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三十一章 不拿一針一線

三十一章 不拿一針一線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三十一章不拿一針一線

「韓當家他們對我說,我的血脈特性是力量,最適合學一些簡明易練,發揮力量優勢的招法……」龍雲兒抹了一把額上汗珠,「雖然不是上乘武學,卻是適合我的技巧,爹也說過,修練適合本身特性的武技,比盲目修練上乘功法更為重要,不是嗎?」

「教條記了不少,可惜完全沒聽明白。」溫去病道:「一力降十會,這道理是不錯的,但牛力再大,不能勝虎,他們只教妳去當大力牛的訣竅,往妳鼻上套環,卻不教妳控勁、御力,由牛成虎,妳覺得是為什麼?而且,這山寨里還有一個大破綻……」

「什、什麼破綻?」

「這裡頭,沒留機會給妳扶老人小孩過馬路……」

溫去病所提出的問題,龍雲兒著實摸不著頭腦,這裡是山寨,都是小道,沒有可行馬車的大路,同時,山寨裡頭基本都是青壯,連女人都極少,老人與小孩是稀有動物,自己想找一兩個出來扶,都難以找到,要不然,自己也很樂意多替他們做些事。

這話應該是有什麼寓意的,可是自己想不出來,看他一副自負的模樣,解釋肯定是不屑的,除非自己想通,否則他提點之後,就不會再多言,而且,他眼珠滴溜溜在轉,好像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四天了,這幾日我看過這邊的物資儲存,差不多要補了。」溫去病摸摸下巴,道:「準備一下,明天有活動。」

「活動?」

龍雲兒一下心跳變急,想起日前溫去病說過的話,卧虎寨的物資,來自劫掠山下的村鎮,如果這推論不錯,那麼所謂的補充物資,就是再一次的劫掠行動,對於此事真偽,自己……有必要親自目睹。

想到這一點,龍雲兒確實緊張,心緒才亂,溫去病不知從哪撿來的樹枝,一下抽在她手上,**辣的一陣疼。

「好痛!」

一下劇痛,龍雲兒疼得跳起,眼淚狂飆,手背上多了一道紅痕,不知所措地看著溫去病。

「……挨了打,眼裡一點怒意也沒有,沒出息!」

「我……」

「妳練拳是想健身還是和人開戰?如果要戰,被人打一下就疼得掉淚,這是怎麼回事?妳上回打趴鷹爪妹時候,挨了那麼多下,也沒看妳哭出來,那時候的精神呢?」

龍雲兒被問得一怔,自己也開始納悶,上回遭逢生死大險,整個人處於一種異常的精神狀態,在性命威脅下,連疼痛都變得輕了,現在卻是全無提防,忽然挨一下,痛到飆淚。

「別以為血脈覺醒,速度變快、氣力變大,就可以變高手了,如果沒有正確與持續的鍛煉,妳不過就是個起點高些的普通人。」

溫去病正色道:「要打人,先學挨打,不管妳是力量型、速度型,還是技巧型,一受傷就痛得動作中斷,就只有送死的份,還有,招式簡明,不代表可以胡亂揮拳,妳要戰鬥,就要正確使用每一分力量。」

口中說,溫去病手裡的樹枝,不輕不重地抽在龍雲兒身上,有時是敲,有時是抬舉,矯正她出拳、移步的姿勢。

龍雲兒受到斥責,第一反應是想質疑,他又不能練武,說這些哪有說服力?

話到嘴邊,想起上次見他解衣時,身上錯綜複雜的那些傷痕,他或許不練武,卻不是不戰鬥的……

想到這點,龍雲兒沒有說話,斜眼看著溫去病的點授,覺得他指導自己姿勢與運勁時的態度,與家裡重金聘請回的幾位名師,一模一樣,法度謹嚴,有理有據,登時更增信服。

「……等妳有相當根柢後,招數就由妳自己變化,重在靈活,但現在夯實基礎的階段,每一步都不可以錯,這個揮拳,給我重複一千次,下半身要牢牢釘在地上,記著,力從地起,變勁在腰,妳拳上的力量……」

溫去病壓低了聲音,一面讓龍雲兒揮拳,一面教導她勁力之變,如何讓打出的力量集中,讓力重千斤的一拳,凝為箭矢,不只是打在目標上,更要釘在、釘穿目標物,把力量數以倍計地發揮。

一整個下午,龍雲兒就在平生的首次苦練中度過,與之前照著旁人教授的招數空練,效果大大增加,雖然每一拳只是空擊,但確實感覺得到,威力大幅提升上去,特別是最後,在教導完如何控勁後,他還傳了一段口訣。

「……妳連控勁、馭力都還沒有做到,現在就教妳這個,是操之過急了,不過事急從權,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想要開打,而是被逼得不能不打,不打就沒命,那種時候,就用得上這個了……」

溫去病把整段口訣細細講解了一遍,知道龍雲兒對功法名詞是大外行,他連講帶比,幫龍雲兒著實上了一課。

龍雲兒越聽越是佩服,忍不住道:「溫家哥哥,你又不能修練,蒐集秘笈也還罷了,把這些功訣背得那麼清楚,連細微含意你都知道,你……好不容易。」

就像放在嘴邊的美食,卻吃不下去般痛苦,牢記了滿肚子的武學經典,卻困於殘破之身,無法修練,那是何等苦悶的事?但他就是這麼去背去記了,做著全然無用之功,這是怎樣的心情啊……

「不要廢話!我只是考慮到情勢險峻,或許有意外之變,先在妳這裡做點準備,到時候開打、開溜,起碼不要成為拖累……不過妳要是用來打我,那就麻煩了。」

溫去病皺眉說話,龍雲兒聞言,剛想要解釋,他已經不耐煩地揮揮手,道:「算了,打誰都行,只要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別轟這一拳,這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