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解決魔毒斑第三更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解決魔毒斑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解決魔毒斑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解決魔毒斑

身體僵硬了一瞬。旋即蕭炎身體便是被一股更加濃郁的**之火所籠罩,趁著薰兒身體僵硬間,舌頭強行闖入,旋即猶如強盜般的大肆搜刮!

薰兒也同樣是被蕭炎突然間的大膽舉動嚇得腦袋變得迷糊了許多,待得蕭炎闖入時,她方才條件反射般的輕微掙紮起來,但此刻的她,雙手卻是顯得格外的無力,白日那種一拳洞穿虛空的可怕之力,猶如是在此刻完全消逝了一般。

**之火在蕭炎胸膛燃燒著,而其那在薰兒腰間遊走的手掌,也是不由自主的緩緩移上,片刻後,終於是觸摸到了一抹令人心神蕩漾的柔軟

突然間的柔軟觸感,猶如點繞炸藥的火星般,蕭炎的手掌,悄悄的解開青色衣衫,露出那如雪般的肌膚

「咳姐,老夫有事相尋。」

就在蕭炎手掌逐漸的要將懷中人兒剝乾淨時,一道蒼老的乾咳聲,卻是突然在房外響起。而其聲音,卻是清楚的傳進房間之中。

這道蒼老聲音,蘊含著雄渾鬥氣,就猶如在蕭炎,薰兒二人耳邊炸響般,直接是將二人從那情迷狀態中給驚了出來。

恢復清醒,薰兒見到兩人此刻那親熱之極的姿勢,再看看自己那已經被褪掉一半的衣衫,並且裸露在空氣之中的雪白肌膚,臉頰頓時紅得猶如要滴出血來一般,一對水吟吟的眸子,羞怒的盯著蕭炎,玉手一探,便是將被子扯了過來,緊緊的遮掩在身上。

蕭炎此刻也是回過了神,望著薰兒那羞怒的模樣,不由得無奈的攤了攤手,訕訕的道:「那個不關我的事呃,不唉」辯解了一下,蕭炎卻是直接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他也是未曾料到自己在薰兒面前,定力會如此之差。

見到蕭炎那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薰兒通紅的嬌媚臉蛋上倒是忍不住的露出一抹笑容,但旋即便是被其趕忙收斂,身體躲在被窩中,在一陣悉悉索索聲中,將衣衫趕忙穿上。然後低聲道:「你個壞蛋,竟然想動歪腦筋」

蕭炎抬起頭,動了動嘴,一臉無奈的嘀咕道:「誰讓我家薰兒這麼吸引人,不過剛才」

「不許說!」

薰兒臉頰再度泛紅,急忙伸出玉手擋在蕭炎嘴前,卻是被後者一把抓住玉臂,待得她以為蕭炎又要做壞事時,卻是見到那對漆黑眸子中,蘊含著難以掩飾的情意。

在蕭炎眸子注視下,薰兒臉頰上緋紅也是逐漸的淡了許多,貝齒輕咬著紅唇,眼中掠過一抹遲疑之色,旋即猛的低頭,在蕭炎臉頰上如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

「蕭炎哥哥,薰兒體內血脈尚還未完全覺醒,不能行男女之事,否則後果很嚴重,等下次見面時好么?」

聽得耳邊響起的如蚊蠅般的細微聲音,蕭炎眼中頓時閃過驚愕,微微偏頭。卻是見到面前女孩那晶瑩耳垂,都是變得火紅了起來

在說出那道話後,薰兒也是腦袋炸,她自己都是難以想像她會說出那種話來,當下也不待蕭炎說什麼,身形一動,便是對著房門處掠去。

望著薰兒的身影,蕭炎手掌輕輕的握了握,先前的那種滑膩似乎依舊還殘留一般

「這個壞人好事的老傢伙,真是不道德」

在蕭炎暗中嘀咕間,那房門之外,那黑衣老者二人卻是如熱鍋上的螞蟻般來回走動著,兩人眼睛看上去都是有些通紅,他們一直都是在保護著薰兒,先前她突然來到蕭炎房間之事,自然也是被他二人現,剛開始到並未想什麼,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也終於是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蕭炎與薰兒年齡都還不大,而且如今相逢,,一觸既燃

若是尋常的男女,燃就燃了,他二人肯定不會來干這種缺德事,但薰兒可不是尋常女子啊,她可是古族千年之中血脈最為完整之人,若今日她將身子交給了蕭炎,那蕭炎絕對會被憤怒的古族追殺到天涯海角。而那時候,他二人也定然會落個保護不力的罪名,那下場,可不會比蕭炎強多少,而這一切的緣故,全都是因為薰兒對於古族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

兩人在門口不斷的走動,片刻後,猛的頓了下來,兩人目光對視了一眼,看著對方那通紅的眼睛,終於是狠狠的點了點頭,旋即陡然轉身,手掌直接是對著房門強行推了去。

「嘎吱」

就在兩人手掌碰觸到房門之時,房門噶然敞開,薰兒的身影,出現在了二人眼中。

「姐」

見到薰兒出來,黑衣老者二人頓時激動了起來,老眼中都是有種泛著淚花的衝動,這對男女如果衝動了一下,那整個古族恐怕都是會瘋狂了

見到兩人那般模樣,薰兒強作冷淡的臉頰依舊是忍不住的一紅,不過還好聲音倒是顯得格外的鎮定:「林老。你二人這是幹什麼?」

白老者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有些顫巍巍的道:「姐,你與蕭炎,沒做什麼吧?」

「你們亂想什麼呢!」

被問得這般赤裸,薰兒臉頰上的緋紅頓時再度湧現,有些心虛的狠狠瞪了兩人一眼,然後便是推開二人,急匆匆的對著自己的房間行去。

聞言,黑衣老者二人方才略微鬆了一口氣。

「我看姐氣息並未有什麼變化,應該是沒有行那事」白老者望著遠去的薰兒倩影,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道。

「那也是我二人來得及時,以姐的性子,若真是沒什麼的話,豈會連耳根子都是紅了去?不過所幸,還沒到那一步。」黑衣老者摸了把先前跟打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