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九章 喪心病狂的淫僧

二十九章 喪心病狂的淫僧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

九頭妖龍會擒來人質要脅,溫去病真是一點都不意外,這是很順理成章的思維,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一路以來,擺出從不在乎百姓生死的態度,恐怕妖龍會直接去抓一大堆平民,逼迫自己從光罩裡頭出來了。

能對自己生出威脅效果的人質,怎麼算都只有一個龍雲兒,對方手上還有青武仙帝這張底牌,要說龍雲兒能從青武仙帝手中逃脫,那個幸運值的需求,真是如天一般高啊!

……

不過,既然早料到有這情形的出現,自己也不是沒有預備,只是什麼後手準備都不會沒風險,更沒法保證百分百成功,要不然,自己直接讓龍雲兒一起躲光罩里就省事了。

從光罩中往外看去,溫去病一下愣住了,隨即就是一陣苦笑,自己還真不是當軍師的料,哪怕事先千算萬算,還真是沒料到會橫生出這枝節來……

漂浮在半空,被九頭妖龍以力量釘住的人質,不是龍雲兒,而是女爵獨孤劍,這個結果,讓溫去病為之愕然。

……我靠!姑娘妳是從哪裡被抓來的啊?

……能生擒獨孤劍的,魔將無法做到,必是青武仙帝親自出手,甚至,狀態不好的青武仙帝,遇到不顧一切想逃的女爵,還未必能擒下!

即使可以,從帝京到炎獄之海,往返也需時,怎麼可能自己才被困,妖龍要找人質,一下就抓來了獨孤劍?

……難道,九頭妖龍的智略遠超於己,早在幾天以前,就派狀態不穩的青武仙帝出去擒人,準備好籌碼來對付自己?

……或者,這女人沒聽自己的勸告,硬是跟了過來,雖然還算理智些,沒有出手參戰添亂,懂得謀定後動,卻還是被青武仙帝逮個正著。

,…情況如果再糟糕一點,她不是獨自一個被抓,而是先和龍雲兒會合,然後兩個女人一起稀哩呼嚕,手牽手被抓了……唉,這可真是打在頭上的一記悶棍啊。

溫去病心頭一嘆,隔著光幕,遠遠看見獨孤劍被釘在半空,身上到處都是鮮血,傷得不輕,顯然是經歷一番激戰,但對上青武仙帝,區區一名地階,又有多少的自衛之能?

落敗被擒是合理結果,逃出生天或反殺那才奇怪。

在她身邊,並沒有看到龍雲兒,但自己並不敢樂觀認為她能平安,換了是自己,只要一個人質有效,也不會把兩個人質都一次拿出來,多扣張牌在手裡,對自己怎麼都更好些。

「病僧!你可認得這個女人!」不知幾個龍首同時喊話,妖龍的威嚇之聲,震動整個炎獄之海,海面掀起劇烈波濤,盤踞在海岸上的大批妖魔,簌簌發抖。

威嚇之聲,聲威十足,猶勝轟雷,但溫去病就當聽見老天放屁,反應淡然,甚至還挖了挖鼻孔。

……

碎星團面對人質脅持,累積的經驗都已經出了應變程序手冊,還修訂過好幾版,你隨便抓個人在這裡要脅我,效果不會比摟顆大白菜好到哪去,沒在怕的啦!

正因為底氣十足,溫去病挖完鼻孔,淡定一句扔過去,「那人誰啊?不認識!」

「不認識?她是你新婚未久的結髮妻子,你還想裝不認?誰會相信?」九頭妖龍的吼喝,伴隨著轟隆隆的狂笑,響徹大地,連在數百米下的溫去病都覺得海水在搖晃,但他的回答,卻仍舊滿不在乎。

「貧僧……哦,不,老子在外頭女人那麼多,個個都說是我的結髮妻子,你隨便抓一個,我哪可能認得?連記也不記得啊!」

「哼!她與你新婚未久,你不認得誰,也不可能不認得她,當我們是傻瓜嗎?」

「沒啊!我每次玩完,隔天就甩了,她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時候,也都說和我是新婚,你這樣說,我真認不出是誰啊。」挖著鼻孔說話,溫去病的輕挑態度,連聾子都聽得出來,透過擴音法咒,傳到海面上,傳到九頭妖龍的耳里。

雖然妖龍九首,可聽見這番宣告,九顆龍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是相顧愕然。

數百年來,願意賭上性命來炎獄之海刺殺的,不是一代仁俠,就是一方之霸,如果不是這樣的人物,也不可能跑來炎獄之海送死,他們個個慷慨激昂,但求義之所在,悍然捨生,留下無數可歌可泣的事迹,九頭妖龍見都見多了,卻惟獨沒見過病僧這樣的。

短暫愣然後,九頭妖龍的憤怒,化作雷霆,撼擊著整個海洋。

「卑鄙!」

「喪心病狂!喪心病狂!」

「我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人族之中,怎麼有你這樣的主?」

「佛門不是都慈悲為懷的嗎?你這算怎麼回事?」

「青武仙帝怎麼選了你這樣的當繼承人?他把侄女兒許配給你,真是瞎了眼了!」

連串怒罵之聲,讓大海不住炸開,波濤翻掀,這反應超出溫去病的原先預期,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九頭妖龍確實是有智能的,布局與手段堪稱巧妙,是已經漸漸脫離本能束縛的高等妖物,但怎麼……

好像見識有點少?

……

這似乎也是一個可趁之機。

「哈!」溫去病清了清喉嚨,拿出粉墨登場的精神,大笑道:「少見多怪!我打一開始就是利用那丫頭,接近青武仙帝,打算伺機承接天命,成為新的仙帝,現在他們兩個都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這女的破鞋一隻,你們喜歡就揀去穿吧,不必問我了!」

「卑鄙無恥!喪心病狂!」

「哼!一派胡言,天命未曾轉移,你也沒如願成為新的仙帝,有什麼好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