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四十章 英靈殿

四十章 英靈殿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四十章英靈殿

強光閃動,龍雲兒和溫去病從傳送中現身出來,腳踏實地,龍雲兒鬆了一口氣,卻覺得,好像哪裡有些不妥,腳下有些震動,很輕微,幾不可覺,自己無從判斷,這會否錯覺?

「……應該已是不同的空間,爆炸的震波居然傳到這來?」

溫去病玩味道:「照這規模來推算,應該是連最外層的爆裂法陣也炸了,雖然沒有人魂獻祭,發揮應有的威能,不過也夠他們受的了,還是自作自受,過癮啊……」

之前早已看出,韓星魂等人在山壁上刻印設陣,預備拿人命獻祭,發動法陣強行炸毀鑒心大道,開啟秘窟,只是有諸多顧忌,沒付諸實現,剛剛自己發動傳送陣時,就猜想到金牌來自敵人,可能被作手腳的可能,於是,也留下了禮物。

傳送陣是第二層秘窟的樞紐,透過傳送陣下令,能夠引爆第二層秘窟,本來殺傷力也僅限於此,偏偏這群蠢人自以為是,在第一層秘窟外加了一個大大的爆裂陣,被來自內部的炸裂給引爆,兩重爆炸疊在一起,驚天之威,就是隔了一層空間,都能隱約感到。

「外面爆炸了?」龍雲兒詫異道:「怎麼會炸的?爆炸威力有多大?」

「……工安意外,常有的事,炸了就炸了,黃雀這種東西,妳以為是想當就可以當的嗎?」

溫去病道:「炸開來的威力,大概……爆掉外頭半座山沒問題,再考慮到走山什麼的,如果有人這時候在山下觀光,那可真是夠嗆了。」

「……那……山寨裡頭的那些人……」

「都說了是工安意外,工事不是我修的,法陣不是我引爆的,怪我喔?」

溫去病說著,周圍的環境忽然大亮,龍雲兒這才意識到,傳送陣所傳來的第三層空間,並不是第二層那樣的黑暗空間,相反的,這裡處處光亮,正前方更有三層的大晶璧。

壁體由通澈的水晶構成,看來彷彿一大片湛藍海水,每一階的晶璧上,都矗立著一個祭壇似的物體,上頭似乎放著某些東西,數量還不少,但整個晶璧都在閃閃發光,看不清楚。

「那上面……是什麼?」

龍雲兒眯著眼,雖然看不真切,卻能感覺到,一股股能量波動從三座祭壇上傳來,讓自己生出震顫,那肯定不是凡物。

「……好傢夥,第三層居然是這個……」溫去病摸摸下巴,道:「英靈殿,好懷念……呃,不,應該說真沒想到能親眼目睹,哈哈哈,這些寶物終於落我手裡啦!」

「英靈殿?」

龍雲兒吃了一驚,她沒注意到溫去病震撼之餘的口誤,只是驚訝於聽到的那個名詞。

以前有人說過,碎星團在大戰方酣時,耗費無數資源架起封神台,還創出了一個名為「英靈殿」的特殊空間,美其名是安魂撫靈,其實卻是回收物品的後著,凡是碎星者身上裝配的兵器、異寶,都被打上印記,持有者一死,立刻回歸英靈殿中,永受祭祀。

帝國對於碎星者的追殺,繳獲物品的數量據說不如預期,很多人就推測東西可能落到這神秘空間里,為此追尋多年,但這個秘密之地,卻在今日被兩人闖進來。

懷著異樣的心情,龍雲兒沒扶著溫去病,自己就沖了出去,憑著新得的力氣與俐落身手,毫不費力地便躍上了兩米高的晶階,看見第一階的靛藍色祭壇上,有著許多的空格,大小型態似乎是存放書冊與捲軸,不知為何都放了空,只有少數幾格填裝有物。

在那僅有的幾格物件里,其中有一格,插著一本書冊,模樣非常奇特,赫然是用一片片奇薄如紙的碧玉,裝訂成冊,就插在那裡,散著淡淡的銀色光輝,猶如月映。

這顯然是一件異寶,龍雲兒卻沒有分毫興趣,回頭看了一眼溫去病,他沒有諄跟上來,只是抬頭仰望上方,也不是在看晶璧,不知在看什麼。

龍雲兒感到好奇,但心裡還有更急著確認的東西,她不管什麼秘笈,只是朝著上一階爬去。

第二階晶璧,海藍色的壁體,猶如明鏡,龍雲兒看著壁中的自己,還不只一個,不平整的壁體,凹凸曲折,映射出多重身影,數十道身影,有些像在做著不同的動作,形影一下模糊,一下清晰,惑人心魄。

龍雲兒看著影像,有少許的失神,但心裡的堅持,讓她很快清醒過來,搖頭甩開這些惑心陷阱,跑向第二階晶壁上的祭壇。

第二階的祭壇,足足有九個之多,或高或低,大多都是空槽,但仍有少部分插著兵器,或是發著奇光,或是散出不凡的威煞,每一件都是不凡之兵,當龍雲兒從旁邊跑過,這些兵器一件件發出異彩、低響,似是不甘寂寞,召喚她過來拔取。

龍雲兒不清楚這些兵器的價值,卻也曉得這是很大的機緣,只是自己真的無心於此,與其說對兵器有興趣,不如說,想找到某件兵器……

最終,在九個祭壇最中間的那一個,龍雲兒的目光被釘在那邊,心也筆直沉了下去。

祭壇嘴邊的一角,放著兩個已破損的銅鐘,大小近似頭顱,造型古拙無華,上頭銘刻古文「江山」、「萬古」,四個古字盤旋若龍蛇,雖然殘破,卻仍充滿氣勢,彷彿分分鐘都會離鍾飛出。

很有氣勢的古鐘,卻不知受過什麼破壞,破損得不成樣,鐘體的金屬黯淡無光,甚至發著黑紅之色,像是被什麼東西給詛咒了,靈氣盡失,只余殘損的軀殼,悼念往日曾有的榮光。

鐘上,染著血痕,不只一道,黯淡的金屬似曾飽吸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