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六十三章 可笑的過時聖母

六十三章 可笑的過時聖母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過往每次出門,都有護衛人員陪同,五六個人是起碼規模,而扣除那少得可憐的外出次數,大部分的時候,龍雲兒都是待在自己家裡,甚至不出閨房,被地痞流氓調戲之類的事,對她而言,只存在於話本故事裡頭。

曾經,她覺得,如果真發生了這樣的事,自己應該會非常驚慌,滿面通紅,甚至嚇出眼淚,手腳無力,依靠旁人的解救,也說不定……會出現某個英雄俠士,及時解救自己,那個英雄……會有著偉岸的身形,高大無雙,卻笑得如陽光般溫柔……

這些都是女兒家的想像,說不出口的少女情懷,但當事情真的發生,龍雲兒想不到,自己沒怕也沒哭,只是確認了身上的武器,打算回頭痛揍那些調戲者一頓……

兔子被逼急了,也是會咬人的,這大半個月來的遭遇,逼得自己不能不變,昨日種種昨日死,今天開始,自己要不一樣了……

不過,雖然下定決心,但實際狀況卻有些問題,當龍雲兒迴轉過身,後頭確實有幾個地痞流氓樣的人物,他們的實力……連血脈覺醒都沒有,自己可以輕易對付,只是……

他們對於自己的反應,一臉錯愕,因為他們那句話喊的人,壓根不是自己,自己一整個表錯情了。

但好像……也不能那麼簡單當沒看到。

他們調戲的那個女孩,生著一頭很好看的燦爛金髮,肌膚柔膩白晰,五官精美細緻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乍看之下,漂亮得不像人類,像是精雕細琢的娃娃,或是名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龍雲兒自己也是被排入帝國十美的絕色,可看到這女孩,一瞬間仍是有失神的驚嘆,腦里只想到那種存在於神話中的仙靈,這是一個絕美的女孩……正確一點的說法,是小女孩……大概**歲的模樣。

天真無瑕的童稚模樣,絕美的容顏,給予人強烈的非現實感,要說有什麼不協調之處,把仙子拉下神壇,那就是她身上濃烈的酒氣,像剛從酒缸里爬出來。

「唔……」

小女孩的腳步,搖搖晃晃,雙頰酡紅,醉態可掬,龍雲兒本以為她不小心被酒淋過,但這樣看來,她是真的喝了很多酒,意識不清了。

「你們……」龍雲兒怒瞪向一群地痞,「居然灌這麼小的女孩子酒,到底是何居心?」

「關你什麼事?識相的……咦?美女,你好像也長得不錯,不如就由你……」

地痞們摩拳擦掌,預備有所行動,龍雲兒見了他們的嘴臉,真心動怒,起手一爪,扣在旁邊的石牆上。

爪,一向都是滄溟龍家的著名武技,甚至可說是血脈天性,龍氏子孫修練爪功,事半功倍,而在九陰玉簡當中,也有一門神爪,兩相結合,上手特別快,配合已踏入中階的力量,爪扣牆上,龍氣催發,隨意一扯,就是一大塊石磚碎落。

「是、是血脈覺醒的武者……」

「哪……哪一階?高階、地階?不會是天階吧?」

「對不起,我們有眼不識高人!」

一眾地痞胡亂喊了幾聲後,屁滾尿流地逃跑了,龍雲兒看他們的狼狽樣,非常好笑,也稍微體會了一把「高手」的感覺。

趕跑了流氓,龍雲兒看著那惹人憐愛的小女孩,想著該送她回家,與家人團聚,一個這年紀的女童,醉醺醺的在街上太不安全,但自己不熟道路,怎麼帶人走?總不成,就這麼帶回溫府?

這麼想著,龍雲兒蹲下身來,柔聲問道:「孩子,你叫什麼名字?你父母呢?」

「……香……香雪……」

嬌嬌嫩嫩的嗓音,出奇地好聽,明明只是在說話,聽來竟如歌唱般悅耳,只可惜,一開口,那濃烈的酒臭,就薰得龍雲兒腦袋暈暈,美好感覺瞬間破滅。

「……爹娘……沒有……全家早都死光啦……」

「啊?怎麼會?」

龍雲兒被這話震得不輕,愣了一下,看著香雪的眼睛,突然腦里一陣朦朧,跟著,就整個失去意識。

而在溫府之內,正在修習「神手大劈棺」的溫去病,剛接到老管家的緊急通知,表情像是吞了一團駱駝屎。

「……帶著人上街,不知怎麼的就走沒了?這是祖父牽孫女去幼兒園嗎?如果不是,為什麼一點正常的小事,都會出意外岔子?」

深得自己信賴的老管家,居然鬧出這樣的問題來,溫去病覺得很搞笑,但力夏達港可不是一個適合亂竄的地方,這邊奴隸商人眾多,隨便亂跑,給人抓去賣掉,這種事天天發生,更糟糕的是,這裡各種勢力犬牙交錯,九外道在這邊都有分支,一不小心捲入什麼糾紛,骨頭渣子都沒了。

「結果還得我出去擺平……」

溫去病帶了幾件裝備、道具,從秘密練功房裡出來,才要出門,就被告知有客到訪。

「什麼客人?不見不見,就說我今天發燒,又病倒了,明天退燒了再見人,反正整個帝國都知道我身體不好。」

充分發揮本身優勢,溫去病打發著底下僕從,卻被告知這回打發不易。

「家主,來的那位是你朋友,由璽鴻先生陪著一起來的,說是要商量北方狼郡的戰事……」

「呃!來得……太快了!」

該來的事終歸是來了,溫去病無言,一時間出不了門,而在碼頭附近的一間酒館裡,龍雲兒非常摸不著頭腦地在想,自己為何會坐在這裡?

剛剛明明是在巷子里,自己嚇跑了一群地痞,和香雪說話,旁邊還有不少行人,眼睜睜都看著,怎麼一轉眼,自己就坐在這酒樓里,對面是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