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五章 瞞天過海的老溫

第五章 瞞天過海的老溫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龍雲兒、司徒小書對於面對天階威煞,都已經頗有經驗,其餘龍六朝、龍初九,乃至金剛寺眾僧,全都在一陣驚愕後,各施其法應對,金剛寺甚至還能組陣護住高階以下的弟子。

這是頂級大門派的底蘊,悠久傳承之下,哪怕家族、門派內沒有天階人物坐鎮,也有神兵、神器流傳,即使是平陽司馬這樣一窮二白的窘迫世家,起碼也對天階人物有充分記錄,讓新一代的弟子知道該如何應對,不至於一碰上就慌掉手腳。

當然,想要直面天階者的威壓,並不是憑著一點教程,就有辦法處理,只見黃金小令之上,一道光華直破天際,斬空分雲,激起層層氣浪,狂風襲吹著整座港市,一時間不知多少驚呼、物品砸落聲,此起彼落響起。

留下這股力量的天階者,藏得極深,沒有個人的形影或力量特徵展現,但精神威壓掃來,大半座港市中的人瞬間昏迷,無分男女老幼,這情況在溫府周圍尤其嚴重,先是朱氏的千餘士兵,再來是龍家的數百親兵,全都神識空白,噴著白沫,暈死在地,無一倖免,就連名列星榜的朱鼎宇,也早就躺平在地上。

金剛寺眾僧的情況好些,有一名半步天階的長老在,又有祖師舍利庇護,全員誦經,梵音流轉,朵朵蓮花異象在身邊綻開,天階者的威壓被佛陣擋在外頭,就連最弱小的弟子也被保住,只不過臉色發白,搖搖晃晃,撐得頗為辛苦。

除此之外的人,起碼要發動法相,才能抗衡這股非正面針對的天階威壓,龍初九、龍六陽身後,兩條巨龍擺動身軀,雄目凝視;司徒小書凝氣,朱雀劍羽,根根燃亮吐焰,凌厲銳氣,將所有侵襲的實物與煞氣破碎。

天階威壓之下,地階也僅能自保,顧及不了旁人,而在場上多名地階中,龍雲兒的存在顯得特異,她身後的溫家子弟倒了一片,唯獨她還搖搖晃晃,勉力撐著。

擁有地階實力,她若展開法相,就不用支撐得這般辛苦,可她卻寧願硬扛,不把力量發動上去,這就讓人疑竇大起,懷疑她會否身體出了問題?或是……法相見不得人?

龍家兩大高手、司徒小書、金剛眾僧的目光,全都投到龍雲兒身上,令她壓力倍增。

……法相……在這種地方怎麼能展現出來?溫哥哥說會幫忙做的布置,不曉得到底做了沒?事關緊要,自己還是別胡亂冒險為宜,不到最後關頭,不冒這種險!

難承壓力,龍雲兒憑著金剛禪定的修為,硬扛天階威壓,腳下卻一步步向後退去。

溫家這些時間都在修繕守護法陣,已經有幾成效果了,只要躲回溫府範圍,受法陣屏障,抵禦天階威壓就更多幾成把握……

龍雲兒緩步後退,這動作在沒人能動彈的情境下,尤其顯眼,司徒小書想起在大荒西朝時,源自龍秘書體內,那吞食掉九頭妖龍的恐怖威力,心頭一動,暗忖難道她的法相真有什麼異常?

曉得龍雲兒有困難,司徒小書想要援手,但被這股天階之力壓住,欲助無從,而密偵司的兩大統領已經先有動作。

金令高舉,光柱形同一把天劍,斬蒼穹、分雲霄,百里之內,天上一切凈空,跟著,方山揮動這柄分天之劍,就朝溫府大門斬落。

這塊金令,由上封所賜,天階之力幾乎可以剷平一切阻難,但要說拿來斬殺金剛寺眾僧,那就是失心瘋了,上頭一再交待,力量是用來解決問題,而非製造問題,所以這一劍斬出,就要把問題解決。

一劍之下,先斬溫家地階,再破溫府法陣,把整個溫府砍爆摧毀,管他裡頭會死多少人,甚至直接砍死溫去病也無所謂,只要溫府一破,其他人馬再無介入餘地。

誅天之劍,崩雲而下,既斬法陣也斬人,龍雲兒受到氣機鎖定,還沒退入溫府大門,這一劍已將斬至。

眼見避無可避,龍雲兒心下一沉,凝氣運力,催動法相,只覺得周身氣血翻湧,真氣源源不斷被雙腕的江山鍾吸收,生出難以解釋的變化,而身後隱隱有法相浮現。

異常的運氣狀況,龍雲兒心下一奇,不曉得這是否溫去病作下的後手,但無論展現出來的法相為何,自己都沒可能接下這記誅天之劍,只能儘力一擋。

「……阿彌陀佛!」

置身於重重佛光中,彌勒大師周身蓮花清凈,抵銷著源源不住湧來的天階威壓,蓮花破滅了一重又一重,卻是隨滅隨生,演化不盡,他目光照見,看出了龍雲兒與溫府的危局,也看出這一劍斬下的後果,不由喟嘆。

「……世道修心,眾生皆苦……」

彌勒大師袖袍微揚,將起未起之際,在場所有人驟生一股感受,彷彿天地瞬息昏暗,己身心神動蕩,隨時都會身不由主,離地飛起,飄向莫名所在。

……是某種佛門的大神通?

……這位半步天階終於要出手,代表金剛寺救下那名女子?

眾所注目,端看彌勒大師要如何出手,但一把清越琴音,卻在這關鍵一刻,極不協調地響起。

琴音來自溫府中心的一座閣樓,錚錚淙淙,高山流水,既有曲折蜿蜒之變,也有浩瀚無邊的大氣象,寥寥幾個音節,演盡河海江湖的種種意象,龍氏血裔聽在耳里,震在心裡,不由自主地抬頭望去。

只見遠處的小閣樓之上,一道虛影浮現,面孔模糊,身形不清,隱約是一名中年男子,頂帶王冠,身穿皇袍,散發帝者氣派,隨琴韻而出,懷抱長琴,五指揮絃,琴音演卦象。

琴音演化黑與白,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