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三十章 避不了的戰

三十章 避不了的戰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溫去病道:「妳運氣很好的一點是,混在這麼一大票新進高手中,沒有那麼容易被注意到,不過,不要太過掉以輕心,依照慣例,很快就有人來挑戰了。」

「挑戰?」

龍雲兒訝異地伸手指指自己,溫去病不假思索地點頭,「新生的地階,有人被震懾,肯定也有人不服氣,還有人會懷疑,想要試探……嘿,武者試探,那就是要戰啊!一天一場,很起碼的場數,好好期待吧。」

「啊?又要戰?我才剛剛打完啊!」

龍雲兒覺得腦子有點亂,自己決心要保衛溫家,也有了心理準備,不管面對什麼死戰、硬戰,都會勇於面對,可……怎麼要保衛溫家,還得天天決鬥,把戰鬥當飯吃的嗎?這個準備自己可沒有啊!

「我……我這不是才剛證明完自己的實力嗎?很多人都看見的啊,怎麼證明還需要天天搞的啊?」

「那可不好說,人都有僥倖之心,說不定今天只是妳手順,其實妳沒那麼強呢?更何況,那個心魔閣的傢伙,不是還沒死嗎?既然沒死,證明挑戰妳的代價不是很高,只要和妳戰過一場,能贏固然好,贏不了,撐上十招八招,說些漂亮的場面話,也可以藉此成名啊。」

溫去病連珠炮似的一串話,聽得龍雲兒如墜冰窖,真心想不到明刀明槍的決鬥,牽扯到成名後,居然還能扯出這麼多門道,早知如此,溫哥哥讓自己去戴罪立功時,自己就不會答應得這麼快,至少……戴個面具再出去吧。

「想當年……」溫去病道:「我在大戰中稍微展露頭角,就被人盯上,成日都有人想找我比武,想踩著我上位,那時才真叫苦啊,一面要和妖魔戰鬥,一面還有打不完的決鬥,有些傢伙特別無恥,你不決鬥,他們就趁我和妖魔戰鬥的時候偷襲,甚至直接站到妖魔那邊去,聯手過來打我們。」

龍雲兒瞪大眼睛,道:「溫哥哥,最後你怎麼解決的?」

……有個大前輩在這裡,他的經驗,自己說不定能用上。

溫去病聳肩道:「沒什麼辦法,就是殺了,腳下累積的屍山高了、血河長了,當人家認為挑戰的代價很高,一個弄不好就會沒命,那就除了少數無懼生死的戰鬥狂,其餘的挑戰者就會少很多了。」

「……沒、沒別的方法嗎?」

「有啊!如果妳能建立一個大勢力,出門前呼後擁,手下包圍,所有人想挑戰妳,都得從妳眾多手下一層層打上去,那麼,在妳手下死光之前,暫時是不用擔心有挑戰者上門了。」

溫去病笑著在呆愣住的龍雲兒肩上重重一拍,道:「努力吧,這條路踏上去,就回不了頭,簡單來講,妳打完第一場,就註定要打完全世界!」

「……什麼跟什麼啊?」

龍雲兒真心傻眼,第一次開始覺得,武林這東西真是複雜,而跟著生出的想法,就是抓緊時間,儘快去修練,說不定再過不了多久,下一個挑戰者就要出現了。

「我還是立刻去修練吧,把力量提升上去。」龍雲兒道:「溫哥哥不是說,地階的修練,主要是駕馭越階技巧,還有吸納天地靈氣,我們該開始進行這步了。」

勵志的話一說完,肩頭要穴又被戳中,龍雲兒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眼神,全身筋肉抽搐,直挺挺地又倒了下去,水汪汪的無辜眼神,彷彿在說:你又……

溫去病從芥子環中取出一個小包,不急不徐地抖開,內中有十多根細如牛毛的尖針,發著不同顏色的光芒,上頭透出的特殊波動,龍雲兒立刻認出,就是這兩天整得自己七葷八素的十多種素材,他居然還特別做成了針。

看著那十多根針扎入血肉,龍雲兒腦里唯一的那句話,就是:喪心病狂!喪心病狂!喪心病狂!

溫去病道:「不用著急,這個淬體過程,最短也要七天,穩妥的話要四十九天,司徒老瞎子、神經燕婆娘,兩個都是四十九天大圓滿出去的,妳可以把這當目標,好好打基礎……至於其他的麻煩,我已經在處理了!」

將龍雲兒安置好,處於安全封印之內,溫去病起身走出,同樣為著當前的狀況而頭疼。

溫家窘況的根源,就是手上無人,長期以來,就靠著故作高深,裝神弄鬼來充場面,手上能動用的戰力,最多也只是高階,而且還不是那種特別能戰,實力超越等級的高階人物,溫璽鴻、溫青衛屬於新進,有潛力而欠缺應有戰力;老管家溫在乎則是靠吃藥強行拔上去,能嚇阻宵小,可在真正高手眼中,就是一隻隨時可踢破的紙老虎。

會出現這問題,一來是人才養成本就困難,自己一個賣醬油的商業世家,又不是頂級武門,拿什麼東西來培養人才?二來,這樣的家族實力,必須要尋求大勢力的合作與庇護,自己能借勢演出委曲求全,不引起七家八門的戒心。

這幾年的順風順水,就是這策略成功帶來的結果,只是當風雲驟變,溫家如今的實力,就顯得薄弱難支,飄搖欲倒。

香雪一早看出這問題,所以當山陸陵重現人間,局面將變,她就來問要不要把海外的人手調回。

被救出、假死埋名,送至海外的碎星團成員,許多都是自己與香雪的舊部,忠誠度可以信賴,而戰力……那是十足能戰的一群地階、高階,實戰力超過等級,尤其是為首的那幾個,雖然和自己未必對盤,以前還挺相互看不過眼的,但實力與資質都沒話說,搞不好都已經一聲不吭地在嘗試登天了。

最重要的是,作為一支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