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十九章 長途跋涉

十九章 長途跋涉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十九章長途跋涉

殺人之後,放火是必備手續,當碎星團帶著新加入的眾人離開,原來的那個客店,也被一把火燒成了白地,連同那些屍首,全都成了焦炭。

溫去病等人,全都跟著一起上路,一開始還有人心存僥倖,現在所有新加入的人都曉得,自己現在所處身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你一早就知,他們招募的時候,如果一直不加入,最後就會被殺?」

龍雲兒道:「所以你才答應進來?」

「可以這樣理解,反正他們在百族大戰期間就是這麼乾的了,只是次數不多,知道的人有限而已……會覺得光靠正義和勇氣,就能一路打勝仗的,妳也實在太天真。」

溫去病道:「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我就是靠這些人來發財的,現在一下送這麼大批給我,買妳的錢有機會賺些回來了,這麼一百幾十號人,全都是錢呢,那些碎星團的舊成員更是寶貝……我每次看見他們就衝動興奮呢!」

急切地摩拳擦掌,溫去病的模樣不似說笑,龍雲兒都緊張起來,「你別傷害他們,我……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

溫去病哂道:「哦?妳能怎樣?舉報我?」

「溫家哥哥對我有恩,我不會做背叛你的事。」龍雲兒認真道:「但希望你放他們一條生路,他們……曾經對我們有恩,如果沒有他們,今天我們……」

「哼!過去的輝煌,難道可以當現在的免死金牌嗎?這可是動亂之源,至於說放條生路……」

溫去病道:「剛剛死了一百幾十號人,就算太平盛世,人命不值錢,這可也是大案一樁,妳要放過他們,他們怎麼不放過那些無意加入的人?」

龍雲兒為之語塞,真不曉得回話,而這趟遷徙之旅,一走就是三天多,完全都是穿山越嶺而行,龍雲兒有些懷疑,會否已經走出鷹揚郡範圍?自己有生以來,還從不曾這樣長途行走過,才走到第二天,就已經腳生水泡,疼痛難當。

若在昔日,就算不論尊貴身分,光靠著出色的外表,也是身邊人爭相討好的對象,哪有機會這樣吃苦?但這回成了大肥婆,身邊人的態度明顯不同,自己走得氣喘吁吁時,沒人會過來扶一把,搖搖欲倒的時候,旁邊的人相爭躲避,怕被肥婆壓到,與以前根本是兩個世界。

「……這樣就不行了?笑死人,還名門之後咧,走點山路就醜態畢露,如果不靠臉吃飯,妳這鳥樣,拍賣場上頂多十個銅子的價。」

每次快要累倒,溫去病沒有過來幫忙,而是這麼丟一句嘲諷過來,自己又羞又氣,卻也不知打哪生出一股氣力,硬是撐著走下去,從頭到尾,沒有喊過一聲苦、一聲累,讓人看自家的笑話。

當然,自己也不敢指望他會過來幫個一把,這想法太不現實,即使不考慮他與自己之間,兩家族的仇怨糾葛,純以眼前來說,他的身體似乎比自己這弱女子更糟,幾天山路跋涉,自己只是肌肉痠痛,磨出水泡,他卻咳得越來越厲害,臉色越來越白,一副隨時都會嘔血倒下的樣。

還記得,溫家哥哥自幼體弱,住在自己家的那段時間,就常常咳嗽、發燒,很不得父親的欣賞,當初與溫家的聯姻,全是母親的大力促成,要不然,溫家哥哥的樣子……確實不是父親……或者說龍氏一族欣賞的類型。

但說也奇怪,不管怎麼咳,怎麼冒著冷汗,這個男人始終不回頭地走著山路,沒要求過任何人幫忙,那決絕的背影,看在眼裡,自己常常覺得,會否他的身體沒有表面看起來差?又或者,在那孱弱的身軀內,無比頑強的精神力,早已超越**極限了?

越看……越是覺得自己不了解這男人,他似乎與小時候一點也沒變,又好像整個不同了……

三天不間斷的旅行中,首日停步休憩時,就有人來問溫去病、龍雲兒的身分姓名,事先沒有就這問題做過確認的兩人,一下就出了問題。

龍雲兒遲疑道:「……兄妹。」

溫去病皺眉道:「姊夫與小姨子。」

兩種不同的答案,讓負責筆錄的人員皺眉,也讓龍雲兒詫異,有些想不到,這男人是如此界定自己與他的關係,換句話說,這麼多年過去,他對姊姊仍……

「怎麼你們兩個說的都不一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到的答案不一樣,做筆錄的人緊張起來,手都已經按放在刀柄上,戒心大起,龍雲兒結結巴巴,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結果還是溫去病上前,低聲解釋了幾句,那個書記員臉色登和,拱手與溫去病客氣幾句後,毫無疑慮地離去。

龍雲兒好奇心大起,問道:「你怎麼解釋過去的?」

「容易,這世上親戚一堆,表兄妹也是兄妹,這麼說就解釋得通了。」

「那你又說……姊夫與……」

「表兄妹是可以婚嫁的,我娶了妳姊妹,另一個說法也講得過去了。」

「姊、姊妹?」

「當然,不說得誇張點,那傢伙怎麼會一臉佩服的樣子?妳以為一個面面俱到的謊話好講嗎?」

溫去病說著,忽然臉色大變,「哎呀,不好,說錯謊話了,他看妳是肥婆,肯定以為妳姊姊妹妹也是肥婆,我一塊肥肉吃不夠,居然不嫌油膩,又夾一塊,簡直是為民除害,佛心來著!一世英明,毀於一旦了!」

「你……你胡說些什麼啊?」龍雲兒又羞又氣,卻又說不出太粗俗的文句,只是道:「你才是胖子!你全家都是胖子!」

溫去病自然毫不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