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三章 日月寶典

第三章 日月寶典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三章日月寶典

今年七十六,已過知天命之年的溫在乎,常常感嘆自己這一生的命運起伏。

作為一個從不曾離開溫家的老人,自己看著溫家這些年的興衰起落,溫家本是經營醬油的名店,「老字號溫家」大地馳名,但受到戰爭衝擊,家業敗落,上任家主受豬朋狗友蠱惑,不但沉淪毒物,居然干起了奴隸買賣的生意,最後沒能發家,反而搞得妻死子散,家破人亡。

前家主身亡後,溫家只余微薄田產、荒廢祖宅,還有大批債主。樹倒猢猻散,獨自枯守祖宅的溫在乎,覺得自己很快就會隨著這破敗宅子,一起老朽腐敗,卻不料,離家多年的溫去病,忽然回歸,繼承了負債遠多過資產的家業,更扭轉乾坤,硬生生把溫家振衰起敝。

「在叔,我不是什麼天才,沒什麼神奇的重振訣竅,基本的策略只有一個,別人不敢做的事,我做!別人不願做的事,我做!別人不能做的事,我做!」

以這句宣誓為開端,溫家新主無疑是個激進的人,走著最偏鋒激進的路:不但打入奴隸市場,還將這些人銷往獲利最高的海外,不留餘地的程度,連同行看了都搖頭,他卻利用這機會,打通海外商路,另外經營起走私生意。

走私軍械,已是高利潤生意,而他尤為激進,特別走通關節,將這些軍械運過盤江,賣給南方的各獸族,無視百族大戰後,「販賣兵器給獸族,滿門抄斬」的禁令,賺取比普通軍火走私高一倍以上的利潤。

奴隸商人為了確保貨源,經常與賞金獵人、官府走在一起,溫家也不例外,只是他一踏入這行,就敢動別人忌憚的燙手山芋,和那些頂級的大商行競爭,搶著接追殺碎星團餘孽的工作,喪命在溫家手上的碎星者不知幾何。

最初,溫在乎非常驚懼,碎星團不是好惹的,赫赫威名,是百族大戰期間,用無數豪強、猛人的鮮血書寫而成,哪怕主力幹部已亡,這些餘孽之中仍可能有強人,又是窮途末路,瀕死反咬一口,哪個大勢力都忌憚三分,就憑溫家的弱小力量,這絕對是自招滅門之禍。

……但他成功了。

至今回想起來,曾參與整個過程的溫在乎,仍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個全無力量可言的家主,憑著對藥物的理解,還有詭變百出的設計,下毒、暗算、設伏、威脅……幾乎是這麼一路踐踏人命上來,這幾年裡殞落的碎星者,有七成都是亡在溫家手裡,連帶他們身上的遺物,很多也進了溫家口袋。

這是溫家之所以迅速崛起的理由,溫在乎後來更發現,溫家有了一定財富、地位以後,也引來了不少大勢力、大人物的覬覦,這是所有發展中的小勢力,無法逃避的一關,對於那些大門派、大家族而言,溫家還不夠他們一口吞的。

然而,溫家狠狠打擊碎星者,主動把仇恨往身上拉的動作,讓他們很受用,這樣一隻可豢養的獵犬,有著很高的利用價值,而溫家在打擊碎星團過程中表現的手狠心黑,也讓他們頗有顧忌,不敢隨便伸手過來。

直至此時,溫在乎才明白自家家主的打算,從一開始,這個年輕人就是想好了目標,按部就班進行,雖然走的是直線,可每一步踏出,他都先想好了下一步會遭遇的問題,預做了準備。

哪怕本身沒什麼力量,但他的腦子、眼光,卻為溫家指引方向,導往未來,這其實比什麼過人武力都更重要,讓溫家上下對之敬服……

「……高階的兵器,照例先給老客戶,盤江的獸族聯盟,之前訂了多少?」

坐在椅上,溫去病問起訂單狀況,溫在乎答道:「八件,但高階的兵器,獸族向來多多益善,這回幸運比平常多做出幾件,只要放個消息,各族的獸王肯定會……」

「免了。」

溫去病搖頭道:「我們與那些獸族純粹在商言商,沒必要太偏向他們,他們也不會與我們講什麼基本道義,商品……當然還是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但純以利潤來算的話,很難有買家肯像獸族一樣出雙倍的……」溫在乎說著,忽然醒悟,「家主是想走黑市,參加許都的暗市場拍賣?」

「就是這麼回事,找些中間人,把這批貨放出去,趕上這回許都的拍賣會,上場明碼拍賣,看看花落誰家。」

溫去病淡淡說著,溫在乎卻曉得家主想的肯定沒那麼簡單。

拍賣會的主要對象,是帝國中的人族。盤江叢林里的各獸族沒有鍛造技術,買不到好兵器,願意出雙倍,甚至數倍的價錢購買軍械,可普通人族武者卻沒這強烈需要,要說能賣到獸族的出價,可能性太低。

因此,把兵器送到暗市場拍賣,絕不是利益最大化的作法,家主應該另有盤算,至於那盤算是什麼……

溫在乎不打算追問,只是道:「家主確是高明,做生意的手段,讓我這老傢伙常覺得跟不上了。」

「閑話省省吧,在叔,許都的事,我有點興趣了,你讓人準備一下,我要走一趟許都。」

「家主你要親自走一趟?」

溫在乎吃了一驚,溫家發跡的一路上結仇不少,覬覦者眾多,不曉得多少人想幹掉這位溫家主人,令得他若非躲在家裡不出,就是出海做生意,行蹤飄忽,不易掌握,否則,可能早就被殺手幹掉了……

「這不妥吧?家主你是萬金之身,參加拍賣什麼的,平常不都是由人代拍?何用你親自出馬?再說,九陰殘篇什麼的,難道你會當真?」

溫在乎覺得可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