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三十章 天開八荒劍藏刀!

三十章 天開八荒劍藏刀!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看見溫去病斬出的那一擊,司徒小書腦里「轟」的一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管之前怎麼猜測這男人暗藏的秘密,都想不到這秘密居然會直接牽連到自家頭】≧≧

封刀盟最出名的絕學,無疑就是「乾坤刀」與「乾坤四證」,但因為顧忌四絕武技的相生相剋,封刀盟內並不是人人都能練乾坤刀,仍有許多不屬於乾坤刀系的其他刀術。

其中,確實有這麼一門夢幻神技,雖出自乾坤刀,卻不屬於乾坤刀系統,而且整個封刀盟除了司徒無視,還不曉得有沒有第二人練成?

那是百族大戰後期,為了尋求技藝突破,並且開更多可能,封刀盟之主司徒無視、天斗劍閣閣主燕無雙,爆了一場戰鬥,名雖為切磋,卻打得異常激烈,雙方險些押上性命,最終,兩人雙雙領悟一式異曲同工的刀劍合擊之招,原理近似,表現手法各異,一化萬、萬歸一,雙方領悟的神技即將對拚。

為了避免出現死傷,行將對拚的兩人,最終被在場觀戰的人們攔下,沒有互拚這最後一招,但彼此的這一戰、各自領悟的刀劍神技,卻轟傳開來,成為膾炙人口的幻影神技。

那一戰後,燕無雙從未再使所悟得的那式劍招,司徒無視卻曾因為坳不過孫女的一再苦求,當眾試演過一回,雖只有一次,但那式「天開八荒劍藏刀」,驚人的威力、由華麗歸於平實的炫目效果,卻在司徒小書心裡留下深刻印象,不知自己幾時能斬出同樣的一刀?也不知何日能再親眼目睹?

真是作夢也想不到,重見此式的契機,會不在封刀盟,不出於祖父、父親、

自己,也不出於任何封刀盟中的絕頂俊才,而是在穿越到異界後,由一個與自己同世界的臭人販子手裡揮出。

當那滔滔劍流匯於原點,蛻盡繁華,反璞歸真,聚百劍、千劍之力於一點,化現成青銅色的巨刀斬出,司徒小書也全然愣在當場,看著那青銅圓滿的巨刀,怒劈盡黑白漩渦中,爆出轟雷似的炸響,彷彿能吞化一切的陰陽之力,這回連漣漪都沒起,直接給炸翻,從內部一路直破至外,被硬生生劈開。

司徒小書曾聽父親分析過這一式的原理,所謂的「天開八荒」,其實是取開天闢地的寓意,刀勁剛強猛爆,莫可抵禦。如果陰陽天印演化的黑白之壁,是陰陽兩儀的混元狀態,天開八荒劍藏刀,就是創世巨人開天闢地的那一斧,劈開混沌,創世初生,正是破解封鎖的針對一擊。

黑白漩渦被破,陰陽天印斷為兩截,開天一刀余勢未止,直直斬在仙帝古屍身上,已被朽化的帝袍碎裂開來,古屍出一聲凄厲的慘嚎!

溫去病、司徒小書脫困而出,見到古屍受創,司徒小書心驚膽顫,出現片刻遲疑,不知道是否該立刻脫離,但溫去病卻飛飆出去,光翼一展,度奇快,已飛掠出去,直逼古屍。

雙方交錯只在一瞬,溫去病劍爪探出,抓住那半枚古鎖,跟著就全脫離,而仙帝古屍回擊的一爪,則險險掠過溫去病肩頭,雖未擊實,肩頭劍甲卻破碎紛飛,肩骨也瞬間垮了下去,血沫立刻從口齒間溢出。

「你!」

司徒小書大駭,一看就知道這傷的嚴重,想出手援護,哪知這個男子就像沒事人一樣,飛馳而來,抓著她的手,光翼一展,立即外沖,司徒小書被牽著手,整個愣住,估不到溫去病還有這樣的一面。

不耍弄嘴皮,不賣弄智巧,悍猛衝鋒,機敏決斷,無視生死,無視創傷與痛楚,這若換作在沙場,那就是天下無雙的猛將、霸王,哪裡還有半分文弱樣?

連續的震驚,司徒小書幾乎喪失思考能力,像扯線木偶般被溫去病抓著走,眼看就要掠離這個區域,忽然後頭傳來一聲叫喚。

「停步!」

陌生的聲音,略顯蒼老,正是仙帝古屍開了口,這讓竄逃中的兩人遍體生寒,恐懼到極點。

能夠開口,還說出完整字句,這表示古屍已經生出意識,有了靈智,威脅性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那怕同樣一式陰陽天印,如果有意識操控,盡演繹其中玄妙,自己壓根就不可能破得開,哪怕用盡壓箱寶也一樣。

……仙帝靈識若復,個人戰力絕不可能相對抗,只能靠裝備了!

……捆仙索、斬妖飛刀,對付初級天階還行,或許可以賭一賭。

溫去病心思急動,預備激活從太一處兌換來的秘寶,但身後的異響卻連接傳來,似是連步踉蹌,跟著,彷彿囈語出聲。

「……朕……非朕……我非我……」

模糊的聲音,遠遠傳來,驟傳入耳,卻如咒語般讓溫去病瞬息止步,司徒小書猝不及防,險些撲跌出去,還以為溫去病出了什麼事,卻見他駭然回頭,遙望向黑暗盡頭的古屍。

橫擊仙帝的古屍,雙手抱頭,跪倒在地,喃喃重複著「朕非朕,我非我」的話,情況詭異,偶然一下抬頭,眼神更是駭然莫名。

雙方眼神交錯的一瞬,溫去病也是心頭一震,自己曾在五斗觀中見過仙帝遺像,雖然形貌上頗有分別,但遺像的眼神,與這具古屍的眼神整個對不上,還有身上的氣息也不對。

當初自己看見遺像,之所以能立刻肯定,看的就是眼神,因為形貌可以易容改扮,眼神卻假不了,還有畫像上殘留的氣息也難有假,可現在……眼神整個不對,氣息也不對,自己用來辨識身分的幾個依據,一下全都沒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溫去病腦里亂成一團,無法索解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