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毒丹之法開啟第二更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毒丹之法開啟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毒丹之法,開啟!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毒丹之法。開啟!

聞言,醫仙也是微微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頭的緊張,然後盤腿在祭壇之內坐下,上身挺直,修長的玉頸與纖腰處,勾勒出動人的曲線。

蕭炎也是盤腿坐下,抬起頭來,望著那些從天空射將而下的無數光束,手掌輕輕虛抓,掌心中頓時傳來一種種溫熱的感覺,他從這些陽光中,感受到了一種至陽至純的力量。

「不錯」蕭炎輕輕的讚歎了一聲,這的確是處好地方,在此處,即便他不出手,醫仙的厄難毒體也是會受到一種天然般的壓制,如此一來,也是省得到時候厄難毒體中途爆,從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蕭炎目光微移。然後便是頓在祭壇之中的那漆黑石碑上,在來時的路上,那葉重便是說過,這石碑也是開啟祭壇的鑰匙。

手掌輕推著漆黑石碑,一種熾熱之感頓時順著湧上,但卻並未令得蕭炎有絲毫的不適,微微用力,便是在一陣咔咔聲響中,將石碑推開。

石碑緩緩推開,一個約莫腦袋大的漆黑洞眼,便是出現在了蕭炎注視之中,想必這應該便是葉重等人所說的那地眼了。

「咔咔!」

石碑被推開,猶如是啟動了什麼一般,祭壇周圍的那些石壁頓時緩緩的移動起來,旋即形成圓形的石牆,將祭壇以及其中的蕭炎二人包圍得密不透風,從外面看的話,已經僅僅只能看見一片高聳而古老的石牆。

而隨著這圓形石牆成形,石壁之上似乎也是逐漸的變得光滑起來,越來越多的光束被光滑如鏡的石壁反射而回,最後匯聚在地眼之處,白燦燦的光芒,極為的刺眼。

陽光雖然匯聚而來,但那地眼處,卻並沒有冒出半點火苗,因此那所謂的陽火,也並未出現。但所幸的是,在陽光匯聚間,這祭壇之內的至陽能量,也是越來越濃郁,到得後來,醫仙都是黛眉微蹙了起來,這些光芒照射在身體上,有著一種灼熱之感。

「嗤嗤!」

一陣陣灰紫毒霧,幾乎是不受醫仙控制,逐漸的從其體內縈繞而出,然後與外界的熾熱陽光碰撞在一起,頓時爆出嗤嗤聲響。

「不用緊張」

望著玉手緊握的醫仙,蕭炎微笑著安慰了一聲,手掌一揮,一枚充斥著狂暴能量的晶核,便是出現在了面前,這正是那天毒蠍龍獸的魔核。

將魔核取出,蕭炎手掌一翻,一個玉盒又是浮現而出,玉盒通體呈雪白之色,甚至還有著淡淡的寒氣不斷的滲透而出。將玉盒輕輕打開,一團呈翠綠色,並且還在緩緩蠕動的粘稠之物,出現在了蕭炎目光中。

菩提化體涎,蕭炎費盡了諸多心思,方才弄到手的奇寶,也是那所謂毒丹之法的必備材料之一!

「都說有了這菩提化體涎便是能夠感應到菩提心可自從到手後,這東西卻沒半點指示。」望了一眼玉盒中的菩提化體涎,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目光盯著面前的醫仙,沉聲道:「我會先施展三種異火,將你體內的毒氣,逼至一處,過程中會很痛苦,你要堅持住!如果連這一步都是過不去,後續的怕也是無法施展開。」

望著蕭炎凝重的臉色,醫仙也是一咬銀牙,輕輕點了點頭,她知道蕭炎為了幫她解決厄難毒體,已經奔波了數年時間,如今萬事皆備,即便是再大的痛苦,她也一定會支撐下去,不然的話,怎對得起面前之人這些年的付出。

「在這之前,我要解去你體內的封印,將厄難毒體徹底引出來」

蕭炎深吸了一口氣,手掌都是忍不住的顫了一下,如此一來的話。如果他最後不能真的將厄難毒體壓制的話,恐怕醫仙便是會當場香消玉損。

「我相信你」

見到蕭炎那略微有些顫抖的手掌,醫仙似也是知道他心中的擔心,俏美的臉頰上浮現一抹動人笑容,輕聲道。

蕭炎手掌緩緩緊握,聲音低沉的道:「為了今天,籌備了這麼多年,我絕對不會失手!」

「褪去衣衫,我要解開封印了!」

蕭炎面色凝重,心神前所未有的的凝聚,沉聲道。

聞言,醫仙一怔,俏美臉頰迅飛上一抹紅霞,但見到蕭炎那凝重得沒有半點其他情緒的臉龐,輕咬銀牙,反正都被這傢伙看過那麼多次了,也不介意再多一次了!

抱著令得自己有些臉紅的念頭,醫仙玉手輕輕解開衣裙,然後衣裙順著嬌膩白皙的肌膚滑落而下,一具宛如羊脂玉般的完美嬌軀,便是這般暴露在熾熱的陽光中。

在那完美嬌軀赤的暴露在眼前時,即便是蕭炎心中再任何鎮定,目光也是忍不住的閃爍了一下。旋即迅凝定心神,目光凝聚在醫仙身體上,在那羊脂玉般的軀體上,有著一道道淡紅色的痕迹,這些痕迹如同無數符文般的攀爬至醫仙全身,形成一個完美的封印。

雙指並曲,一股碧綠火焰在指尖成形,蕭炎眼神一凝,閃電般的揮出,然後重重的點在醫仙那平坦光潔的腹處,嗤嗤的白煙不斷冒出。那瀰漫全身的淡紅色痕迹,也是在這一指下,緩緩蠕動,旋即迅變淡

隨著符文的迅變淡,一股股可怕的深灰色毒霧,突然猛的自醫仙體內爆而出,而其灰紫色的雙瞳,也是逐漸的被徹底轉化成純粹的灰色。

這種灰色,透著死亡的味道,沒有半點生機,令得人一眼看去,都是有種由靈魂深處蔓延而出的顫粟之感。

當厄難毒體徹底爆時,這種灰色,便是會迅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