移動著那猶如山丘般的身體,轟隆隆的化為一道光影。對著遠方逃遁而去,他雖然體積龐大,可卻並不是傻子,現在的這種局面,留下來怕是難逃一死,這群人連天毒蠍龍獸都是能幹掉,更何況他?

望著那遠遠逃遁的肥胖男子,醫仙也是微微一笑,身形一動,出現在蕭炎等人身旁,低頭望著地面上天毒蠍龍獸那龐大的身體,道:「解決了?」

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旋即輕鬆了一口氣,這天毒蠍龍獸的確很難對付,若是沒有地妖傀與天火尊者的話,以他的實力,除非使用佛怒火蓮,恐怕很難真正的將這大傢伙擊殺。

「那便度取走需要之物吧,這邊戰鬥的動靜太大,難免會引起落神澗內其他兇悍魔獸的注意,到時候若是一個不慎,又會是一場惡戰。」醫仙輕聲道,這落神澗內的毒物都是凶氣凜然,稍有實力的,都不會是省油的燈。

蕭炎贊同的一點頭,手掌對著天毒蠍龍獸的身體一握,一股吸力便是暴涌而出,將之徐徐的抬起,然後懸浮在半空之中。

瞥了一眼面前的龐大屍體。蕭炎面色略顯凝重,手印一變,那巨大的碧綠火狼便是爆裂而開,化為熊熊烈火,將天毒蠍龍獸席捲而進,恐怖的高溫,霎時間瀰漫而起,連周遭的空間,都是出現了陣陣扭曲之感。

在琉璃蓮心火的炙燒間,天毒蠍龍獸那龐大的屍體,迅縮,皮毛,甲殼,皮肉,皆是在那高溫之下,緩緩的變得蒼白,最後盡數化為灰燼飄散而下。

望著那在灰燼飄散下,體積迅縮水的屍體,蕭炎臉色卻是不變,反而是加高了溫度,他所需要的,是天毒蠍龍獸的精血,這種精血。唯有經過淬鍊煅燒,方才會出現

在這等高溫之下,天毒蠍龍獸身體表面的鮮血,也是迅蒸,那些傷口處的血管,也是變得蒼白起來

伴隨著琉璃蓮心火溫度的持續升高,天毒蠍龍獸身體也是越來越,到得後來,幾乎只有了半丈大,而這個時候,天毒蠍龍獸已經是變成了一團血色肉球。不斷的在碧綠火焰之中旋轉。

蕭炎掌控著火溫,片刻後,屈指一彈,那血色肉球頓時崩裂開一道縫隙,一顆足有半個拳頭大的血色晶體,閃掠而出,然後掠向蕭炎。

手掌一握,將這枚宛如鮮血般的晶體抓,感受到其中那股磅礴的狂暴能量,蕭炎眼中也是忍不住的掠過一抹欣喜之意,這七階天毒蠍龍獸的魔核,總算是弄到手了。

手掌輕輕的在晶核之上緩緩摩搽,旋即蕭炎將之心翼翼的收入納戒,目光一抬,頓在那火焰之內的血色肉團處,這裡面,還有凝聚了天毒蠍龍獸的強大精血

手掌輕握,只見得環繞在血色肉球之外的碧綠火焰,頓時高旋轉而起,一股毫無規則的恐怖撕扯力,在其中飛成形,然後狠狠的擠壓著那團血色肉球。

伴隨著火焰的狂猛旋轉,那血色肉球是劇烈的顫抖起來,不斷的左右旋轉,而在這種旋轉下,一滴滴略微有些顯得偏紫色的血液,緩緩的從肉球之內滴落而出

見到這一幕,蕭炎嘴角也是浮現一抹欣慰,維持著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