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第一更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陽火古壇

青年平淡的聲音。如水流般的划過大廳,令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這般語氣,當真是不同一般的狂。

那名為趙黑,秦魔的黑衣老者,聞言也是怔了怔,旋即臉色緩緩的陰森而下,目光如同凶狼般的望著那對著大廳之內徐徐而來的青年,片刻後,獰然一笑:「一個區區二星斗宗,居然也敢在老夫二人面前放肆!」

「還有四十秒。」對於這二人的獰笑,青年猶如未聞,略顯懶散的聲音,從其嘴中傳出。

「殺了他!」

趙黑臉色陰寒,緩緩的道。

聽得他的命令,那周圍眾多黑火宗之人,眼神頓時瞬間湧上兇狠之色,雄渾鬥氣自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幾乎是不約而同般施展鬥氣,對著那緩步而來的青年爆轟而去。

碧綠色的火焰從蕭炎體內湧出,化為一團火罩。而那些兇悍攻擊在接觸到火罩時,則是自動煙消雲散,並未令得蕭炎腳步有半點的停滯。

見到那自蕭炎體內湧出的碧綠火焰,那趙黑二人先是一怔,旋即猛的失聲道:「異火?」

失聲落下,二人眼中陡然湧上一抹狂喜與貪婪,黑火宗也是以御火而出名,對於萬火之尊的異火,他們自然是極為的了解。

「好子,竟然還有這等奇物,不過既然你自動送上門來,那老夫二人也就好心收下吧!」趙黑陰森一笑,與秦魔交換了下眼色,腳掌猛的一踏,兩人居然同時出手,對著蕭炎暴掠而去。

「唉時間到了。」

在兩人動手那一霎,蕭炎也是一聲輕嘆,微微搖頭。

輕嘆聲徐徐落下,蕭炎周身的空間緩緩扭曲,旋即一道蒼老的身影詭異浮現,袖袍隨意對著那暴掠而來的兩人一揮,頓時,虛無空間直接是猶如被無形大手狠狠的糅合起來般,露出諸多空間皺褶。

袖袍揮下,一股浩瀚恐怖之力,如潮水般的悄無聲息划過空間,然後沒有帶起半點波動。輕輕的撞擊在趙黑,秦魔二人胸口處。

「噗嗤!」

勁風襲來,趙黑二人的身體陡然凝固,臉龐上的猙獰也是在這一瞬化為一股驚駭,還不待這份驚駭徹底化開,兩口殷紅鮮血夾雜著許些破碎內臟,便是直接從二人嘴中噴吐而出!

「嘭!」

鮮血噴出,兩人身體也是如那斷線風箏般,倒飛而出,然後重重的砸落下地,然後狼狽的在地面上滾了十幾圈後,狠狠的撞在牆壁上,隱隱間,有著骨骼破碎的清脆聲音,悄然響起。

滿廳寂靜,所有的目光,都是近乎獃滯般的望著蕭炎身旁的那道蒼老身影,隨意一揮,兩名六星巔峰實力的斗宗強者,居然便是毫無抵抗之力的敗成這般狼狽?

「鬥鬥尊?」

葉重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道蒼老身影,雖然後者體內沒有絲毫氣息的溢出。但他依舊是感覺到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他曾經感受到過,但給他這種感覺的,無一不是那種踏入斗尊層次的強悍存在。

「我葉家什麼時候與這等強者有所交際?」葉重心中念頭急閃,自從葉家逐漸落敗後,已經很少能夠有能夠打動一些斗尊強者的能力,不然的話,這黑火宗怎麼也是不敢找上門來了。

在其心頭疑惑間,目光卻是突然見到大廳之外的欣藍,當下一怔,旋即似是想到了什麼,目光猛的轉回蕭炎,雖說後者的容貌略微有些改變,但葉重還是依稀見到了一些熟悉輪廓。

「他居然便是上次那個蕭炎?」

心中掠過這道念頭,繞是葉重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上次見面,此人身邊還只是有個實力強悍的傀儡,如今短短一月左右時間,身旁怎麼又出了一位神秘的斗尊強者?

「這人定然是擁有著莫大背景,不然怎能讓得斗尊強者隨身左右?上次倒是我葉家老眼昏花,差點得罪了這尊大神。」

至於葉重心中翻騰的這些念頭,蕭炎自然是不知道,他瞥了一眼那牆角處的滿臉鮮血與驚駭的趙黑與秦魔,不由得冷笑一聲,先前天火尊者那一擊,怕至少也是令得這二人重傷了去,即便以後傷愈,怕也是會留下一些後遺症。

「這位前輩。我二人是黑火宗長老,今日有眼無珠冒犯兩位,還望多多包涵。」

那趙黑與秦魔狼狽的從地上爬起,滿心驚駭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怒火,身為當事人,他們對先前那一掌的恐怖尤為清楚,能夠如此輕易便是擊敗他二人的,定然是斗尊階別的強者,這等存在,根本就不是他黑火宗遭惹得起的存在。

「**,這葉家怎麼可能還能結識斗尊強者?這次倒是失算了,回去定要告知宗主,以後少打這葉家的主意,瘦死的駱駝果然比馬大」

兩人滿嘴的苦澀,強忍著體內傳來的陣陣劇痛,抹去臉上的鮮血,卻是沒有了先前的半點威風,在一名斗尊強者面前,他們這條命,就如螻蟻般,不值一提,這一點,這二人最為清楚

「滾吧。以後再來,我下次便去你黑火宗陪你們叨嘮叨嘮。」

蕭炎淡淡的瞥一眼幾乎被嚇破膽的兩人,冷聲道。

聞言,趙黑與秦魔皆是打了個寒顫,也不敢說什麼,攙扶著便欲對著門外逃竄而去。

「東西拿走!」

這兩人剛欲出門,蕭炎的冷喝聲也是緊隨而來,這兩人又是急忙轉身,然後唯唯諾諾的將大廳中的那些棺材收入納戒,這才在一干葉家族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帶著人一句話都不敢回答的狼狽逃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