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七章 鑒心大道

二十七章 鑒心大道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二十七章鑒心大道

溫去病審視陣形,心裡盤算,如果只有鑒心陣作守護,估計這個秘藏的等級不會太高,東西也不會太值得期待,比起自己當初打開的那個差得遠了。

當初,在另一處碎星秘藏中,自己得到了大批高階、地階的素材,也讓意外入手的夢幻火鼎,得以啟動,開創了溫家的另一條財路,意義很大,但那次開啟秘藏,所闖的殺陣,可差點搞得自己九死一生……

站在山壁之下,仰首張望,溫去病判斷五色彩霧的變化與籠罩範圍,瞄著山壁上的裂痕,忽然發現,部分裂痕極不自然,尤其是那些闖陣者垂落繩索,釘在山壁上固定的節點,怎麼看都不正常,貫連起來,好像可以構成什麼。

幾眼掃過,溫去病不由分說,抄起一根空的繩索,就往腰間繫上,準備上去看看,旁邊龍雲兒吃了一驚,沒想到他如此說干就干,連忙也找一條繩索把自己繫上,要跟著一起攀岩上去。

溫去病一手拍在龍雲兒肩上,阻止她的動作,同時開啟心語功能,一臉奇怪表情,妳也上?妳有身手可言嗎?

好歹我也血脈覺醒,手腳有力。龍雲兒仰望著高高的山壁,確實有幾分懼意,卻仍道:你連手上力氣也沒有,要是有個什麼閃失……我一起上去,可以跟著接住你、保護你啊。

保護我?省了,我不會把命交給不可靠的人守護。溫去病哂道:妳還是貫徹心思,從我的魔爪底下守護這些英雄義士吧!

不著痕迹地又放嘲諷,龍雲兒已經很習慣了,連還嘴的**都沒有,雖然覺得這個男人總愛開嘲諷,但也不能不承認,他有權提出這質疑,他對自己有恩,一路幫著自己過來,自己卻未能承諾站在那這邊,還與他有立場衝突……

我只是……不想看到任何人受傷害,希望他們能好好的,但也希望溫家哥哥你能平平安安的。

……抱歉,我好像記得我姓賈,姑娘妳別爽了就亂叫人啊。

溫去病解除心語通話,開始攀岩,他手上無力,卻也不要任何人幫忙,就這麼拉繩攀岩,一步步拔高,接近彩霧範圍。

「唷,果然,這是鑒心大道。」

溫去病多看了彩霧一陣,道:「要破陣,得要把陣團正式打開,這樣亂撞亂碰可不行。」

已跟著攀到旁邊的韓星魂,點頭道:「賈兄眼力不錯,確實如此,但這陣團也不是隨隨便便能開的,起碼也要中階,才能引動法陣進一步變化,讓其開展,否則……」

溫去病瞥了韓星魂一眼,整個卧虎寨也沒幾個中階,每一次派人開陣,都要付出若干代價,雖然不死,恐怕也大損元氣,他們自然不能安排好手反覆來試,可這麼一來,外頭這些不斷「消耗」法陣能量的雜魚,就真是干辛酸的了。

「好吧,讓專家來,韓當家的你們後退。」溫去病興緻勃勃地拉起袖子,準備要開工。

韓星魂本來預期著,溫去病若有真材實料,能分析鑒心陣,即使沒有高手協助,他也能開陣,否則不過是九流腳色,但看溫去病沒有要求協助,直接準備動手,他反倒猶疑起來,想起上回溫去病分析九陰殘篇,居然敢直接修練,膽大又不顧後果,那回偷練只是影響他自身,這回解陣……可是一堆人在附近。

「賈兄,你打算怎麼干?」

「嗯?就是正統作法,先找陣腳,將之翹動,再尋陣眼,然後分析破綻來解陣。」

「可……我看普通術師研究法陣,不都要帶著一堆法器、羅盤之類的,定位分析嗎?你……什麼道具也不用?」韓星魂還打了個趣,「雖然現在流行廢柴轉身變天才,但你也沒這麼妖孽吧?」

「這點小事需要什麼天才啊?不就是貫徹山寨風格,土法鍊鋼嗎?」溫去病笑道:「本來是該用法器、道具,可我這不是沒有嗎?就算有,我這身體也用不起來啊,橫豎你也沒有更好的人了,我就這麼一處一處試,一點一點摸索,和這些消耗法陣能量的弟兄一樣,總會試出來的。」

「有危險性嗎?」

「還好吧,這陣不死人的,最多就是忽然威能暴漲,面積擴大十倍,威能也大個十幾倍而已。」

溫去病說完,人人臉如土色,如果這個鑒心陣忽然爆發性啟動,將這邊所有人一口吞沒下去,迷神亂志,困個幾天幾夜,那可是一場災難,就算迷陣不會置人於死,但失神之後,從這山崖上摔下去,就是高階也要死。

「賈兄,你這麼干,那這裡的人……不是好危險?」

「哎呀!我一時興奮,完全忘記這點了,不過,土法鍊鋼,結果與過程都不是重點,重在冒險精神嘛……」

「算了算了,定遠,你上吧!」

被韓星魂指派的山寨頭目陳定遠,是名矮個子的中年人,已練上四級,聽見這鳥任務落在頭上,也不廢話,解開纏腰繩索,運起力量,縱身就往五色彩霧躍去。

感受到中階武者到來,五色彩霧大放強光,滾滾霧嵐,變形分開,凝聚成一條數十階長的雲霧天梯,迎接著闖陣者的踏足。

天梯盡頭,又是另一團模糊的光霧,看不出來裡頭有什麼玄妙,但在光霧之上,浮現了「鑒心」兩個大字。

陳定遠踏足天梯之上,勁貫全身,血脈之力蘇醒,雙手雙腳都被獸毛覆蓋,指爪成鉤,連臉都隱約有些狼相,赫然是狼系血脈的獸變。

從落足天梯的那一瞬,陳定遠的目光就失去了焦距,全身氣勁爆沖,如臨大敵,穩穩地順著天梯踏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