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九章 凈土臨世

第九章 凈土臨世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溫去病的會議密室,自然各種結界法陣不會少,能夠完全屏蔽外界的窺探,阻止他人演算天機,或是使什麼別的刺探手段,全都被擋在外頭,而裡頭不管發生什麼事,也被禁絕在內,訊息不會外漏。

然而,這個屏蔽也是有其限度的,一些太過強猛的意外,哪怕想藏也藏不住,正如此刻,一道虹光自密室透發出來,往四面八方回蕩,溫府內內外外,剎時驚動。

「……那是什麼?」

正在與司徒小書敘話的龍雲兒,第一時間驚覺,抬頭仰望,只見七彩琉璃光華,自密室中透發出來,亮度強到讓人睜不開眼的程度,彷彿一座燈塔在那邊點亮。

龍雲兒、司徒小書大吃一驚,都知道出了狀況,溫去病在那邊和人密談,那邊卻突發異象,這怎麼都不會是好事,別的不說,這七寶琉璃光如此耀眼,別說溫府內人人可見,只怕溫府外的人都看得到。

才剛這麼想,七寶琉璃光就如燎原野火,傳出溫府範圍,更遠遠涌流出去,數百米、一里、數里,頃刻之間,就傳出數十里外,將小半個港市都籠罩在下。

全市的百姓,都看得見這片寶光,雖不明白這道寶光有何意義,但仰望這七寶琉璃光華,所有百姓心頭俗念頓消,只覺身心清凈,一切負面情感彷彿被寶光抹去,不由自主地向這寶光閉目祈願。

普通百姓的感覺都如此強烈,修練血脈力量的武者更覺玄妙,自身源自血脈的力量,如遭洗滌,血脈源頭像是被壓制,力量運轉不太順暢,寶光中蘊含著一股說不清楚的力量,似在號召自己放下一切,投入其中。

這麼讓人神魂動搖的力量,讓人們想到不久之前,掃過整座港市那兩股震波,那道琴音、那道威壓,就與此刻這層廣及數十里的寶光,形異質同。

……不、不會吧?

不知多少人,心頭都冒出了這個想法,而感覺最深刻的,就是正在溫府之內的龍雲兒、司徒小書。

帶著懷疑,龍雲兒輕聲道:「這是……」

司徒小書肯定地點頭,雖然在本方世界僅得耳聞,可是在大荒西朝,自己看過類似的典籍記載,寫清楚高僧證道天階時的諸般異象,內中就有這個特徵。

「……是凈土臨世!」

同樣的驚愕,之前也出現在密室內的溫去病與三僧心中,枯榮、無邪三僧一知半解,僅是從彌勒大師腳下所生的琉璃佛火中,曉得他取得突破,引動佛門僧侶踏足天階時,所出現的第一個異象:「焚身以火」!

這個異象,過往金剛寺禪師晉級活佛,踏足天階時,大多數都有,三僧就算不曾親眼見過,也在紀載中看過,但為何有佛火焚身?又代表什麼?那就說不清楚了。

同在現場的溫去病,對此的了解,已經遠在修練多年的三僧之上,更清楚知道佛火焚身的因由。

金剛寺僧人苦行修身,大部分持戒極嚴,就算沒有刻意行善事,一路走來,也都有惠於世,多少走在功德路上,而行功德者,雷劫不加身,所以佛門高僧登天,極少引動雷劫,改由佛火焚身淬體,拷問自身。

佛火焚身,到底引動哪種佛焰,隨個人所選的修路、一路走來的修行狀態而不一,要扛過的難度,比雷劫略低,但也並不容易,一步行差,登天后就此卡關在天階初段,永難邁過。

古往今來,金剛寺的高僧登天不易,基本都是誤打誤撞,登了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上去,登天之後更容易卡關,這方面反倒不及道門,雖然雷劫兇險,可是天階道路清楚,有完整的修練體系,一路過關斬將,練到天階高位,身成天尊者不在少數……金剛寺會如此渴望得到佛門完整傳承,絕不是沒有道理的。

依照往例,焚身以火的首重異象過後,接著該發生的,是「佛火成蓮」,在肉身被焚灼的痛楚中,憑自身修持的大道,駕馭佛火,開出蓮花,化為蓮台,蓮台的品級越高,日後在天階上能走得越遠,最終成就也越高。

這是金剛寺的經驗累積,但到底怎樣能鑄煉成高品的蓮台?這個至今仍是不解之謎,所以當彌勒大師承受七寶琉璃佛焰焚身,在場三僧都開始擔憂,不知他能否駕馭佛焰?能在二重異象中,結成幾品的蓮台?

……彌勒大師卡在天階關口,始終不敢闖關突破,明顯是自知不足,信心未夠,這一回因為觸及地藏法統,得到明悟,竟爾突破,但……能夠成功嗎?能結成九品以上的蓮台嗎?

出乎意料的是,佛火併未受駕馭而化蓮,彌勒大師手結日輪印,周身大放清凈琉璃光,七寶光焰流轉,穿透四面結界的封鎖,傳到外界,廣及數十里。

這是典籍中幾乎沒有記載的情況,枯榮三僧目睹奇景,驚訝得無以復加,更有說不出的歡喜。

得傳地藏法統後,果然走出一條新路來,金剛寺修身修法終得道,自古以來,無數代人的悲願與遺憾,都在今日被曙光碟機散。

溫去病淡淡旁觀,能夠體會到他們的激動心情,但更在乎的,是彌勒大師所證之道,與自身對天階理解的對照。

……天階之路,是自身次元的提升之路,所謂的次元,先是空間之變,再來是時間之變。

……天階者的威能,與自身內世界的開闢,關係甚眾,內世界的存在則是空間變化之基石。

……佛門高僧成道後,結合自身所修的大道,能開闢凈土,凈土各具不同意象、不同神妙,小的托於掌中,渺如芥子,卻能納須彌,大的遼闊無邊,橫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