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一章 龍家人行事自有道理

第一章 龍家人行事自有道理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司徒小書都不記得這幾天內,自己到底趕了多少路?本來引起騷動後,自己就該趕回封刀盟總部,卻在出前,接到父親的傳書。

神都武氏、天府王家,近年來時有摩擦,這一回更鬧得不小,幾乎變成大規模衝突,雙邊緊繃情勢,一觸即,封刀盟素來護持大地和平,父親司徒誨人急忙率領盟中高手,趕赴兩郡交界,想做這個公親和事佬,為兩大世家排解糾紛。

傳書中提到,西南之境,天府王家有名醫,要請武蒼霓協助,將重傷的司徒小書送去治療,十萬火急。

父親的關心,自己著實感動,不過也非常尷尬,因為父親得到的消息,是自己在大戰中重傷近殘,但自己的傷早被太一治癒,名醫什麼的,真心用不著,萬一還檢查出自己體內有什麼其他異狀,更有口說不清。

辭別武蒼霓後,自己離開西北,照說應該前去西南,與父親會合,或是回去封刀盟總部,但父親不在,爺爺又閉關,回去了也見不著誰。

最後,自己很心虛地南下,卻不是偏西行去和父親會合,而是途中轉折向東,奔赴鷹揚,想來先和小夥伴碰面。

地階武者的全賓士,遠大多數的坐騎,就連飛行生物都有一半不能及,自己就這麼出了西北,但考慮到體力消耗,出西北後,自己還是找上封刀盟分舵,表示身分,領取明駝、駿馬或巨鷹,沿途換乘,一路急趕,在數日後抵達鷹揚郡,進入港市。

這樣的趕路法,各地分舵都留有記錄,當然更瞞不過沿途的各大勢力,自己甫入鷹揚郡,就給截住,怎麼說自己也是朱氏的公主,進入鷹揚,就等同回了外婆家,一眾表哥表弟、舅父阿姨的歡迎,肯定少不了。

匆匆應酬,再儘快抽空趕往港市,甫入城,就聽說龍家私兵包圍溫府,正在起衝突,當下也管不得什麼露相不露相,直接以朱家公主的身分,徵用本地士兵,火趕來救場。

「這裡是鷹揚郡轄下的力夏達港,並非傲龍領地,也不受龍家管轄,請自重!」

司徒小書手按腰間刀柄,跨前一步,嬌聲斥喝,正氣凜然,讓人不敢輕侮,跟在她身後的士兵們,更覺得勇氣百倍,莫名地熱血沸騰。

感受著身後眾多灼熱的視線,司徒小書把握到他們的情緒,也清楚當前的形勢。

六郡中,鷹揚郡的士兵,是出了名的軍械精良,裝備優質,士兵的平均素質也不差,但要比起戰意、鬥志、訓練,這些平時都生活優渥的士兵,相關表現就只能讓人嘆氣,別說上戰場,就連打打海盜,都經常吃虧,還得另外花錢請傭兵來剿匪。

別看此刻自己這邊的人數,是對面龍家的兩三倍,足足千餘人,可自己這邊不過是普通兵丁,龍家的那批親兵,動作整齊劃一,身上氣勢更強,明顯是百里挑一,久經訓練的精銳,兩邊正面衝突起來,這千餘普通士兵,根本不夠人家打的。

想要對峙或形成壓迫,唯有靠自己立在陣頭,讓他們有所依恃,否則這群欺軟怕硬慣了的士兵,給對方的龍威一壓,搞不好直接就轉頭跑了,還打什麼鬼?

西北之行,見識過武蒼霓的領袖風采,再加上穿越後幾年的歷練,自己在用人與統帥上更有體會,較諸上次前來港市,不可同日而語了……

「溫家若違法犯紀,請拿出真憑實據,自有國處。」司徒小書沉聲道:「這裡是鷹揚郡,輪不到龍家越俎代庖,更不得在本郡之內私起鬥爭。」

「哦?」

龍初九冷哼道:「就不知道眼前這位,是代表哪邊出來說話?這裡不是傲龍郡,同樣也不是封刀盟私產,還是說,封刀盟已經可以替代王法,覺得自己不含糊了?」

同為世家出身,龍初九的這句問話,刁鑽之處只有司徒小書能夠體會。

聯姻封刀盟,是耀宇朱門外結強援,甚至反過來試圖滲入封刀盟的行為,而努力對這名流有朱氏之血的封刀盟繼承人示好,賜予無數殊榮加身,又封公主,又高高捧起,則是為了給這權謀之舉,套上名為「親情」的蓋子。

因此,無論自己與朱氏怎麼親,打一開始,自己就註定是個「外人」,朱氏的親屬們會對自己有求必應,卻唯獨不可能讓自己代表朱氏,或是讓自己在朱家號施令,掌握實權,因為這等若朱家被封刀盟反滲透,萬一導致朱家大權為司徒氏所持,那就完蛋了!

這一點,打自己小時候,母親就不只一次耳提面命,讓自己曉得分寸所在,而這種聯姻謀權的手段,七大世家全都玩得不亦樂乎,龍初九當然看得出其中關鍵,好在……自己也不是沒有準備。

「我表妹是朱家的公主,當然能代表朱家說話。」

隨行而來的朱鼎宇,也跟著站了出來,雖然口中是滿滿的支持,但身為精英,倍受朱家力捧的他,有絕對的資格代表朱家站出來,甚至,也不得不站出來。

朱鼎宇道:「溫家是本郡合法交稅行商的良民,除非有確實罪證,經由審判,否則一切權益均受保障,如果他們在什麼地方衝撞了貴府,初九兄不妨把話說明,我等責令溫家賠禮道歉,可若要強行拿人……」

語帶保留,既存著下台階,也有強勢意味,朱鼎宇的語氣,手下軍官自然聽得明白,千餘兵丁開始列隊,結成方陣,比之早先的一盤散沙,多了幾分威懾。

「……龍家行事,自有龍家人的道理!」

龍初九冷然一笑,說著這句滄溟龍家最廣為人知的千年家訓,目光先是落在司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