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三變第一更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三變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三變!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三變!

感受到那自蕭炎體內暴涌而出瘋狂殺意。滿城目光皆是帶著許些驚疑的望向了前者,天蛇也是有些驚訝,旋即若有所思,看來這蕭炎應該是早就與魂殿有過恩怨

「桀桀,不錯的殺意,比起當年只知道藉助別人力量,狐假虎威時強了不少」面對著蕭炎驟然血紅的雙眼,那黑霧也是緩緩波動,鶩護法的冷笑聲順著傳出。

蕭炎血紅雙眼,死死盯著鶩護法,好半晌後,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氣,顫抖著雙手將心中的暴怒殺意壓制而下,聲音因為情緒的波動,變得有些嘶啞。

「你該死。」

「老夫是否該死,還輪不到你這輩來口出狂言。」鶩護法冷笑一聲,道:「老夫連葯塵都是能夠擒拿而回,更何況你這尚還不成器的弟子?」

蕭炎面色陰寒,手掌一揮,渾身散著璀璨銀芒的地妖傀便是閃現而出。

在見到地妖傀出現時,鶩護法周身的黑霧也是泛起了許些波動。旋即一道驚咦聲音傳出:「居然是傀儡?不過沒想到即便是過了這麼多年,你依舊還是只能依靠外力啊。」

「嘿嘿,鶩護法,這傀儡可是能夠匹敵八星斗宗,不過你放心,這傀儡交給老夫便好,你只需要將這子擒住便可」一旁的天蛇一笑,淡淡的開口道。

「如此的話,那便得麻煩天蛇長老了,放心,等將這子擒住後,老夫會先交給長老好好出口氣的。」聞言,鶩護法也是陰冷笑道,以他如今的實力,雖說並不懼這傀儡,但應付起來也是會有些麻煩,有天蛇出手牽制,倒也省去了不少心。

「放心,對付你,尚還不需要傀儡出手。」

蕭炎眼中掠過一抹譏諷,他能夠感覺到,如今的鶩護法比起當年也是強橫了不少,按照他的預料,怕應該也是八星左右的斗宗強者,這等修鍊度,已是極為不弱,看來將葯老擒回魂殿。令得他得了不少的好處。

現在鶩護法的實力,即便是比起一旁的天蛇,都只是弱了一籌而已,但光憑此的話,卻並不足以令得他束手無策,面前此人,是蕭炎這些年中,最為怨恨之人,若非此人的話,葯老也不會再次落在魂殿手中,並且受那無盡之苦。

「還是跟以前一樣牙尖嘴利」鶩護法淡淡一笑,腳掌緩緩前踏一步,一陣嘩啦啦的金鐵之聲從黑霧之中傳出,旋即一道繚繞著詭異黑霧的黑色鎖鏈,猶如毒蛇般的自黑霧之中延伸而出,纏繞在鶩護法周身,鎖鏈尖端處,閃爍著森冷光澤。

「放心,你很快便是能夠見到葯塵,到時候本護法會讓得那老傢伙知道,我魂殿想要的人。沒有一個能夠逃脫的!」

蕭炎面色冷漠,碧綠火焰徐徐的自體內暴涌而出,手掌一握,巨大的玄重尺便是閃現而出,重尺平舉,指向鶩護法,道:「今**的命,我收了!」

「桀桀」

對於蕭炎此話,那鶩護法卻是陰冷一笑,黑霧涌動,那纏繞在其周身的漆黑鎖鏈,猛然一顫,旋即化為一抹閃電,筆直的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蕭炎手掌緊握重尺,眼神沒有半點波動,腳步輕輕橫移一步,一道黑色閃電徑直從空間中穿透而出,然後貼著其肩膀處搽飛而去。

「叮!」

重尺之上,碧綠火焰縈繞,蕭炎手腕一轉,重尺便是帶起熾熱火芒,狠狠的劈砍在鎖鏈之上,而在琉璃蓮心火的高溫之下,鎖鏈上縈繞的詭異黑霧頓時迅融化

「哼!」

感受到鎖鏈上傳來的巨力,鶩護法心中略驚,旋即一聲冷笑,十指結出道道殘影,然後只聽得一陣陣嗤嗤的破風之聲,將近十道黑色鎖鏈自體內暴掠而出。在半空飛纏繞,直接是凝聚成一柄極為龐大的黑色鎖鏈長矛!

「去!」

一聲輕喝,龐大的黑色鎖鏈長矛,在濃郁的詭異黑霧繚繞下,閃電般的掠出,然後一閃便逝!

在那黑色鎖鏈長矛消失時,蕭炎眼瞳也是微縮,腳掌迅後退幾步,重尺陡然划起道道玄異弧度。

「**游身尺,**火!」

殘影浮現,重尺猛然揮動,一朵火芒在尺頂浮現而出,然後帶著凌厲尺芒,呼嘯而出!

尺芒剛剛離尺,面前空間便是一陣扭曲,龐大的鎖鏈長矛破空而現,帶起可怕勁風,在無數目光注視中,狠狠的與那尺芒撞擊在一起。

「嘭!」

一道驚天巨聲響起,磅礴的能量漣漪成環形擴散而出,而蕭炎腳下銀芒閃動,身形急退!

「區區二星斗宗實力,也敢與本護法硬碰。當真是找死!」

鶩護法森然一笑,手指之上黑芒閃動,旋即猛的一點虛空!

「分!」

嗤嗤嗤嗤!

隨著鶩護法音落,那急擴散的能量漣漪之內,突然傳來劇烈破風聲,旋即十道黑影宛如黑色閃電般,陡然掠出,目標直指蕭炎周身要害之處!

感受著身體被鎖定,蕭炎眉頭也是微皺,不過經驗豐富的他倒是並未有半點慌亂,手中重尺迅舞動。一道道尺影密密麻麻的浮現,化為重重防禦。

「叮叮叮叮叮叮!」

黑色鎖鏈鋪天蓋地的暴射在尺影防禦之上,頓時爆出連綿的清脆之聲,火花也是急閃動,而在那十道黑色鎖鏈瘋狂的攻擊下,那圓形的尺影防禦球,竟然也是在半空中被震得飛後退。

「失去了傀儡,這子,也不過如此」

一旁懸浮半空的天蛇,見到那節節敗退的蕭炎,不由得冷笑著搖了搖頭,眼中掠過一抹不屑。

伴隨著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