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楔子 刀劍笑狂沙

楔子 刀劍笑狂沙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楔子刀劍笑狂沙

帝國曆武威元年九月八日萬里沙海

驕陽烈日,黃色的沙海,一望無際,沙丘起伏,一座接著一座,連綿到沙的盡頭,那一片澄澈的藍天。

黃沙飛卷,不帶一絲水氣的飛沙,吸幹了一路上橫流的赤血,將一切也掩沒在黃沙之中,倒在沙上的屍骸、旗幟,漸漸被蓋上的殘損兵刃,訴說著生命的無情,也象徵著這一條血路的慘烈……

附近的沙丘上,四散著百多具屍體,這些死者在斷氣前,都大有來頭,在帝國的武者排行中,全是叫得上號的人物,現在卻都成了屍體,其中還有不少是殘肢碎塊,肝腸外流,死得極慘。

周圍一片死寂,但在這片沙海中並不是只有死者。

百多具死屍,鋪開了一條血路,而在這條追殺之路的終點,有幾個活動的身影,身上帶著濃烈的血腥味與瀕死氣息,其中的兩個,尤其引人注目。

一個……無論在哪個種族,都算得上是巨漢,兩米多高的身形,肌肉糾結賁起,即使蹲跪下來,仍像是一座巨岩,給著人無可動搖的感覺。

一個,穿著黑色皮甲,火焰般的紅色短髮,嫣紅欲滴的芳唇,深邃的眼眸,交織出傾城艷姿,但背後的那雙蝠翼,還有偶然露出的白色獠牙,卻足以讓人心生寒意。

在他們兩人的身邊,還有幾個人,身上血淋淋的,有的甚至血肉模糊,傷勢奇重,全然沒有血戰後慘勝的歡愉。

「我…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一名倒在地上的重傷者,年紀很輕,看來十六七歲的模樣,意識已經因為失血而昏沉,卻猶自喃喃出聲。

「我們……不是英雄嗎?老百姓、貴族……都說我們是戰爭英雄,為什麼最後我們……是這個下場?我不甘……」

不大的歲數,卻有著滿腔的悲憤,只是心裡的不甘沒能說完,大量鮮血嗆噴出來,這個只餘下上半身的小戰士,昏迷過去。

一隻蒲扇般的大掌按在他胸口,緩緩吐勁,試圖刺激心臟急救,在這股力量灌輸下,他眼睛沒能張開,只是喃喃道:「我們……是英雄……」便告斷氣。

急救失敗的巨漢,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再看看斷氣的同志,眼中閃過悲痛,先緩緩幫同志覆蓋上圓睜的雙眼,再轉向一旁,迎上紅髮少女的紫色雙眸。

「……救不活啦……」

紅髮少女兩手一攤,她看來才十六七歲的模樣,正值青春少艾,皮甲底下凹凸有致的身段,就證明著這一點,而在她腳邊,一名傷重的同伴剛咽氣,前胸後背分別插了十餘支弩箭,雙眼瞪得像要奪眶而出,縱死也在做著無聲的控訴。

看著眥目欲裂的眼神,巨漢忍不住捶打胸口,站立起來,發出一聲震動天地的吼嘯,一聲跟著一聲,像是傷後怒極的猛獸,又像來自九天的沉雷霹靂,響震雲霄,連腳下黃沙都被不停地掀揚起來。

吼嘯聲中,有著滿滿的怨、怒與不甘,質問天地鬼神,為何在百族大戰中所向披靡,拯救億萬生靈於水火,不久前才被帝國高高捧奉的他們,轉眼間就成了這下場?

橫掃大地的蓋世武力、機變無雙的絕代智略,終歸無用,沒法改變最後的結局,更可笑的是,在大災降臨的前一刻,他們居然個個都深信眼前的輝煌可以長久延續,碎星者的傳說將成為永恆……

「……夠啦!阿山,你還要強撐到幾時?」

紅髮少女擠出一個微笑,道:「你領著大家,一路殺到這裡來,給弟兄們一個埋骨所在,還拖了這麼多敵人上路,褒麗妲這趟算服了你啦!」

巨漢搖了搖頭,發出了如同岩石摩擦的聲音,「我……不是為了帶大家找墓地,才……一路……到這的……」

聲音很厚重,卻也很沙啞,讓人想起古老的岩盤,就是不太像人,話說到後來,他小山般的巨軀也晃了晃,跪倒下來。

巨漢的膚色異常,比之血肉,更接近金石礦物,但哪怕是金鋼不壞之身,也扛不住連續的重傷,現在這具雄軀之上,除了鮮血,到處是怵目驚心的深刻傷口,好幾處還可以見到骨頭倒插穿出來,內中骨碎不知幾凡,要不是他以驚人意志,迫勁肌肉,強行封住傷口,阻止血流,早在幾小時前就倒下了。

只是,腦中的暈眩感,不是因為失血和傷重,而是因為記憶中的那些畫面,還記得當初,帶著這些人上戰場的時候,許諾他們的,是一路生死與共,與未來的自由、富貴騰達,自己一直認為是可以做到的,卻怎都沒想到,最後只能帶著他們亡命,埋骨荒漠……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男人,如果沒有他的出賣與背叛……

「咳咳……」

褒麗妲咳了兩聲,從口袋中拿出一捲煙來,跟著想找火,卻沒找著,只能皺起眉頭,就這麼干吸著。

眉頭輕蹙,褒麗妲坐了下來,即使身上染血,衣衫襤褸,無比狼狽,這一笑卻仍如夏花綻放,說不出的艷與媚。

吸滿鮮血的黑色皮甲,破損處處,幾乎遮不住底下的青春胴體,乍看之下,似是春光綺妮,細看卻會發現兩點異常,一是嚴重破損的皮甲下,肌膚完好,居然看不到半處傷口,全不像其餘同伴的傷重;一是肌膚的色澤怪異,與其說是雪白,不如說是屍體長時間泡水後的慘白色。

熟悉她底細的人都知道,這是連續受創太過,商及本源,連血族的特有恢復力都撐不住,即將崩解,才會出現的異常狀況,她的笑語,同樣只是強撐……

風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