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封印第二更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封印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封印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封印

青海身體被那白老者二人鎖死著。連體內鬥氣都是在此刻停止了流動,他在劇烈掙扎了一番依舊未能脫身後,凶戾的目光陡然轉向蕭炎,冷笑道:「你們敢傷老夫,那便是與魂殿為敵!老夫不知道你們背後究竟有什麼背景,但得罪魂殿,必然會是最愚蠢的舉動!」

「呵呵,好大的口氣,魂殿了不起么?」聞言,其身旁的白老者卻是怪笑一聲,道。

蕭炎等人踏著虛空,停步在青海面前,淡淡一笑,道:「就算不對你幹什麼,魂殿也不會放過我的,所以你的威脅,可沒什麼作用。」話到此處,蕭炎目光一轉,望向一旁的兩名老者,抱拳恭聲道:「麻煩兩位前輩了。」

「呵呵,姐的命令而已。可不用感謝我這兩把老骨頭。」黑衣老者笑了笑,擺著手道。

薰兒微微一笑,明眸轉向面前一臉怨毒的青海,道:「蕭炎哥哥,這位魂殿的尊老,你打算如何處置?」

「封印了吧,一名尊老可不是尋常護法,想必若是損失了,即便是魂殿也是有些心疼,日後解決老師的時候,或許能夠用」蕭炎略作沉吟,道。

「想封印老夫?做夢!」

聽得蕭炎此話,那青海臉色頓時變得猙獰起來,旋即一聲森然冷笑,臉龐猛然變得漲紅起來,而其體內的鬥氣,也是強行掙脫了黑衣老者二人的束縛,瘋狂的在體內竄動起來!

「心,他要自爆!」

見到青海這般模樣,薰兒臉色微變,一手抓著蕭炎,閃電般的倒退,而那黑衣老者二人也是臉色一沉,雙掌迅的點動在青海身體之上,帶起一道道噗嗤的低沉聲響,隱隱間,掌落處。有著許些血霧滲透而出。

「阻止不了,這是魂殿的獨有體爆」在努力的想要阻止青海自爆未果後,兩名黑衣老者也是眉頭一皺,旋即無奈搖頭,身形一動,便是暴掠而退!

隨著兩人的暴退,青海皮膚上,也是瀰漫出了絲絲血霧,其雙眼凸出,隱隱有著血跡溢流而下,瘋狂的暴虐能量在其體內瘋狂竄動,令得周圍的虛無空間,都是變得扭曲了起來。

「嘭!」

伴隨著其身體之上的鮮血越來越多,片刻後,一道驚雷般的炸聲,終於是在無數道驚駭目光注視中,轟然響起!

血肉爆裂,可怕的暴虐能量,猶如席捲天地的颶風般,猛的席捲而出!

在這等恐怖的能量颶風下,即便是蕭炎等人。也是連忙下降身形,一名斗尊強者的自爆,那等威力,可是相當之可怕,若是被絞入其中,下場可是相當之凄慘。

肆虐的能量颶風,在這片天際持續了將近三四分鐘後,方才逐漸的徐徐淡去,而至此,籠罩天地的那暗沉之色,方才再度變得明亮。

蕭炎緊皺著眉頭望著那逐漸消散的能量颶風,他倒是沒想到這老傢伙竟然做得這麼絕,根本不容他多說話,便是直接自爆。

「斗尊強者不會這麼容易死亡的,這種自爆只是毀了他的**,若是他靈魂逃出去的話,以魂殿的實力,為他再造一具合適的身體,並不難。」天火尊者搖了搖頭,有些惋惜的道,他便是最好的例子,因此說起來倒是最為權威。

蕭炎也是輕嘆了一聲,這些老狐狸,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那也得要他靈魂逃得出去」在蕭炎輕嘆間,一旁的薰兒卻是微微一笑,前者聞言偏頭,卻是見到她那對秋水雙眸,此刻居然已是被一股金色所籠罩,淡淡的金光從其眼中掠出。

薰兒金光眸子緩緩的掃過天際。片刻後,驟然停頓在一空蕩蕩的虛無空間處,美眸輕抬,身心一動,再次出現時,便是已在那片虛無空間之地,玉手之上,金色火焰繚繞而上,旋即猛的狠狠擊在那片虛無空間上!

隨著這一拳的轟出,空間一陣波動,居然是裂開了一處巴掌大的空間裂縫。

在空間裂縫出現的霎那,薰兒玉手微曲,一股吸力暴涌而出,旋即蕭炎等人便是聽見那裂縫中突然傳出了一道驚恐之聲,然後一道虛幻的靈魂體,居然是直接被其從虛無空間中強行扯出!

靈魂體一出現,便是滿臉猙獰的對著薰兒一拳轟去,但當其手掌在碰觸到那金色火焰時,頓時爆出嗤嗤聲響,凄厲的慘叫聲,在天際響起。

薰兒淡淡一笑,玉手一揮,金色火焰暴涌而出。直接是將青海靈魂體包裹而進。

嗤嗤!

金色火焰繚繞在青海周身,然後在薰兒心念一動間,飛縮,而連帶著其靈魂體也是在一陣凄厲慘叫聲迅縮,片刻後,終於是化為一團巴掌大的金色光團。

玉手握著這金色光團,薰兒掠下身來,落在蕭炎身旁,將之拋向後者,輕笑道:「蕭炎哥哥,他交給你了。」

蕭炎接過光團。眼中掠過許些驚嘆之色,他藉助著隕落心炎也能夠探測靈魂,但卻不能探測到隱藏在空間裂縫之內,沒想到薰兒卻是能夠做到這一點。

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瓶,蕭炎將光團塞進其中,手指在瓶口一抹,一圈無形火焰浮現而出,然後這才將玉瓶收入納戒,一個斗尊階別的靈魂,日後或許能夠有所大用。

「隕落心炎?蘇千大長老沒被你氣得跳腳?」

目光一瞥那無形火焰,薰兒眼眸卻是彎成了月牙,掩嘴笑道。

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這次若是你不出現的話,恐怕想要脫身,可是有些困難啊」

「嘿,在你進入中州不久,姐便是接到了消息,然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