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動身之前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動身之前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解決了獅冥宗與丹堂的麻煩,接下來的這些時間中,兼炎則是有些無所事事起來,炎盟雖大,但這些年在彩鱗蕭鼎等人的管理下,已是相當的完善,這些大戰之後的事情,他們自然是會安排得妥妥噹噹,根本就不需要蕭炎來插半點的手,而對於這般,蕭炎倒是樂得清閑,獨自一人帶著小兼瀟,倒是好好的享受了一把當爹爹的感覺。

而在這段時間之中,兼炎也是趁空將葯老所給予他的空間蟲洞捲軸施展了開,玄黃要塞距加瑪帝國並不遠,再加上這裡是十分重要的據點,因此那通往星隕閣的空間蟲洞,也是連接到了這裡,以後不論哪一邊有麻煩,雙方都是能夠以極快的速度互相救援。

而空間蟲洞的建立,無疑將會令得炎盟暗地的實力猛漲,有星隕閣在後面支持,這片西北大陸,則是再沒有了第二個勢力能夠與炎盟相抗衡,稱霸西北大陸,指日可待。

這段時間中,蕭炎也是得到了一些炎盟這些年發展的情報,而其中讓得他詫異的是,二哥兼厲在黑角域所建立的蕭門,也是在幾年前便是併入了炎盟之中,也算是作為炎盟日後擴張的一個據點,而有了炎盟再加上內院蕭炎當年所建立的「磐門」相助「蕭門」這些年的發展也是相當迅猛,隱隱間有著成為黑角域一方真正巨李般的存在。

有這麼多當年所建立的勢力,日後待得時機成熟,炎盟,蕭門,星隕閣徹底凝聚,可以想像,這將會是一個橫跨鬥氣大陸三大區域的強悍勢力,那般潛力,當真是無可限量。,

。。。。。。。。。。。。。。。。。。

炎盟深處,一處幽靜庭院之中,蕭炎三兄弟少有的聚集在此,在前面不遠處,彩鱗正逗玩著蕭瀟,小女孩那脆生生的咯咯笑聲,在庭院中響個不停」充滿著勃勃生機,這種安詳的生活,蕭炎已經好多年都是未曾再享受過了。

望著彩鱗在逗著兼瀟時原本冷艷臉頰上所浮現的動人之色,蕭炎也是忍不住的微微一笑,只要在蕭瀟面前,這位在別人面前冷若冰霜的炎盟副盟主大人似乎便是會搖身變成充滿著母愛的大美人,那種韻味,看得人心晃神搖。

在這些日子裡,蕭炎與彩鱗也是在蕭鼎與蕭厲的主持下進行了一個蕭家的簡單婚禮,婚禮並不隆重,僅僅只是有著蕭鼎蕭厲出席,也未曾大張旗鼓,不過所謂長兄如父,有著蕭鼎蕭厲在場,也是屬於另外的一種隆重。

不論怎樣,彩鱗這些年為蕭家,為炎盟所作的這些事,足以讓得蕭炎心懷一絲愧疚,這個名分,的的確確是必須給予她的。

庭院之中,蕭鼎與蕭厲聽著蕭炎這些年的種種歷練,也是不由得因為那種種險象環生的處境感到驚心動魄,他們固然因為炎盟而過得不太輕鬆,但蕭炎這些年」同樣是經常在刀口上闖,其中種種也是相當不易。

想到此處,兩人心中也是輕嘆了一聲,望著面前青年那張成熟堅毅的側臉,整個家族的重擔,都是壓在他一個人的身上,如果這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被壓垮了,為了家族,為了解決父親,兼炎真的是一直在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努力變強著。,

「三弟,這些年,辛苦了。」

聽得大哥蕭鼎突然間的聲音,蕭炎也是一怔,旋即微微笑了笑,輕聲道:「好為了能夠讓我們一家團聚,這點苦算什麼?大哥二哥為了保全我,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我若是不思進取的話,那也太沒人性了點。」

聞等,三兄弟對視了一眼,卻是不由得相識一笑,一切的話語,在那血濃於水的血脈中,卻是無需多言。

遠處的彩鱗見到笑該的三兄弟,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淡淡笑容,這種家的感覺,讓得她心中頗為的舒服,這些年的等候與纖出,總歸是值得的。

「沒想到我們蕭家,竟然還有著這等背景」

庭院中,當在聽得蕭炎詳略的說了一些關於兼族的事情後,蕭鼎與蕭厲二人臉龐上也是浮現驚異之色,顯然是未曾料到,這當年僅僅只是在烏坦城有著一些名聲的兼家,居然還是曾經聞名鬥氣大陸的遠古八族中的蕭族。

「不過我們蕭族的血脈之力已經枯竭,最後的一點,也是被先祖蕭玄傳承於我。」蕭炎輕嘆了一下,身子縮在寬敞的椅子中,道!「蕭家之所以會引來魂殿這種強大勢力的窺探,也正是因為蕭家曾經是蕭族的緣故。」

「不過既然如你所說,蕭家的血脈之力已經完全枯竭,那此次魂殿為何還要大肆而來?根據我得到的情報,魂殿的那些強者,似乎是想要將我們蕭家所有人的血脈之力都是帶回去?」蕭鼎微皺著眉頭,沉吟道。

蕭炎手指輕輕點在扶椅上,眉宇間也是力些疑惑,魂殿的這些傢伙,究竟想要千什麼?現在蕭家的其他人,體內已經沒有半點的血脈之力,就算他們抓去了,有能有什麼作用?難道用來當做人質要他交出陀舍古帝玉么?但這種人質,有他的父親一人便已是足夠,抓其他的人,反而是多此一舉。

「不知道魂殿這些傢伙在搞什麼鬼。蕭炎搖了搖頭,但心中卻是有些警惕起來,魂殿不會做毫不相干的事,既然他們對蕭家族人感興趣,那麼必然有著他們的目的。

「放心,如今的蕭家也是逐漸的發展起來,而且被我們分散在炎盟之中,魂殿想要將他們全部擒獲,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等日後我們勢力強大了,再將分散的族人召集在一起。見--到蕭炎微皺的眉頭,蕭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