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二章 法相之爭

第二章 法相之爭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與龍初九兩相對峙,龍雲兒一直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外人都只知道「龍家行事,自有龍家人的道理」這句千年家訓,不過身為龍家人,自己更深知,龍家人行事,手上有幾分實力,就說幾分話。

乍聽之下,這話很仗勢欺人,但這話中隱藏的另一層意義,龍家人極有分寸,當無勢可仗的時候,猛龍是不欺人的!

六郡七家之中,在這方面名聲最差的,就是江北袁家,那邊出了名的多狂士,縱情放浪,無視生死,半點力量都沒有的弱者,都敢當面羞辱天階,不看別人臉色做事早成常態,和這些不仗勢也照樣欺人的狂徒相比,以龍家為首的世家弟子可愛多了。

龍雲兒只覺得疑惑,這裡始終是朱家地盤,就算龍家挾雷霆強勢而來,掃平所有阻礙,完成目的,這樣蠻幹也絕不是沒後果的,朱家事後的反彈、另外四郡的疑忌、李家的震怒,這都將令龍家得不償失。

……蠻幹從來不是龍家的作風,初九堂兄的底氣何在?到底是憑著什麼,在別人地盤上擺出這種高姿態的?

……自己是想不出端倪的,如果溫家哥哥在身邊就好了,一定能識破其中詭秘,可他偏偏躲了起來,不知弄什麼玄虛?

龍雲兒微怔,就看龍初九的目光轉向自己,傲然道:「不管妳是什麼想法,今日溫家必滅,妳如果識時務,把法相當眾顯露,我們可以網開一面,把妳先撈出去,保妳一命。」

話說完,龍初九轉向司徒小書,「姓朱的也一樣,別以為這是自家地頭,若不知進退,招來滅頂之災,就算地階也要粉身碎骨。」

司徒小書冷笑道:「好一個不知進退,今天倒要看看,龍家有多大的能耐,招來怎樣的滅頂之災?怎樣的粉身碎骨?」

說話中,司徒小書身上氣勢更為凌厲,如出鞘之刀,讓身旁的朱鼎宇都為之震顫。

在心裡,朱鼎宇著實躊躇,龍家如此強勢,狂妄到近乎盲目,必有所恃,在弄清楚他們底氣為何之前,並不宜與之正面衝突,更別說自己沒得到相關授權。

然而,小師妹擺出這樣決絕的態度,又是眾目睽睽之下,自己就是想退也不可得,這是自家地頭,自己實力不如人,若志氣還不及一名女子,以後也不用在鷹揚郡內行走了!

挺是必須挺到底的,只是有些想不通,就在不久之前,小師妹還與溫家勢如水火,不殺溫剝皮誓不罷休的樣子,怎麼前後沒多少時間,她登臨地階,力量大成,沒找溫剝皮報仇,卻堅持保護溫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越想越覺得說不過去,朱鼎宇忽然感應到一股驚人氣息,全身皮肉都為之刺痛,抬頭一看,只見小師妹目光如刀,卻絲毫不顧正與她對峙的龍初九,凌厲目光直透他後方的龍六朝。

這情況不難理解,無論龍初九怎樣囂狂,他真正的倚仗,肯定是身後的真正強人龍六爺,但小師妹釋放威壓的同時,身後法相更趨顯化,散發出刀劍般的銳氣,陣陣熱力湧來,威煞逼人。

……小師妹的法相將展現了。

……她的血脈之源,外界知者不多,只曉得是朱氏鷹隼一系的血脈,憑此凝結法相,也當是鷹隼之屬,但此刻出現在身後的形象,羽冠雉形,尾羽曳地,長長的體態,與諸般鷹禽盡皆不同,到底是什麼?

……她秘密成就地階後,血脈生出異變,有了改易?或是付出重大代價,自斬血脈,孑然一身,登臨地階?

朱鼎宇為之錯愕,而在另一頭的龍六朝,也因面對這股不凡威煞,臉上的商人笑容斂去,轉為慎重。

原本還當是小一輩之間的比斗,扯長輩下場有**分,但司徒家的小娃娃,離奇練上這境界,地階接近圓滿,直追小一輩中的佼佼者武蒼霓,這就不能等閑視之了……

……說來還真是倒楣,原本的目標人物,現在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裡,反倒打橫里殺出司徒家的這位,硬把梁子搶過去扛,這衝突即使贏了,對龍家也沒有半分好處……

箭在弦上,沒有退縮的理由,龍初九、龍六朝神色一緊,各自展現法相,一尾無角的赤色螭龍,周身火焰環繞,口中隱約有大日浮沉;一尾碩大無朋的雙翼應龍,黑紫色的鱗甲,反映出電光閃爍,猶似置身雷電之海。

螭龍、應龍,兩股不同的龍威一現,對周圍的所有生物,都造成精神威壓。龍威,是純血龍族的天賦威能,是龍族之所以尊貴的一個理由,但哪怕滄溟龍家所覺醒的,都是龍族血脈,卻也不是每個高手都能透過血脈,釋放龍威,作得到的都是家族中佼佼者。

此刻,兩股龍威聯合施放,後者的籠罩範圍,更廣及前者的數倍,方圓數里都在龍威範圍內,不知有多少人兩眼一翻,口吐白沫地暈死過去。

在場的龍家人,無論是包圍溫府的親兵,還是拉馬車的僕役,都像挨了一記悶棍,慘哼一聲,但也僅只如此,沒有昏厥,沒有其他反應,明顯有抵禦手段。

朱家的千人隊,人數雖眾,但在這情況下,真是醜態畢露,若不是司徒小書釋放氣息,形成護盾,將她身後的人全數護住,這千餘士兵早已全軍覆沒,饒是如此,仍有過半人馬因不在她屏護範圍內,直介面吐白沫,暈死倒地。

「哼!」

司徒小書氣血流轉,法相完全展現,一隻由刀鋒、劍刃所組成的赤紅朱雀,在身後展翼,光焰噴吐,焚卷天地,而刀劍的銳金之氣,更不住切割周遭,彷彿要將整個空間破滅,迎來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