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六章 安息吧,朋友

第六章 安息吧,朋友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雖然手上掌握著朝廷最大的黑暗力量,密偵司的行事卻一向謹慎,從不招惹不該招惹的目標,靠著「欺壓弱小」來練兵,一口口吞掉與自身體積相若的敵人,不住壯大。

在行事上,密偵司猶如毒蛇,都是潛伏暗處,不動聲色,直至看準了目標,這才狠狠一口咬下,制敵死命,無有不中,所以數年來,密偵司縱橫大江南北,等閑中小門派聞名如見鬼,頂級大勢力也視之若蛇蠍。

但這一回,密偵司卻罕有地失手了,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準備不足、謀劃不周,只是因為對方更勝一籌。

與他們立場相近的滄溟龍家,在場的兩大高手尤其能體會這酸楚。密偵司兩大統領齊出,這出奇的高規格,對於連世家都不算的嶺南溫氏,已經是獅子搏兔,小心又小心了。

金剛寺的橫加伸手,是提防不到的意外,但密偵司也做了充足的準備,那塊暗藏天階力量的金令,展現了密偵司的當前實力,更明明白白告知整個天下,密偵司內有天階強人坐鎮,而這同樣也是對帝國六郡宣告,李氏皇族手上,有能夠調遣得動的天階!

此事對李家與六郡的關係,影響甚鉅,等若在天平上扔下一枚重重砝碼,龍初九相信,這是因為最近數日里,敵國之中新冒出的那批地階與高階,局面動蕩,李家決定透過密偵司,展示武力,威懾四方,安定人心,這才走了這一步。

相比之下,什麼嶺南溫家,根本不值一哂,只是密偵司高層,或者說李氏皇族用來藉機展示武力的道具……

在看見那塊金令的瞬間,龍六朝、龍初九整個明白過來,曉得自己踏入怎樣的一個局,跟著,看見彌勒大師要出手相護,這一驚也非同小可。

……金剛寺當真如此沒有政治敏感性?這一擋,明著是擋下天階的借物一擊,實則卻是挑戰朝廷權威,形同反逆,素來對世俗君權表現配合,從不與之衝突的金剛寺,這回是怎麼了?

……又或者,是嶺南溫家給了金剛寺天大的好處,讓這群和尚願意為此庇護溫家,甚至不惜挑戰世俗君權?

……但,金剛寺眾僧不易收買,更淡看榮華,要什麼樣的好處才能換到他們如此力挺?是碎星團的遺產嗎?可碎星團的什麼資源,能夠起到這樣的效果?

滿滿的錯愕中,龍家兩大地階高手,胸中疑惑難解,不過還沒等到解答,更大的驚奇就發生,那聲琴音驟響,出現在溫府內的高渺帝影,再一次使他們呆若木雞。

這是貨真價實的天階戰!

溫家竟然有天階守護?

再沒什麼意外,比這還要恐怖了,百族大戰時,天階就是人族最頂峰的存在,哪怕只是天階初段,都是稀缺資源,更別說封神戰後,地階為尊,天階者更成至尊無上的存在,寥寥幾位人族天階,都被高高供起,讓普通人只能匍伏仰望。

活生生的天階者,不用拉幫結黨,自己一人就能等同一派,動則牽引天下風雲,只要有天階者支持,七家八門,哪個大勢力敢輕動?

然而,天階者就那麼寥寥數位,閉著眼睛都背得出來,溫家從哪裡請來天階者庇護?更別說當世的天階者中,並無一人散發帝皇氣派,擅長撫琴,這道撫琴帝影是打哪冒出來的?

諸多問題,讓龍家兩叔侄想不通,但對著覆蓋了整個港市的天階威壓,他們連上去求證的資格也沒有,當金牌炸碎,兩名密偵司統領臉色難看地掉頭離開,他們也一語不發,直接離開了現場。

……形勢比人強,這已不是尋常的勢力之爭。

……如果被什麼其他勢力、其他大派給殺了,滄溟龍家肯定會報復,帝國也斷不容許兩名密偵司統領被害,可如果是換成招惹天階者被幹掉,滄溟龍家或帝國估計連搭理的興趣都不會有。

……天階者,為天所忌,修練之下的精神狀態都有些極端,要嘛是特別尊重道理,循規蹈矩,要嘛就是喜怒無常,近乎瘋癲,後者壓根不會和人講什麼規矩、身分,一旦報復,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大勢力個個有家有業,誰願意招惹這種滅門煞星?

就因為這些顧忌,越是看得起自己的人,越是急著離開,甚至連手下都不及帶走,急急先離險地,省得遇上精神不正常的天階,直接拿看不順眼的人開殺示威。

而原本以為一場滅門之禍將在眼前的龍雲兒,這時也回過神來,善盡自己身為總管的職責,上前向兩方援軍見禮,用平等的態度,分別將司徒小書、金剛寺眾僧迎入府內。

金剛寺眾僧沒有擺絲毫架子,應龍雲兒之請,進入溫府,卻也給龍雲兒添了一個大難題。

頂級的豪門、累代的世家,對於迎賓待客都有一套流程,諸如什麼身分的賓客,要啟用什麼層級的規格,規範得清清楚楚,不會有遺漏。

溫家自然也有這些法度,而金剛寺眾僧到來,這是頂級的貴賓,要開中門,焚香,洒掃迎客,類似事情龍雲兒以前在自家也沒少主持過,然而,此刻的龍雲兒卻無人可使。

溫府中門大開,放眼看去,整座莊園之內,人倒了一片又一片,全躺平在地上,徵狀輕的,還能摸著頭坐起,痛楚**;狀況重一點的,還躺在那裡噴著白沫。

同樣的情形,不只在溫府之內,也在外頭,本地的千名兵丁、龍家的數百親兵,全橫七豎八地躺倒,甚至把範圍再往外拉,大半座港市,路上、建築物里、港邊、船上,不曉得有多少人都昏迷倒下。

天階戰的餘波,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