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十二章 沒人關心的秘密

十二章 沒人關心的秘密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龍虎天君的拚死一擊,並沒有能夠拖著青武仙帝同歸於盡,這點溫去病並不意外,哪怕青武仙帝神識已失,可事先沒有鎮壓神魂,沒有天階級的殺器,單純用地階等級的攻擊,能成功殺掉天階者的可能不超過一半。

自己當初瞬殺嘎古,真正有殺傷力的只有一擊,前頭的多手準備都是用來封禁,獸王爪、江山社稷圖、封魔印,如果沒有這些準備,壓制住天階者的神魂,單純武力就算能壓得倒,也殺不掉。

龍虎天君的捨命一擊,雖然壯烈,得手希望卻不高,頂多就一半,現在沒能成功,結果並不奇怪,而能夠重創青武仙帝,逼得他飛空逃離,這已經是非常僥倖的意外之喜了。

但這絕對不是勝利,只要看這邊劇戰後的滿目瘡痍,溫去病就想嘆氣,離開的人與死去的人,都可以甩手不用管後事,被留下來的生者,卻要收拾善後,面對這無比尷尬的殘局。

……大鑄到此,算是完蛋了。

……仙帝亡,天君逝,佛子也早滅了,五絕去其三,果然是汰換率超高的排行榜。

……皇位虛懸,唯有實力者能繼之,後頭如果沒意外,應該是女爵晉陞為女帝,承接天命,領導人族了。

……但青武仙帝生命猶存,天命不知能否改易?

如果不能,以女爵的實力想統領人族苟延殘喘,恐怕大有問題。

連串事情,想起來都是問題,溫去病環視周遭,本想先找出獨孤劍的位置,確認她的狀況,目光卻瞥見平家人的所在,那邊似乎有一堆屍骸。

……糟糕!平春那小子,還有平劍秋……

一下顫慄,溫去病撐著身體想要爬起,但在這瞬間,另一個聲音如雷貫耳,眼前的整個世界,忽然間停頓下來,已經不是第一次遭遇這狀況的溫去病,剎時一愣,心裡更開始大罵出來。

……我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這時候……肯定是故意的。

腹謗中,太一的聲音開始宣告。

『主線任務一:

保護平劍秋入京,助其神兵出世,任務完成,獎勵金葉兩千,經確認已完成。』

『主線任務二:

半月之內,誅殺九頭妖龍!任務完成,獎勵金葉五千,回歸主世界。』

終於聽到了這個宣告,溫去病只能說毫不意外,但挑在這時機點來宣布,就是坑人,哪怕早幾個時辰說,自己的陰陽鏡、斬仙飛刀還在,要對付九頭妖龍也多些底氣,眼下手上只剩捆仙索,除了用來自己上吊,還真看不出該怎麼解決問題。

太一的任務宣告完畢,時空凍結狀態結束,周圍一切又回復正常,溫去病與龍雲兒對看一眼,從她眼中的神情,確認她也聽見了剛才的宣告。

龍雲兒點點頭,低聲道:「殺妖龍,回歸。」溫去病也點頭確認,而且暗暗確認,自己耍的小心眼,瞞得過其他人,卻瞞不過太一,平家打造出的三支破邪箭,沒有破龍之力,鑒定起來也只是寶兵,可實際異能發動時,瞬息會發出神兵級的威能,殺龍未必比破龍之力有優勢,卻是用來完成任務的關鍵。

為了掩人耳目,自己故意沒有把其中奧妙,清楚告知平劍秋,他理解有限,沒能當眾說明,果然青武仙帝在破壞大鑄諸兵時,漏掉了三支破邪箭,這可能是單純疏漏,也可能……

妖龍將它當成後頭可以吞噬的「補品」,刻意放過。

主線任務一的通過,代表太一認可了自己的設計,這實在很好,因為破邪箭的設計,未經實測,完全可能出現威力不如預期的不幸狀況,現在獲得太一背書,沒了斬仙飛刀、陰陽鏡的自己,總算不是半點籌碼都沒有。

但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先去確認平劍秋的狀況,以及平春,他們……

龍雲兒扶著溫去病趕過去,所看到的,就是滿身是血,似乎整個被嚇呆的平春,還有整個胸膛以下都被爆碎,只余最後一口氣的平劍秋。

很顯然,在遭受攻擊時,平劍秋全力發動護身寶,以命相守,護住了身後的平春,自己卻難逃厄果,而此刻看見溫去病出現,他口中荷荷出聲,眼中更有不盡的千言萬語,可能夠出口的,卻只有大量鮮血噴溢。

沒聽見平劍秋的話,溫去病卻能明白他想說的東西,點頭道:「老平,你放心吧,平春我會照顧的,他將來必會成材。」聽見這句承諾,平劍秋緊懸的心放了下去,嘴角微微牽動,想起在大鑄前,神僧曾提點自己,繼續參與大鑄有風險,自己聽不進去,如今一語成懺,後悔莫及……

真悔嗎?

好像也未必,能夠讓平家揚眉吐氣,成為大鑄焦點,風光一把,自己雖死何憾……

滿足地笑了笑,平劍秋溘然長逝,勉力抬起的手砸落地上,失神的平春這時才驚醒,抱住平劍秋的屍骸,放聲大哭。

該做的事情很多,但無意義的啼哭,顯然不包括在內,溫去病使了個眼色,龍雲兒無奈地試圖安撫。

「平春,請節哀,劍秋先生去了,現在最重要的……」很沒新意的慰解,但平春聽了,卻忽然止住哭聲,瘋狂大叫道:「我才是平劍秋!我是平劍秋!他是我們家的師兄平春!」

……呃!

溫去病、龍雲兒一下都愣住,估不到會在這節骨眼上,聽到這樣的大揭密,雖然這秘密和自己沒什麼關係,也算不上重要,不過驟然聽到,還是驚呆了。

聽「平春」解釋,大致的原委慢慢清晰,長京平家的處境一直不怎麼樣,總是努力巴結道門,在夾縫中求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