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再見薰兒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再見薰兒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再見薰兒!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再見薰兒!

輕柔之聲盤旋天際。而在這道聲音的擴散間,那天際瀰漫的雪花,居然都是出現了許些停滯,雪花融化間,形成一圈肉眼可見的波流,成環形之狀,對著四周擴散而出

在這道帶著許些空靈氣息的輕柔聲音響起的那一霎,那雙眼血紅的蕭炎,身體也是陡然僵硬了下來,眼中血色飛退散,手掌之上的那毀滅火蓮,也是悄然散去

喉嚨微微的滾動了一下,蕭炎目光難以置信的望著面前那扭曲的空間,這聲音幾乎是深入靈魂般的熟悉,即便蕭炎哪一天將自己的聲音給望了去,但這道已經深深印刻在心底的聲音,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忘卻!

「薰兒」

喉嚨滾動著,好半晌後,一道低低的喃喃聲,緩緩的順著蕭炎喉嚨間悄然傳出,聲音之中。有種如夢如幻的不真實感覺。

臉色淡漠的冰河,也是因為這突然的變故,臉色略微有些變幻,雙眼緊緊的盯著那扭曲空間之前的兩道蒼老身影,旋即瞳孔微微一縮。

臉色略微變幻,冰河目光轉向了那扭曲的空間,那裡,一道纖細的青色倩影,緩步而出,然後,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輕輕跨出扭曲的空間,出現在了這片雪花飄飄的天地間。

女子身著青色衣衫,並不華貴,但隱隱間卻是深蘊著一分昂然於天地之間的尊貴,這種尊貴,並非俗世貴氣,而是一種身為天地主宰般的貴氣,就猶如王者血脈一般,源遠流長,歷經歲月,依舊不滅

三千青絲被一縷淡紫色綢帶隨意束著,柔順的順著那動人曲線垂下,偶爾輕風吹來,青絲飄揚,透著許些出塵之意,宛如那誤入凡塵的謫仙一般。有種不可褻瀆的空靈。

視線上移,停留在青衣女子那張完美無瑕的精緻臉頰之上,白皙的肌膚猶如吹彈可破般,泛著許些健康而動人的紅潤,臉頰之上,噙著一抹輕柔笑容,讓人有種如沐春風般的柔和感覺,彷彿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心中的種種焦慮,便是會在頃刻間蕩然無存一般,充滿著異樣的魔力。

這樣的女子,就猶如那鍾天地靈氣於一身的仙女般,完美無瑕

青衣女子緩步行出扭曲空間,並未望向對面的冰河,反而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緩緩轉身,明眸輕輕的凝視著後方的青年,而在待得見到後者那一臉的難以置信時,卻是忍不住的嫣然輕笑。

突然間綻放而開的笑容,就猶如那曇花般,釋放著驚人的誘惑。令得無數道目光都是在那美麗笑容之下失神而下。

一笑傾城。

蓮步輕移,宛如畫中人兒般的女孩來到蕭炎面前,伸出潔白如玉般晶瑩的玉手,輕輕的在蕭炎頭頂上壓了壓,似是在測量他的身高一般,那平日里總是一副古井無波的明眸,此刻也終於是泛起了動人漣漪。

「蕭炎哥哥」

女孩在那無數目光矚目下,俏立在青年面前,紅唇微啟,輕柔滑膩的脆聲,輕輕的響了起來。

蕭炎咧了咧嘴,心頭因為激動而導致身體有種細微的顫抖,但其臉龐上,倒並未有太大的失態,目光注視著面前那令得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幾年時間,當初的少女也終於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啊,不過令得蕭炎欣慰的,是那對如秋水般的明眸中,依舊有著令得他心暖的熟悉味道

面前的女孩,雖然如今已是大變了模樣,不論氣質,實力,容貌,皆是能夠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女神,但在見到她的那一刻,蕭炎明白,不管她如何變化,她依舊還是那個喜歡跟著自己身旁。一口一口蕭炎哥哥叫個不停的女孩

身體輕輕顫抖著,半晌後,蕭炎終於是忍不住心頭的那份壓抑了許多年的情感,踏前一步,伸出雙臂,然後直接是在無數道驚呼目光中,將面前那宛如傾城般的女孩,狠狠的摟進懷中。

蕭炎突然間的舉動,也是令得薰兒微驚,嘴中出一道低低的驚呼聲,旋即臉頰飛上一抹緋紅之色,輕輕掙扎了一下,便是放棄,如今的她與蕭炎都不再是當年的少年少女,她能夠感覺到蕭炎心頭壓抑的情感,這份情感,令得她眸中掠過溫柔之色。

那兩名先前出現的黑衣老者在蕭炎將薰兒摟進懷中的那一霎,眼中猛的迸出一股凌厲之色,但在見到薰兒竟然沒有半點反抗後,皆是面面相覷了一眼,旋即有些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薰兒此次離開古界,將他們帶上。他們經過打聽也是略微知道了一些消息,只不過如今親自見到,依舊是感覺到有些無法置信

放眼古族,不知道有多少天賦近妖的年輕俊傑對薰兒無比青睞與痴情,但最後所得到的,卻僅僅只是後者那風輕雲淡的對待,即便偶爾微笑談話,也是隱隱間透著許些拒人千里的冷淡,這黑衣老者二人這些年,可還從未見到過膽敢將薰兒摟進懷中的男人

「這事若是傳回古界,恐怕那些崽子得瘋掉」一名白黑衣老者翻了翻白眼。忍不住的嘀咕道。

「薰兒姐的眼光應該不會差的,據我所知,此子便是那蕭家之人。」另外一名黑衣老者淡淡的道。

「蕭家?是那人的後輩?」聞言,那白老者也是一怔,旋即目光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蕭炎所在的方向,笑道:「難怪,不過即便是如此,想要得到古族認可,可也並不容易,畢竟他只是那人的後背,而非其本人,再說,姐可是我古族近千年之內,血脈覺醒得最為完美者」

「此事姐自會有分寸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