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九章 緋劍朱雀

二十九章 緋劍朱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古屍一睜眼,九幽煞芒現!源於九幽煉獄的血汙邪芒,自雙眼中滲出,猶如點滴血淚,而半邊身上的邪祟屍氣,更衝天飆起,化為一道黑氣,筆直衝】

溫去病、司徒小書都暗叫不妙,橫擊仙帝的屍骸,明顯已變成極厲害的妖物,這類邪屍的威力,通常不如生前,但如果因為某些異常理由,開啟了靈智,那就可能使用生前的技巧與異能,戰力可能猶勝生前。

這種層次的敵人,兩人未必扛得下,但沒等溫去病、司徒小書有反應,古屍已經舉起漆黑的手掌,遙遙向兩人一壓。

霎時,整個空間染上一層黑白之色,兩色旋動,交相輪轉,所有事物都混入兩色之中,無休無止的黑與白,將兩人困入錯亂的雙色世界中。

仙帝絕學.陰陽天印!

天印系統的絕學,在典籍中,是橫擊仙帝出道早期,尚未成名時的絕學,但在其承接天命成道後,哪怕是早期的技藝,都變成蓋世神功,一印分陰陽,兩儀輪轉道渾成,直接將兩大高手困在裡頭。

黑白世界內,溫去病大發神威,打出連串爪影,身形高速舞動,化出一道長長的龍影,在往內擠壓的黑白障壁內,連連撞擊,試圖把四面內縮的障壁往外推,維持兩人的生存空間。

層層龍影,化為激轉旋風,與重壓而來的黑白障壁高速碰撞,威勢驚人,看似不落下風,但溫去病本人的感覺卻不是這樣。

黑白混元之壁,看不出具體厚薄,可每次碰撞,那邊就像是含帶一整個世界的重量,狂砸過來,橫擊仙帝生前必是天階,還是中高位的存在,幸虧身軀遭到汙化,靈識已泯,使不出生前的玄妙之境,力量百不存一,否則,自己連一招都守不下。

而且,透過碰撞,濃烈的陰屍邪氣,不住透體滲來,擾亂自己氣脈,侵蝕血肉,若非這套術式武裝,正是掌控冥府一隅的屍龍,自己搞不好瞬間就被屍氣沾染,變成長毛活屍。

「當心!」

一聲嬌叱,司徒小書也出了手,覷准龍影盤旋的空隙,鳳首劍出,劍氣如水撒潑,每一劍穿過龍影的空隙,擊向黑白障壁,完美配合溫去病的攻勢,想要擊破這個黑白世界,從中脫出。

甫一交接,司徒小書就清楚感受到,對面那彷彿一整個世界狂壓過來的異常份量,這種變態的威力,百分百是中高位的天階,絕不是自己能抗衡的對象,自己甚至無法想像,溫去病怎能力扛那麼久還不落下風?

跟著,濃烈的邪穢屍氣,透過黑白、生死之意輪轉,傳送過來,哪怕只是些微,明亮鋒銳的鳳首劍,也一下變得黯淡,被腐蝕了靈性,甚至蔓延向司徒小書自身。

司徒小書大駭,不顧耗損真元,鎏金劍氣源源發動,黑中帶青的鋒銳劍氣,籠罩住鳳首劍,隔絕屍氣侵襲,狂打向黑白障壁,鎏金劍氣過處,黑白障壁生出一**的漣漪,有了影響,卻太輕微,不足以將之破開。

兩人一番聯手施為,力抗陰陽天印,出色的表現,卻引起了古屍的警覺與怒意,仰首狂嘯一聲,陰陽天印蠻力加催,威力直線攀升,溫去病狂轉的龍影,難承碰撞,一段段碎裂開來,他本人更一下踉蹌,猛往後跌。

司徒小書的鎏金劍氣也如中堅壁,一道道反震回來,虎口登時破裂,鮮血猛往下淌,而六面急旋的黑白漩渦,自上下四方同時推過來。

「……不、不妙啊!」

溫去病吃力地站起,身上威武的龍甲,破碎得非常凄慘,臉上也浮現一層淡金之色,受了內傷。

司徒小書問道:「你還好嗎?」

溫去病搖頭道:「不好也不只是我一個人,而且再這麼下去,就不只是不好,而是要一起完蛋了。」

知道這不是危言聳聽,司徒小書也冷靜下來,看著快速迫近的多個黑白漩渦,道:「我們需要更強的攻擊,而且,我們只有一次機會……」

剛剛的攻擊,鎏金劍氣一度起到作用,無堅不摧確非虛言,只是初步踏入青銅境界的鎏金劍氣,威力不足,如果能提升到青銅境界圓滿,就有希望,但這一擊若不成,古屍無疑就會再次催勁,那時便真的無可抵禦,唯有受死了。

溫去病在此界所展現的能力,基本都是些輔助功能,攻擊並非其所長,那套術式甲胄的攻擊力,雖然使人驚艷,但既然破碎,看來也技止此矣,司徒小書對其不抱指望,曉得後頭恐怕只能靠自己。

將鎏金劍氣的威力、境界提升,似乎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想起來容易,真要做卻茫無頭緒,如果這個提升有那麼容易,甚至只要冒點風險就能衝上去,自己早就幹了,現在倉促間說要,這……

「……沒別的辦法了,我有一個技術,能把鎏金劍氣的威力提升,至少,青銅圓滿吧。」

溫去病從旁冒出的一句話,確實嚇到司徒小書,如果時間足夠,她肯定會有強烈懷疑,要多方試探驗證,但此刻黑白漩渦吞天蝕地迫來,命懸一線,一切似乎再無選擇。

司徒小書嘆了口氣,道:「怎麼作?我該怎麼與你合作?」

「很簡單!看到我身上這件又酷又時尚的裝甲了嗎?它其實是一件構造特殊的戰衣,上頭所附載的術式,其基本原理是……」

溫去病劈哩啪啦說了一長串,務求在最短時間內,用最簡潔的言詞把一切說明清楚,好不容易說完,司徒小書聽得腦袋發脹,但勉強還是明白了,便道:「

大概懂了,但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個?接下來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