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一章 碎星團的教程

二十一章 碎星團的教程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煙火一波接著一波射上天空,在夜空中炸出璀璨的火花,五顏六色,整個港市都看得清清楚楚,告知所有市民,溫家主人的回歸。

「哇!好大排場,姓溫的這迴風光了。」

「可不是嘛!幾日前,官府賜下了金匾,表彰溫家那位的功勞,說是他成功為朝廷運送軍用物資,促成西北大捷,有大功於人族,送匾隊伍長長,從溫家大宅門口綿延到城外,那才真叫一個風光啊!」

「……我二姑的表弟的三舅的美艷小姨子說,這次朝廷除了送金匾,還賜下許多金銀寶貝,裡頭有一件異寶,價值連城,是一口古鐘,撞擊敲動,聲鳴三界。」

「一口古鐘?送匾又送終?這味道怎麼聽起來怪怪的啊?」

「朝廷賜下溫家的寶貝,外人怎麼會知道?你那個美艷小姨子,是溫家的仆佣?還是什麼?」

「什麼仆佣?她是赤壁大街的紅牌,溫老闆的相好!」

「說到赤壁大街……」

一聲長長嘆息,來自七嘴八舌討論中的一眾鄉民,他們遠遠望向赤壁大街,看著那方燦爛如白晝的夜色,不勝唏噓。

「聽說他一回來,就去了赤壁大街擺宴,然後,就爆發刺客襲擊,還有連環爆炸。」

「死了十幾個人,燒了半間院子……老鴇當場就暈過去了。」

「溫家的人形災厄,風采依舊啊!」

說話中,一輛馬車急駛而過,上頭繪印著嶺南溫家的徽記,車後篷角上還懸掛著兩隻長形燈籠,狀似醬油瓶,是溫家老字號的馳名商標。

馬車一路高速行駛,回到了溫府,機關馬漂亮地停妥,口鼻噴出高熱蒸氣,車門打開,緩緩走出溫家主人衣衫不整,滿面唇印,通體酒氣的身影。

「哈哈,這趟出去久了,禁慾了幾年,差點都以為自己還是處男了。」

「……那都是您上輩子的事了,不過少爺,您這次出去哪有幾年啊?不是又喝醉了吧?」

老管家溫在乎急急率著僕從迎上,早有人負責端著熱毛巾與臉盆,讓家主能夠洗臉清醒,跟著又有僕從地上參茶,供家主漱口潤喉。

「賺了錢就是得要花。」溫去病笑笑,把茶杯放回托盤,「沒有揮霍,賺錢就沒意思了啊!在叔,我出差的這段期間,你們推了多少良民入火坑?」

一本正經地問著,在場的溫家人全都臉色尷尬,暗自腹謗:你自己才是販賣人口的大魔王,我們不過是魔王底下的嘍囉而已。

溫在乎捧著帳冊,正色道:「最近幾個月,我們都在忙著修繕府宅,生意方面有所耽擱,但仍維持著一定的運作,如今我們是帝國的合法商人,所販賣的商品,都是經由官府判罪,貶賣為奴者,沒有良民,家主你切莫弄錯,落人話柄,這是三個月來的流水帳目,請家主過目。」

「在叔你還是那麼一本正經,好懷念啊……」

溫去病看著遞來的帳冊,只是笑了笑,卻沒有伸手去接,道:「不用給我看,秘書呢?我說過以後帳給她記的。」

溫在乎道:「家主,你真的確定?在一般世家裡,能管帳的都是女主人,是主母,她……」

溫去病哂道:「想太多,難道帳房先生就不能是帳房夫人嗎?什麼女主人男主人的,照你這麼想,我們家歷任帳房先生,不都得先和我有一腿?我這麼變態啊?」

周圍的家丁聽了,全在忍笑,溫在乎更訕訕地說不出話來,在這位老人家的心裡,還是很希望自家家主能「回歸正軌」,找個好人家女子拜堂成親,而後生兒育女,傳溫家的香煙。

身為追隨溫家多代的老人,溫在乎的想法很簡單與傳統,溫去病完全可以看得出來,表面上不當回事,心裡卻著實溫暖。

……很可惜,但沒法滿足在叔的心愿了,我行之路,註定不可能平順安康,如果不是扶搖直上於九天,就是橫死路邊,沒機會成為居家好男人,只能有負於在叔了。

「沒打算讓她當女主人,又當她是房裡人,還讓她沐浴更衣後,在你房裡等,這話誰聽了不誤會啊?」

老管家發著牢騷,雖是無心之言,可周圍溫家人聽了,臉上表情個個曖昧,好像明白了什麼。

溫去病邪笑道:「對喔,差點把這忘了,她準備好了嗎?換好衣服到我房裡,準備接受我的**了?」

……**?

此言一出,周圍家丁的眼神再次驚呆,哪怕家主素來放浪形骸,但這回也太擺明車馬了,眾人簡直就像看到了一頭大灰狼,露著森森白牙,滴著唾沫,開始朝那小白羊行去。

溫在乎嘆氣道:「早已在你房中等了,家主,其實你值得……」

本想說「你值得更好的女子」,但話沒出口,就被溫去病暗示的眼神給打住,跟著,溫去病瀟洒地揮揮手,走進家門,穿過廳堂,直入後堂,屏退家僕後,左穿右拐,很快就來到自己的卧房。

推門進去,沒了隔絕禁法,便聽見陣陣粗壯的喘息聲,龍雲兒坐在床上,香汗淋漓,一雙妙目微呈迷離,看見溫去病進來,忍耐不住地想開口,卻還是強行忍住,只是壓低聲音,細細地喘氣,小小聲地說話。

「哥、哥哥……我忍不住了……真的不行了……」

眸中波光如水,楚楚可憐,柔弱羞怯的模樣,著實令人憐愛心動,但溫去病的反應卻出奇冷淡,「幹什麼說得那麼曖昧?有話就說,還喘氣喘成這樣,不知道的人在外頭聽了,還以為我們之間有什麼不清不白,出去會被人說閑話的。」

雖然打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