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五章 一級敗三級

二十五章 一級敗三級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二十五章一級敗三級

歐陽晚的測試動作,看在山寨里其他頭目眼中,是百分百的不正常,普通測試的範圍,無非是讓新人作些測試動作,注意其氣血流向,還有力量、速度、反應的變化,以確認屬性,不是趁機進行實戰,否則那就不是測試,而是屠殺。

就算真要玩起實戰,那也不是這個打法,歐陽晚是剛踏入中階的三級好手,由她和新人實戰,這擺明是欺負人,特別是當她指爪異變,力量推上第三級時,這已經不只是欺負,是想取命了。

昨天,因為龍雲兒暴沖的意外,山寨里傷了幾個頭目,還有一個被震飛的術師,傷得尤其嚴重,山寨里好多人都一肚子氣,歐陽晚率先發難,本想教訓這個新人一番,但怎麼打都打不下去,動了真火,催發上第三級力量,肢體異變,一爪就攻向龍雲兒左眼。

山寨里的高階不在場,余者見狀想要阻止,又哪裡來得及?眼見這一爪扣向新人,旁觀者驚呼出聲。

龍雲兒聽到聲聲驚叫,訝然睜眼,見到利爪穿腦而來,爪未至,尖端的寒氣已透入顱中,龍雲兒渾身緊繃,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但也在這一瞬,好像有什麼根源於血脈的天性蘇醒了。

溫去病所傳的幾式拳招,龍雲兒只是熟記,根本沒練過,這輩子也沒打出拳過,可剎那間的氣血涌動,那些拳招在腦中融會為一個最純粹的意念,全身力量彙集在左拳之上,本能地轟舉出手。

這一拳,到底有多少威力,在出拳時自己全無意識,也沒有深想,一切純粹是本能,當腦里重新能思考,她這才注意到,一道血線揚撒長空,歐陽晚已經如件垃圾般,被擊飛出去了。

龍雲兒愣在當場,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拳頭,作夢都想不到,簡單一拳居然有如斯大力,而看到這一幕的人,也全都給驚呆。

「我……沒有看錯吧?一個初醒血的新人,一拳敗中階?」

「一級敗了三級的?這種事……我不是做夢吧?」

「初醒血就敗了高自己一階的,這……這得是什麼血脈傳承啊?」

「你們看到沒有?剛才那肥婆的背後,好像有什麼幻影……我看到牛角。」

驚呼聲此起彼落,也驚醒了一度失去意識的歐陽晚,她羞憤難當,還沒等墜地,凌空轉身,重新又撲向敵人,這一回,戰意激發,真正逼出十成戰力,誓殺那個女人。

龍雲兒一見便曉得自己接不下,但也不曉得為什麼,打從那一拳揮出,自己的精神里,好像有什麼變化發生了,自己看著高速飛掠來的敵人,恐懼依舊,但在驚恐中,隱約有一絲興奮開始萌芽,似乎在期待與敵交鋒的那一刻。

「住手!」

一聲暴喝,內中蘊含驚人威煞,傳入所有人耳中,人人頭暈腦脹,初醒血者除了龍雲兒,其餘全部腳軟癱掉,就連中階的歐陽晚都身上乏力,攻到一半的凌厲爪勢,被過來介入的山寨頭目給抓住。

釋放威壓,是進入高階之後才有的能力,韓星魂一上來就放威壓,效果比點穴更有用,制伏了歐陽晚,但原本一早就該倒趴地上的龍雲兒,只是蹲跪下去,手按著額頭,抗拒著暈眩,讓韓星魂非常訝異。

「妳的血脈,果真不尋常。」韓星魂扶起了龍雲兒,「雖然低階的力量,不足以顯示明確血脈,但感覺起來,妳這是上古牛魔的血脈,剛才妳的那一拳,很像牛魔大力拳……以前團里有弟兄得過這傳承,那路數就與妳差不多,走的路子以力降人,體型……呃,那個比較壯碩。」

龍雲兒暗自好笑,自己偽裝的這個外型,還意外起到隱蔽作用?或者,當初溫去病設定偽裝方向時,就把這考慮在裡頭?要是沒有這太過引人注意的外表,說不定就會被發現真相。

「我是牛魔血脈?聽起來,好像是吃力氣的路子,我還以為……」龍雲兒尷尬道:「女孩子的路數,應該是都比較輕快敏捷的,像那位歐陽姑娘一樣……」

龍雲兒希望能多了解一些,自己雖然不可能是什麼牛魔血脈,可那一拳的力量不假,自己也確實是力量型的,必須做點了解。

「血脈天成,並不因男女而改變,一力降十會,通常是男性的路子,但也不是沒有女性繼承到力量型血脈,只不過,如果沒有下功夫去苦練,力量型女性的路很難走遠。」

韓星魂道:「獸魔類血脈,將來怎麼說也是個高階,妳的未來我非常看好,希望妳日後……」

話說著,一隊人馬在這時候進了山寨,都是山寨中的兵丁,扛著醬米油鹽、蔬菜、肉類,還有諸般生活用品。看到他們回來,山寨里的其他人歡聲雷動,迎接了上去,包括韓星魂,而龍雲兒聽說自家表哥受內傷,也無心看什麼別的,急急忙忙趕了回去。

「……一拳打飛了中階?妳真行,惹事的本領一流,知不知道人家如果認真爆發力量,完全可以瞬殺妳的?」

聽完龍雲兒的描述,已經回到屋裡的溫去病不住搖頭,暗嘆自己果然不是策士的料,所規劃的事情,實行起來總是意外橫生。

「我曉得,她最後一次要攻擊過來時,我就感覺到了,如果她攻來,我一定會被殺……」

龍雲兒仰頭思索,似乎在回味那一刻,「可是,那時候,我很興奮,不知道為什麼就興奮起來,好像……真的拚過那一記,就會發生什麼。」

「……除了妳橫死當場,我沒看出什麼會發生的。」

溫去病照例沒有好話,但心中的震撼卻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