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十六章 地藏菩薩本願經

十六章 地藏菩薩本願經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聽到要委託帶個東西給人,溫去病覺得詫異,自己在這裡又不認識什麼人,總不會是要自己轉交東西給女爵吧?

但看看磋峨佛尊身後,那一輪滿月似的光華,內中傳出的沛然聖氣,溫去病心中漸生明悟,或許,這才是「天意」的真實意圖?

就看磋峨佛尊手揚起,一本經書飄送而來,溫去病心忖果然如此,伸手接過,只見封皮上寫著「地藏菩薩本願經」,微微一怔,隨即苦笑。

自己在大荒西朝「留學」兩年,廣閱佛書,囫圇吞棗,是記下不少東西,什麼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楞嚴經、金剛經、華嚴經、長阿含經,基本都會背了,但也只是如此,算不上太深刻的理解,無非是對佛土有了個認識,曉得什麼是佛,什麼是大菩薩,什麼是阿羅漢,也曉得……

金剛、明王、韋馱、夜叉是些啥。

不得不嘆氣,因為在十方凈土中,金剛還真是個苦別的腳色,和明王這類的護法神一樣,神通說不上,平常看門兼跑腿,開戰了就往前頂、當炮灰,想起來真是猛掬幾把辛酸淚。

金剛寺所得的傳承,原來是這樣的定位,怪不得在主世界混得那麼凄慘,自己原本想帶一些高大上的傳承回去,佛門號稱八萬四千法門,神通無數,耍起威風來,還真不是道門系統比得上的。

但看看手上這本「地藏菩薩本願經」,實在只能苦笑,地藏王菩薩是佛門四大菩薩之一,位份極高,能得祂的傳承,終點自然比金剛高得多,可修行路上,乾的仍是辛苦活,要是有得選擇,自己還真不想把這個套子,往他們的光頭上蓋啊!

……雖然自己也很清楚,已經無前路可走的他們,為了爭這本經書真傳,甚至會把自己給活撕了!

搖了搖頭,溫去病笑著晃了晃手中經書,道:「多謝佛尊傳法,這……也是天意的一部份?」

磋峨佛尊頷首道:「是我佛門要多謝佛友傳法之德,有勞佛友一場辛苦。」

溫去病這次並沒有吃驚,自己是來自異界的事,瞞得過別人,瞞得過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卻不可能瞞過磋峨佛尊身後的凈土諸佛,甚至可能就是祂們安排,讓自己來到大荒西朝的,一番周折,就是為了在此刻交這本經書給自己。

忽然,溫去病閃過一個念頭,之前以為對方不曉得自己底細,開口稱呼佛友,沒什麼不妥,怎麼說自己也是病僧,但既然曉得自己非此界中人,所謂病僧,只是身分掩飾,這聲佛友就耐人尋味了。

一者,僅僅是句調侃,沒別的意思,但這事恐怕連老和尚自己都不信;一者,佛門廣度眾生,重視緣法,自己也是眾生之一,祂們是真想度自己入佛門?

……這可不好笑,自己雖然因為金剛寺,對佛門有相當的好感,但可沒有好到想真入空門當和尚啊!

想到這點,溫去病的微笑僵在臉上,此情此境,總不可能把經書扔回去,讓對方有多遠滾多遠吧?

念頭一轉,溫去病將經書收起,道:「經書可以傳法,但佛尊總不會要我拿著它,去度化九頭妖龍吧?」

磋峨佛尊道:「無邊佛法,眾生皆度,妖龍既存於世,又如何不是眾生?」溫去病聞言,臉色立刻變了,拿著地藏經去度化九頭妖龍,這還不如直接在身上淋滿肉汁,再去和飢餓的獅子問聲好……

哪怕是賈伯斯都沒這麼坑人的。

磋峨佛尊笑道:「但九頭妖龍怨憤極深,度化非朝夕之功,蒼生苦痛卻是燃眉之急,最終,只能倚靠佛友的半天印了。」

話繞了一圈,回到源頭,溫去病點頭道:「我剛剛好像也說過,這印沒用,既沒有能量供給,也缺了最核心的那層法陣,有特質而無功能,中看不中用。」磋峨佛尊道:「在旁人手裡,自然無用,但佛友能使江山社稷圖,能解封天壇之謎,重造法陣想來是能做到的,至於能量……封天壇已毀,想要連造二十八天階神將,自然不可能,可若僅僅一個……」

溫去病皺眉,這不是數量的問題,而是有與無的問題,什麼神通無非都是等價交換的表現,沒有能量供給,別說僅僅一個,就算半個也不行。

磋峨佛尊浮現了一抹奇異的微笑,道:「千年因果,了結今朝,有借需有還,老衲枉為佛尊,無功於世,無德於眾生,今日當放下一切,完成須彌的未了遺願,重入輪迴再修。」一聲佛號長頌,磋峨佛尊雙掌合十,神情肅穆,身後的滿月光輪,驟然盛傳梵音禪唱,沙羅雙樹更顯晶瑩剔透,彷彿琉璃凝成,而一道柔和的白色佛火,自金身體內滲出,轉眼間就吞沒整具金身。

磋峨佛尊面帶微笑,似乎不覺得痛楚,沒幾秒功夫,金身燒成灰燼,卻不是普通的聖灰,也不見舍利子,而是化為點點光屑,飄散在菩提樹下,閃閃發光。

跟著,點點光屑似乎受到什麼牽引,飄送過金色大河,朝著半天印灌注而入,剎時,半天印粲然生光,更開始有了一絲熱度。

溫去病一下明白過來,磋峨佛尊當年就已初入天階,是不折不扣的天階人物,如今金身,灌入半天印中,雖不可能讓半天印恢復巔峰狀態,可只是使用一次,還是可以的。

「……又不是有天階就能穩贏,對面那邊起碼有兩個天階咧。」溫去病緊握半天印,「不過,總算多了點底氣……」磋峨佛尊自我犧牲後,琉璃化的沙羅雙樹,瞬息崩散碎滅,金色的大河也漸漸消失,整個洞窟深處,迅速黯淡下來,回復原本的漆黑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