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三十章 短暫安寧

三十章 短暫安寧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三十章短暫安寧

嘗試修練,遭遇挫折後,溫去病沒有花時間繼續嘗試,時間正是目前最缺的東西,他匆匆收拾善後,離開並且打開了秘窟,把在外等候的人們都喊進來。

溫去病的發現,像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震動了整個卧虎寨,他從天梯上消失十幾分鐘後,就重新現身在眾人眼前,還將鑒心迷陣解除,一道若有似無的門戶,出現在所有人眼前,帶來驚喜。

龍雲兒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益發覺得糊塗了,鑒心大道的厲害,自己親眼目睹的,先折了一個陳定遠,後頭連韓星魂都失陷在裡面,出來的時候,已精疲力盡,要不是溫去病剛好解陣,他出來恐怕要重傷。

韓星魂已入高階,絕對算得上高手,連他都慘敗於大道上,溫去病什麼武功也沒有,又憑什麼一路走到最終點,還開啟秘藏?連這也做得到,還有甚麼事是他不行的?

溫去病打開了門扉後,韓星魂等人立即搶入,去確認與探索那個其實不大的秘窟,並且研究石壁上刻的易脈法。

臉色蒼白的韓星魂,向溫去病致歉,表示之前看溫去病心神迷亂,擔心他出事,這才出手阻止他闖陣,目的是救他出來,不小心出手過重,絕非故意,要請求諒解。

溫去病絲毫不以為意,與之熱情擁抱,也為之解說裡頭的情況,說明自己誤打誤撞,只是解開了第一道門鎖,可後頭的第二道關卡,和其後可能存在的更多屏障,就不是自己的能力所可解決了。

「我明白,賈兄已經幫了大忙,我們為了找尋這處秘藏,建寨於卧虎山,尋覓多時,好不容易才誤打誤撞確認了位置,還不得其門而入,賈兄幫我們開了這道門,已經是幫了大忙。」

韓星魂道:「尚帥昨晚聯絡過我們,最遲七日內,他就會帶著擅長解陣的高人趕來,屆時,後頭的屏障就有法可解了。」

「哈哈,甚好,甚好。」

「不過,賈兄的傷……」

「咦?什麼傷,我沒受傷啊。」

溫去病明知故問,卻讓韓星魂摸不著頭腦,他踹著人的那一腳,力道不輕,本來以為溫去病不死也重傷,可他居然像沒事人一樣又出現,胸口也看不出半點傷,這委實詭異,總不成……是自己搞錯了力道?

卧虎寨眾人急急進入秘窟,溫去病反倒退了出來,一副沒事人樣,更對秘窟似乎沒有半點興趣,不過,心裡確實在盤算,必須在七天內有所行動,搶先這裡的人一步。

摸著下巴,溫去病的盤算忽然被打斷。

「你又在打壞主意了,這回……該不會是想把誰給一鍋端了吧?」

溫去病略一回神,看到了龍雲兒,她搖頭道:「哥哥的本事真厲害,我幾乎要以為你沒什麼事是做不到的……」

「這種謬讚我不需要。」溫去病哂道:「妳還不如逢人就說,我沒有什麼事情是干不出來的,這話我愛聽,尤其愛從別人口中聽到。」

「哥哥真是怪人,處處都出人意表,不過……」龍雲兒眼中閃過一絲畏懼,「我從沒想過,原來你喜歡男人……平常你該有多壓抑自己啊?你有這性向,難怪當年被我們家給……」

話沒說完,就看見溫去病一語不發地握緊了拳頭,黑著臉道:「我要強調,這是誤會,是妳該立刻忘掉的黑歷史,還有,這與妳家的事,沒有因果關係!」

說到後頭,都有幾分咬牙切齒,龍雲兒看他這臉色,也不敢再說下去,只是抿著嘴微笑。

「他們在洞里會發現什麼?」

「不曉得,聽天由命吧,一篇缺了字的功法,就算是神功,能練出什麼東西來,全憑個人機運了。」

溫去病說得輕巧,如果自己不曾進去,那他們得到什麼真是聽天由命,可自己先一步進入,出來之前,早把那幅人體經脈圖抹去,剩下那篇缺字的易脈訣,這下想要練出名堂來,真要超級好運了。

將整個盤算又想了想,溫去病一派從容,在後頭的幾天,卧虎寨的眾人為了秘藏而瘋狂,但除了興奮,卻又沒什麼實質收穫,畢竟一篇殘缺不齊的功法,看得到,吃不下,沒幾個人夠膽真的去練。

將秘藏之門開給卧虎寨的大功臣溫去病,這幾天相當清閑,什麼事也不幹,就是在山前山後到處散步,每次被人問起破陣秘訣,他都非常嚴肅地回答:「只要道心堅定,一心如鐵,不管什麼阻礙,最終都只是浮雲。」

那些有心請教的人,聽了這回答,一個個張大了口,無言以對,只能腹謗遇到一個瘋子,問也多餘。

不過,看著龍雲兒的狀況,溫去病也感到錯愕,這幾天裡頭,這個姑娘幾乎沒有閑過,白天在寨里忙進忙出,到處找需要幫忙的地方,急切地想要幫上忙,融入群體,要不是因為這寨里沒有老人小孩,也沒有馬路,估計每天都要扶老攜幼過個十七八次馬路。

除此之外,她也向一干卧虎寨的頭目,直接或間接提過,碎星團當初是弔民伐罪的義軍,拯救過許多人,如今就算受到迫害,但人可亡,理念不可廢,如果連理念都放棄了,碎星團就是真的毀滅了,而身為碎星團的繼承者,大家應該繼續讓這個世局更好,不能以怨憤、報復為出發點,這只會讓敵人越來越多。

這些話,有興趣聽的人不多,聽得進去的人更少,大多數的人,直接把手一擺,制止她的話,表示她根本不能體會碎星者的心情,不能體會那種慘被迫害,至今仍無處容身的感受,更沒資格來說些什麼。

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