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十二章 剎那永恆

十二章 剎那永恆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碎星物語書友q群:173258214

作者微博:

請大家多多訂閱支持,起步階段,每一份支持與點閱,都非常重要。

對於參加這場拍賣會的奴隸商人來說,這邊的氣氛著實有些詭異,特別是第五十八號商品被推上台時,全場陷入一片寂然。

普通女奴上場時,有些武力值高的,為防不測,會上手銬腳鐐,但基本都會把臉露出,甚至露出牙齒,好用筷子敲敲,確認身體狀況與面容……如果看不見臉,如何賣錢?

但這個五十八號……

她手腕纏著鎖鏈,雙目也被蒙住,長發披垂,臉給遮了一半,看得不是很清楚,卻已能肯定是一等一的美女。

肌膚白嫩,在燈光照映下,盈潤如玉,她上半身的衣服被扯破,露出穿著在底下的大紅色肚兜,腰肢纖細婀娜,更顯得雙峰高聳,兩團渾圓的雪肉,將肚兜撐得高高,搶眼之至,下身是一件紅色長裙,可以想見內中的雙腿修長,美臀緊實。

縱然未露真面目,光只是這些部分,也足夠吸引眾家搶拍,但這些令人怦然心動的誘惑加在一起,都還不如那一頭碧玉似的綠髮惹眼……

「……現在是人字部,第五十八號商品,年方十九,將門貴胄,處子之身,詳情請閱手冊說明,底價一百金幣,請各位出價!」

一百金幣的起價,以女奴而言算高,以這大美女的質量來說就超值,但宣告之後,沒有人敢出價,反倒是竊竊私語聲,充滿整個拍賣場。

如此純粹無雜色的綠髮,是龍氏一族的純血標誌,不管是嫡系或旁系,純血的龍氏子孫都身分尊貴,怎麼會淪落到拍賣場上?龍氏一族知道這件事嗎?以他們極重顏面、尊嚴的作風,如果知曉,只會派人過來,把這女的殺了,整個拍賣場一把火燒光,而若有誰買了她回去……

類似的慘況,不是沒有發生過,只要考慮到後果,就沒什麼人敢拿身家性命來開玩笑,半晌之後,左邊角落才有人喊了一聲。

「五百金幣!」

一出手就直接加五倍,表現了志在必得的意願,人們往聲音的源頭看去,只見幾個人穿著黑斗篷,就坐在那一角,也沒參與其他的奴隸搶拍,非常詭異,彷彿……專門沖著她而來。

五百金幣,買純血龍女為奴,這太過便宜了,但既然沒人敢喊價,也只能讓她就這麼……

「六百金幣!」

意外的競價者出現,這回不但全場訝然,連先前出價的那群黑斗篷客也震驚,一切早已安排好,現在只是走個過場,為何會有人來競價?

台上的龍雲兒,嬌軀一顫,聽出了後來喊價的那個聲音,正是不久前想要姦汙自己的紈褲子弟高如退,倘使自己落到他手上……

「八百金幣!」

「一千金幣!」

價錢不住上翻,基本只有兩家在競拍,其他人乾瞪眼,價錢很快翻上了兩千金幣,以女奴的行情,這簡直是天價,但純血龍女乃無價之物,獨一無二。

雙方的競價,嚇得全場噤聲,但真正被嚇到冷汗直流的,卻是聞訊趕來的高家二少高如新,為著眼前的意外,全身冷汗涔涔。

……當初說好的條件,那邊幫高家剷除眼中釘,徹底掌握許都,高家則讓龍雲兒官賣為奴,在拍賣場上交人,現在高家握有許都,自家三弟卻去和人抬價搶拍,人家會怎麼想?高家又怎麼承擔得起對方的怒火了?

「快!快去喊住三少,他……他這是想死嗎?」

高如新喊著身邊的仆佣動作,他們卻沒有反應,秘密交易的事沒幾個知道,看二少爺這樣氣急敗壞,所有人是以為二少是氣惱三少胡亂花錢,但……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二少爺,三少爺不會聽我們的,要喊住他,您最好還是親自……」

「狗才!如果我能下去,還用得著喊你們這群廢物?」

高如新暴跳如雷,龍氏一族不是好唬弄的,自己一直不願與此事有太多牽扯,就是怕龍氏一族日後追究,難以卸責,若在這時跳下去,等若不打自招,屆時,高家如何承擔得起?

當拍賣金額上翻到兩千五百金幣,一路加價的高如退,額上見汗,直接對著黑斗篷客的方向,指著怒吼道:「孫子!你們什麼玩藝兒?敢和爺叫板?知不知道這是誰的地頭?爺弄死你們!」

怒罵吼出,誰都知道這位高家三少快承受不住了,那群黑斗篷客沒有回應,甚至看都沒往這看一眼,倒是站在後台的高如新,被親弟的愚蠢言行,氣到幾乎口噴白沫。

「兩千七百!」

「三千三!」

黑斗篷客加價的態度冷靜,好像不把這數目當回事,給予對手強大的心理壓力,但高如新卻聽得出,那藏在平靜之後,即將要爆發的極度憤怒……

高如退為了自己的顏面,豁出去喊價,不住刷新本地女奴拍賣史上的最高紀錄,甚至已經超過他名下能動用的額度,把價錢喊到四千五百金幣,但當對方毫不在乎地回了四千八百金幣的超級高價,高如退終於也承受不住,冷汗涔涔地頹然坐下,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不發一語,卻目露凶光。

「……還有沒有人追加出價?四千八百金幣第一次……」

聽到高如退認敗,龍雲兒沒有鬆了口氣的感覺,心中仍是悲哀,到最後,自己還是沒能改變結局,將要被賣給某人,成為合法的女奴……

「……四千八百金幣第二次!」

……肌膚上都是冷汗,原來自己是恐懼的,比先前所想像的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