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六章 來自影子的一刀

二十六章 來自影子的一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預備夫妻對拜時,溫去病著實有種衝動,想在新娘對自己行刺之前,先一步把對方打趴在地上,就像過往干過許多次的那樣,這個本能衝動真是要命……

不過,如果真的就這樣順從本能反應,自己就只是一個豬頭了,再怎麼發揮本能反應,那也是洞房花燭的時候,但今天這一場,還不曉得有沒有咧……

這些念頭,連自己都覺得越想越好玩,但就在自己也要跟著拜下去的時候,一股莫名震顫,讓自己有所感應,看到了地上那抹扭曲的黑影。

龍雲兒的影子,發生了邪異的變化,變得扭曲,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頭出來,而這一切,氣息全無,沒有任何人察覺。

……藏影之術?

不及思索,溫去病搶先出手,一把拉過龍雲兒,動作之猛,將她拉趴在地,更避過後方飛閃而過的那道灰光。

灰光若有似無,但飛切過處,空間破裂,如果被斬中,就算是斗龍極意袍,也未必能保龍雲兒平安,因為這把別名「戮神」的奇刃,原本就是凡人試圖對抗天階,苦心研製的異物之一。

……但,怎會?

溫去病拉趴了龍雲兒,還未及起身,就看那道灰光落空後,竟然噴射出來,直襲向自己,登時恍然。

……原來,我才是真正目標嗎?可惜了……

一聲暴喝,響徹整座大殿,噴射殺敵的灰光,被凝結在半空,迅速消失,連那個藏影於暗的刺客,都被直接定住,動也動不了一下。

這不是什麼奇怪的結果,現場可不是只有這幾個人,仙帝、天君都在觀禮,其中之一更是天階人物,就算一開始沒察覺到,可都已經動上手了,如果還沒有反應,這個仙帝若不是水貨,就是別有用心。

「逆賊!爾敢!」

青武仙帝氣得臉若寒鐵,無論新娘有否被替換,這婚禮都是他儘力想要辦好,給侄女的一個交代,現在居然有妖魔潛入,進行刺殺,而自己直至此刻才發現,這是多年來未有的恥辱!

遙遙出手,青武仙帝將這處空間短暫封鎖,灰光奇刃消失,那個刺客也被封鎖住,動彈不得,卻見那刺客身上亮起一道赤芒,似要化光遁走。

「哼,哪有如此簡單?」

仙帝一聲怒哼,赤芒登時解裂,區區護命法器所帶的遁術,根本無須他出手,念頭一動就能將之粉碎,然而,這也讓他生出一絲懷疑。妖魔之屬,會使用遁術的相當稀有,即使有,基本也都是本身的血脈異能,不是法器,可這名刺客卻是使用法器想逃遁,怎麼回事?

遁光被破,逃跑無望,刺客沒有坐以待斃,身上的氣息急遽激增,本來只是初入高階的程度,力量如滾水般沸騰漲升,直逼地階,身後更隱約出現一頭雙首魔猿的巨影,仰天咆哮!

「奉靈?」

「為何……」

一見刺客這動作,在場人們都感詫異,奉靈之術沒什麼稀奇,大荒西朝之內哪個不會?但用得出這一手,就表示來襲者並非妖魔,而是……人族?

遁光被截,刺客的身體陡然炸開,不遠處的龍虎天君閃電出手,一把抓出,拘魂鎖魄,哪怕刺客身死,也能從魂魄中拷問出話來。

「咦?」

龍虎天君微一皺眉,發現掌中空空如也,自己拘魂手段幾成天下第一,無須法器就能施展,但這麼快的出手,仍慢了一步,連殘魂也搜不到,對方身上定有自滅神魂的手段,身死即動,什麼也不剩下。

一番異變,觀禮的賓客紛紛搶上,確認新人的狀態,連殿外的護衛都被驚動,連忙要搶進來確認狀況,卻被青武仙帝喝止,全部退出去,涉及新娘冒牌頂包,他著實不願此事被外人得知。

刺客粉身碎骨斃命,沒留下任何可檢驗的東西,連魂魄都被消滅,狠辣異常,這是百分百的死士,但……過往九頭妖龍手下,妖魔無數,偶爾也驅使屍骸,卻從沒有活著的人類為其效命,更別說還訓練出死士來。

青武仙帝、龍虎天君互看一眼,都是眉頭緊皺,覺得事情透著太多的詭異意味,難道九頭妖龍轉了作風,暗中培植效忠的人類?或是人族之中出了叛徒,事情與妖魔無關?

種種可能,代表著一道道暗流,偏生在大鑄完結前夕涌動起來,對仙帝、天君而言,都絕不是好事,青武仙帝望向溫去病,「你沒事吧?這兵器好厲害。」

以青武仙帝的目光,一早也看出來,刺客奇襲龍雲兒只是佯攻,病僧才是真實目標,這年輕人雖實力成謎,但未登天階是肯定的,那道斬裂空間的奇刃,委實非同小可,真給切割過去,地階以下,就這麼喪命的機會很高。

溫去病扶起了龍雲兒,道:「這應該是一次性的兵器,直接以大神通摘取空間裂縫,凝結為刃,每次揮動,破裂空間,無堅不摧……唔……」

語帶保留,青武仙帝看得出病僧有未盡之言,或許是此刻人多眼雜,才不願多說,青武仙帝也不問,只是目光往上一瞥,寒聲道:「還不下來?真以為妳能一直躲著看嗎?」

應著這聲,司徒小書從房梁頂上落下,剛剛仙帝、天君連著出手,沒有她登場的份,就停留樑上,關注八方動靜,以防有人藉機生事,確認除了這名刺客外別無他人蠢動後,聽青武仙帝的話,不得不現身。

傲然落地,女爵高佻修長的身段,無雙的冷艷,令在場眾人眼前一亮,也讓那些不知道新娘早被掉包的人嚇了一跳,而她更清楚自己是為何現身,大步走到溫去病面前,像行軍禮一樣,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