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

二十六章 不速之客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突來的烏雲異象,港市中的地階都被驚動,但對於普通的市民,這僅是一段天象變化,烏雲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沒人意識到這裡頭的特殊。

溫府的門口,幾名家丁拿著掃把、水桶,來回洒掃,也彼此交談,商討著剛才莫名其妙的那場天變,忽然出現這麼多的烏雲,不打雷,不下雨,然後又離奇消失,一下又恢復了晴天,委實詭異。

交談中,一個灰袍身影出現在街角,緩步朝這邊走來。

溫府門口從來就不是平靜地方,有那麼一個到處刷仇恨的家主,乾的又是人販子買賣,每日不曉得有多少仇家,或虎視眈眈,或直接上門來襲,早年門口斜角的茶鋪與酒樓,整日都有圖謀不軌的江湖人蹲點,帶著各種圖謀的目光,不斷投來,稍微發生點什麼,就像火星點燃乾柴,大票人趁亂殺向溫府。

為了避免這種狀況,溫去病砸重金把那茶鋪、酒樓都收購,夷為平地後,改為市民花園,種些花花草草,所有可能阻礙視線的樹木,一律在內里加設窺探法陣,反過來監視想靠近躲藏的人們,如果出個什麼事,溫府里都能及早應變。

有過這些經歷,溫家從門衛到家丁,個個都對此異常敏感,一看有人靠近,就先神經緊繃,再看這人是直衝著溫府大門過來,立刻看出來人不懷好意,馬上掉頭,往門裡撤。

這是溫去病給底下人的囑咐,敢直衝著大門過來的,如果不是白痴,就是懷著高度自信,有驚人業藝的高手。若碰到這種高手,送死無益,能躲就先躲,不用白白喪命,死了人不要緊,累得主家還要花錢買人,花錢培訓,這罪過就太大了。

有這些叮囑,沒人會在不必要的時候,冒生命危險,看到有危機出現,急忙先撤回溫府,可他們才剛拔腿跑,那個灰袍人還相隔老遠,也沒看怎麼出手,正在狂奔中的他們,忽然覺得胸口劇痛,氣息不暢,還沒來得及多喘兩口氣,胸中一下痛得撕心裂肺,跟著便眼前一黑,當場斃命。

溫府門口一下死了四個人,這動靜立刻引起了內內外外的注意,不光是溫府之內,也包括在附近民宅中躲藏的各勢力眼線,雖然茶鋪、酒樓都被拆掉,可窺伺之眼不可能被清光,想刺探溫府狀況的人們,仍是躲在附近。

一上來就辣手殺人,還是殺全然無辜的溫府家丁,灰袍人的行動有幾分雞犬不留意味,大門口跑出兩名武衛,看了四名家丁的屍體,再互看一眼,不敢躁進,先擺出防禦架式。

一拔刀、一抽劍,兩名武衛都有著第三級的力量,是中階人物,見了敵人,沒敢立即搶攻,而是慎重以對,不但採取防禦架式,甚至沒有離開門口太遠,以便隨時撤回門內去。

然而,即使是這麼小心謹慎,他們的眼前仍莫名一黑,胸口陣陣劇痛,手一松,兵器落地,跟著失去生命的身體也倒在地上。

連死六人,全都是體無外傷,也沒接招,莫名其妙就死在地上,雖是青天白日之下,詭異的氣氛卻著實駭人,灰袍客如同死神,長驅而來。

溫家的防衛武力,在數月前極樂堂來襲時,人員死傷大半,各處結界、法陣,也被極樂堂死士以玉石俱焚的方式,強行炸毀,因為溫去病不在,根本沒法修復,人手一時也補充不上,正是最弱的時候,驟然遭逢敵人強襲,窘態立現。

灰袍客一步步走向大門,就在距離還有數米時,裡頭數十道光點狂飆而出,打向灰袍客,勁道強猛,猶如勁弩,灰袍客前進的步子一下被打斷,先後退,再橫移,躲開大部分光星,最後袖袍一揮,將避不開的那部分捲住,想要卸開,但過於強勁的光星,非袖袍所能捲住,撕裂聲響,破袖射出。

「哼,銀星血脈?」

灰袍客伸掌攔截,將三枚裂袖而出的光星收在手裡,現出三枚菩提子暗器,而溫家大門口也出現一名年輕文士,俊逸瀟洒,正是家主親信溫璽鴻。

自溫家遷至港市以來,枱面上的主要守護力量,就是溫在乎、溫璽鴻、溫青衛三人,極樂堂來襲一役,溫璽鴻因執行公務,不在家裡,另外兩人於該役中受創,溫青衛由於奮不顧身,傷得尤其嚴重,溫璽鴻聞訊後立即趕回,這幾個月里寸不不敢離家,留守坐鎮,今天一發現外頭有動靜,第一時間趕出來。

溫璽鴻跑遍各地,見識豐富,一見六具屍體的死狀,眉頭先一皺,再看了一眼灰袍客,開口道:「是心魔閣哪位朋友到此?為何無故犯我溫家?」

此言一出,在附近窺探的各家人物,有的暗自點頭,有的如夢初醒,從困惑中明白過來。

心魔閣的功法別開蹊徑,所重的目標有二,一是心,一是腦,後者衍生出種種精神操控,迷亂幻惑的技術,前者則是專攻心房,以異力催動,能操控範圍內生物的心跳頻率,造成呼吸不暢,甚至碎心而亡。

能夠沒有任何接觸,也不見明顯出手動作,遠遠就殺六人,這若不是用毒,就有很大可能是心魔閣的技巧,溫璽鴻一眼認出,目光堪稱銳利,但心魔閣是九外道之一,素來也行藏隱密,今日為何挑上了嶺南溫家?

「……只有你一個嗎?溫老頭呢?」

灰袍客冷笑著,掀開頭套,再解開纏著下半張臉的圍布,露出一張滿是傷疤的面孔,到處都是皮肉翻卷的傷痕,凄厲可怖。

一見這張面孔,溫璽鴻心頭便是一寒,「星榜五十六,幻滅人魔蓋舟曲?」

當代九外道的著名凶人,以及他們的門下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