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十三章 真是你!

十三章 真是你!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

洞天之內,處處術式禁法,非請而入者,固然是步步為難,但對於洞天的主人,那就是一手一個方便,術式一開,每一步都縮地成寸,十里、百里,不過寥寥幾步。

沒幾下功夫,龍虎天君帶著溫去病來到一座劍塔之前,塔形如劍,塔身分六角,明黃色的琉璃瓦上,每一角都插著一把利劍,直指蒼天,九層高塔,矗立在湖畔,氣派森然,周圍百丈之地,寸草不生。

塔的周圍,繪滿硃砂符印,也貼滿了黃色的符紙,密密麻麻,怕沒有個幾萬張,遠遠看去,有些不倫不類,溫去病卻在短暫一愣後,豎起了大拇指,「好手段!好寶貝!」

龍虎天君滿意地點點頭,「不愧是江山社稷圖的傳承者,眼光果然是行家級的,這座上清七星劍塔,上有符印六萬五千五百三十五道,劍器五十四口,層疊法陣無以計數,是我五斗觀鎮觀之寶,看似建築物,其實是天階神器,持咒發動,能縮於掌中,我五斗觀數次遭遇危難,都是憑之履險為夷。」

溫去病不覺得奇怪,當世頂級大勢力,如果沒有一兩件神器鎮派,那才是怪事,而且若不是這等級的器物,如何能封鎮歷代仙帝與道門前輩的遺藏?

龍虎天君一拂袖,撤除禁法,塔門打開,兩人緩步進入,門一關,頓生出一股與外界徹底隔絕的感受。

先有洞天隔絕,復有神器鎮壓,在這裡頭的說話,任何大神通者都難以窺看或占算,打進門的那刻起,溫去病就心裡有數,老道人如果有什麼話想說,就是此時了。

「……小友已見過青武老兒,感覺如何?」

……來了!果然是這句。

溫去病道:「仙帝雄才偉略,精明練達,卻身段柔軟,態度溫和,乃一代英主,人族得皇如此,堪為蒼生之幸。」

「哦?你沒覺得他有什麼不妥嗎?」

「……不知天君認為……」溫去病轉過身,與老道人直視,「我應該要覺得他有什麼不妥嗎?」

所有的懷疑與提防,事出總有因,這世上從沒有無緣無故的懷疑……

「……其實,也沒有……」

龍虎天君像泄了氣的皮球,很掃興地搖著頭,「但就是有幾分放不下,那年他登天階成功後,刺殺妖龍,鎩羽而歸,老道就一直放不下心……九頭妖龍何等厲害?上一任佛子與老道的師兄,也就是五斗觀上一任天君,燃命計算天機後,聯手刺殺,尚且落得雙雙殞落,他卻殺回來了……」

溫去病笑道:「這些不能證明什麼,術業有專攻,打不過未必就逃不掉,何況仙帝英武,是當世人族唯一的天階,手中又有仙帝遺物護持,能夠逃脫,並不是無可想像。」

「……那次他出發前,老道曾力勸他不要魯莽,當珍惜有為之身,以天下為念,他執意要去,更在那一戰中,葬送了多件仙帝遺物,令我們後來的處境益發艱難,若非如此,說不定也不用搞什麼大鑄。」

龍虎天君陷入過往回憶,溫去病只是搖頭,「這些都算不上什麼,仙帝勇於赴戰,不願坐以待斃,這怎能說是他的錯處,這些年來他一再試圖對外用兵,保城安民,據說還是被您老的徒子徒孫擋住,這才沒能發兵,只得劍公主一人在外,如果要用對人族的危害,來算可疑的程度,您老……咳咳。」

恰到好處的咳嗽,沒把話說下去,卻委婉地表達了意思,一臉正氣的老道人,剎時滿臉通紅,像是想要動怒,卻口唇顫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後頹然道:

「你說得不錯,老道近些年來也時常擔心,會否弄錯了什麼,一意孤行,誤了大局,但須彌小子明明……」

「須彌佛子?」溫去病揚揚眉,表情變得很怪,「您老該不會是要說,須彌佛子留下什麼預言?說仙帝有問題吧?」

……怪不得閉口禪這東西,說完了話就要死,這些搞預言的,整天扔一句話,就搞得人家半輩子疑神疑鬼,他們若不死,這個世界很快就要死得一個也不剩了。

「倒不是預言……」龍虎道人嘆道:「那日,須彌小子施閉口禪之前,事先通知了我和青武老兒,我們在外等候與守護,一待他圓功,就衝進房去,聽他說完了大鑄的預言後,自封七竅,化為金身人柱,青武老兒開始琢磨預言的意思,是老道替須彌小子收拾善後的……唉,才剛移開他的金身,就發現底下的草席上,寫著六個字,提防青武仙帝。」

溫去病為之默然,無言以對,這還真是好尷尬的留言,如果只是提防仙帝,那還有多種可能,可這都指名道姓了,加上發言人的信譽保證,換了是自己,同樣也會懷疑與提防。

這件事細思之下,頗多怪異,但須彌佛子不是普通人物,要在他身下弄鬼,真是談何容易?這必是他在自封七竅,化為金身之前,先行以指力在座下留字,用以警示龍虎天君。

但為何……有話不能直說,要用留字的方式?而且,這個留字的訊息,並不屬於閉口禪的一部分,否則字寫完便即斃命,哪還撐得到對仙帝、天君說預言?

可若不是閉口禪的一部分,那準確性還有可信度嗎?

預言這東西,最怕的不是准與不準,而是變相倒果為因,人們因為篤信預言,把本來不會發生的事,硬生生給促成了,一個原本是好人的人,因為預言而背負汙名,遭到歧視與冷眼,最終被逼成了壞人,這種預言簡直是白痴透頂!

想到這一節,溫去病望向天君的眼神就益發怪異,老道人承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