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六十五章 出來混必要講信用

六十五章 出來混必要講信用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女孩的輕笑聲,音質悅耳,但卻充滿著對人性、對生命的蔑視與惡意,即使旁觀者,也為之心寒,更別說那些與之正面相對,被定位為敵的人。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恐懼到極點的嚎叫,發自中年富商之口,他也算見過世面,如果那名武衛是被毒死,還不至於讓他嚇成這樣,但武衛毒發後,竟是受到操控,一刀砍飛自身腦袋,那顆人頭落地時,還滿眼的錯愕、驚恐、不能置信,那複雜的眼神,便把他給嚇到屁滾尿流。

「喂,別叫啊,堂堂男子漢,你這時候的表現,應該是硬挺著看我,然後說,給我一個痛快吧!」

有如鬼魅,香雪出現在栽倒地上的富商身邊,笑道:「養狗是要付出的,你的狗被我宰光啦,作為飼主,你不替他們報仇嗎?」

「報……報……報報報報……我不敢……我沒有要……饒、饒命……」

「沒有要……饒命?就是不要我饒命對吧?有種!這是我今天聽到最有男人味的話!我愛死你了。」

香雪笑容滿溢,「那就果斷地去死吧!」

「不、不是……」

中年富商慌恐跪下,對著女孩用力磕頭,腦袋都碰出血來,「請饒了我,我、我知錯了,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還有十幾口,最小的孩子剛出生,如果我死了……」

「交給我吧!我會負起責任的。」

「呃……」

聽見了非常認真、義無反顧的承諾,富商錯愕,這聽來像是好友、義士的承諾託孤,雖然自己壓根就沒想要死……

困惑地抬起眼,金髮小妖女的眼神,無比堅定,全無戲謔之意,「報上你家地址,成員有誰,老老小小,我包你家今日滅門,你就不用有什麼牽掛了。」

「你、你若殺我,我背後的……」

「噓!」

香雪一掌捂住富商的嘴,另一手比了「禁聲」的手勢,「別說,我不在乎你後頭有什麼人!」

「那個……」

在後頭抱著吐血小狗的龍雲兒,看對方談笑殺人,全無憐憫,想要勸阻,但才剛出口,就看中年富商由被小手按住的嘴巴開始,全身血肉蝕爛,一塊一塊、一滴一滴掉落,不到幾秒,就只剩下一架白骨,兩顆眼珠從眶中滾脫,掉在地上,無言瞪視蒼天。

一場殺戮看似結束,但站起來的香雪,直直走向酒樓,門口這時早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們,見這金髮小妖女要通過,誰也不敢靠近,連忙讓得遠遠,龍雲兒不知她有何打算,連忙抱著小狗就跟著追去。

腳甫踏進酒樓,就聽見裡頭又傳來瘋狂的慘叫,還有女孩甜甜的笑語。

「剛剛你說誰沒家教?是我吧?你該不會以為……我有可能把你漏了吧?」

森冷的話,龍雲兒想起了之前那名店小二,才剛穿過擋在門口的人群,就看見香雪大步走出來,沒有要喝酒的打算,而她身後又是一堆骨頭渣子。

「你……」

「狗狗給我。」

香雪從龍雲兒手中接過小狗,抱在懷裡,附近的人已明白這是女煞神一個,連滾帶爬地躲避,香雪也沒多理,逕自抱了狗就往外走去。

抱狗時,龍雲兒被她碰沾了一下,周身一寒,好像自己也隨時會化為膿血,卻引來香雪一下側目。

「緊張什麼?要死早死了,還用等現在?」

這個解釋……龍雲兒不知該如何解讀,聽起來,好像不是該高興的意思。

走出酒樓,最早要低消的那名店小二,倒在地上,手抓喉嚨,早已氣絕,過度脹大的氣管,堵著氣管,直接將他悶噎至死。

龍雲兒還記得,香雪說過毒不致死,要等著他回話,怎麼會弄到又是一條人命?

「看什麼?我讓他別隨便答,誰讓他答那麼慢的?自己遲到,現在死了,怪我喔?」

香雪斜睨著龍雲兒,眼神算不上友好,龍雲兒往前踏近兩步,想說趁著對方的一點善意,規勸幾句,腳才離開大門階梯,就聽見後方「轟」的一聲,店裡燃起許多火頭。

一堆全身紫焰噴吐的人們,在劇痛中哀嚎、掙扎,還有店內的老鼠、蟑螂,都被紫焰吞染,痛得到處亂跑,幾秒時間,就化為骨肉焦渣,沾著地面,燃起熊熊大火。

前後只是數秒時間,整棟酒樓就被烈焰吞噬,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更迅速往旁邊延伸開去,無數人的驚恐尖叫、大喊、奔逃,瞬間交錯響起,龍雲兒整個呆愣住,覺得這一切都不像真的。

「發什麼呆?你又沒中毒,狗狗的身上有抗體,你抱著它那麼久,這些毒入不了你身,賺到了。」

香雪的話,龍雲兒一驚,這才明白自己之所以無恙,不是她留了手,是自己無心善舉得了好報,但……一個小女孩,為什麼這麼辣手?為什麼這麼……踐踏人命?

「你挺煩的,束縛搞那麼多,不累嗎?哪有這麼多為什麼?就我想干,然後我有能力干,不就這麼簡單?」

上下打量龍雲兒兩眼,香雪道:「你身上為什麼有屍蠱和屍龍的氣息?他怎會放你出來到處跑?」

一句話,戳破龍雲兒最大的兩個秘密,一驚非同小可,不知到底碰上了什麼人物?

香雪沒等回答,逕自走到那兩顆猶自沾血的眼珠旁,背對龍雲兒,不知道做了什麼,一顆眼珠竟然衝天飛起,破空而去,另一顆則在地上慢慢滾動,看情形,是在追著破空飛去的另一顆眼。

詭異的情況,龍雲兒脫口問道:「這……什麼情形?」

「他沒教你嗎?簡單的血脈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