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六十六章 掉漆的傳奇鍊金術師

六十六章 掉漆的傳奇鍊金術師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殺人兼放火,事情搞得夠大,一行人回到溫府時,老管家早已在密道口相迎,聽聞了傷害情況,他像是鬆了一口氣,喃喃道:「還好……這樣就控制住,真是撞了大運……」

這個反應,龍雲兒真心無言以對,過百人的傷亡,還一副中了大獎的慶幸,上回她的失控,到底搞出了怎樣的彌天大禍啊?而且,這樣的失控,之前只有一回嗎?

從老管家口中,龍雲兒得知,香雪在溫府的職責,就是那個一年到頭不見蹤影的護衛長,從溫家站穩腳跟後,她就整天神龍見首不見尾,執行不為人知的機密任務,不定期傳消息回來,偶爾倦了,才回到溫家當醉貓。

「……這丫頭啊,整天醉,最初我看不得她這樣,誰知道她不醉反而要出大事。」

溫在乎搖搖頭,道:「她平常不難相處,就是犯病的時候……家主說了,她這病是種絕症,能壓制,不能根治,一旦發病,世上唯一能壓制的……就只有雅潔清蓮。」

「那種……黑黑的、冒泡的液體?」

眾人回來時,溫府內早準備好了一口大缸,裡頭盛滿了雅潔清蓮,黑黑的不見底,不住往上冒泡,溫去病二話不說,直接把香雪倒入缸中,沒頂於黑液里。

龍雲兒好奇心起,沾了一滴黑液,冰冰涼涼,沒有腐蝕感,也沒有葯氣,放入口中,甜甜的非常好味道,卻也非酒、非茶,自己這輩子從沒嘗過這種飲品。

「這是家主從那些碎星者手中得到的配方,具體效果……不太清楚。」

溫在乎搖頭道:「溫家有一支不見天日,由那丫頭直接統轄的護衛隊,是家裡真正的底子,除了執行各種任務,另一大主要功能,就是專門負責替那丫頭收拾善後……」

停了停,老人用略帶遺憾的目光,看了龍雲兒一眼,「家主選擇了你,家裡重要的事情,你都該有個底,雖然……還不能理解家主是怎麼想的,可……你就好好乾吧。」

龍雲兒點了點頭,但並沒有一步跨上前去。

前頭的那個小院里,溫去病正與香雪獨處,龍雲兒相信,這兩名同樣劫後餘生的戰友,應該有很多話要講,不是自己可以傻傻參和進去的。

而就在院落之內,溫去病坐在一張長椅上,手裡拿了個桃子,邊啃邊吃,全然不在意十米外的大缸,不久,黑液翻湧,一下炸開,大缸碎裂,一道身影如箭射出,直直射向溫去病。

溫去病看也不看,一手舉起早就拿好的長槍,對著來勢,就是一槍,但槍口電光噴吐,打穿了那道黑影,影化無形消失,赫然只是虛相。

同時,一道身影在溫去病身後出現,一爪攻他頭頂,來勢太快,已不及回手開槍,溫去病不慌不忙,直接扣動板機,槍口、槍管末端,同時一道電芒,分朝前、後射出。

黑影的一爪未抓實,電光已迫至面門,她唯有撤手,一爪把電光打滅,爪子與電光對碰的一瞬,除了些微發麻,更還有一種拉扯力道,她心知有異,就見剛剛往前打空的那道電光,像是被拉彈弓一樣,更猛更快地回射過來,瞬間命中。

「哼!」

冷冷一哼,女孩的眼瞳變色,化為金瞳,一雙犬齒微微突出,力量更是暴增,瞬間就將襲體電光吞沒,全無影響。

「這是什麼鬼東西?」

「這支是我最近完成的新作,叫古惑的槍,表面上只能前開,實際上除了後開,還能散開,專門用來暗算那些喜歡暗算的敵人,以防你像上次一樣,抓破了我頭還恥笑我沒新花樣!」

「放屁!你不是都回復戰體,還一喝敗下兩個地階,威風無敵了嗎?還用什麼鬼槍?」金髮的女孩一手插腰,怒道:「變出戰體來,堂堂正正和我打過!」

「這種話……等你也能真正痊癒,駕馭太初真血後再說吧,不然一樣只能變身十五分鐘的戰力,打起來有什麼意義?」

溫去病扛槍肩上,道:「你就為了這個回來?你應該沒空閑離開才對。」

「對,所以我偷溜了,那邊監視得太緊,水陸碼頭都有人把守,想回來還得偷渡,一路躲在船艙的酒桶里,上了岸就偷衣服,桶里的酒,頭兩天就被喝光,真是不頂喝……」

香雪道:「抱歉啦,又給你惹了點麻煩,看看總共花了多少錢,能夠算得出來的,報個數過來,我會一次付的。」

溫去病了解友人有這財力,她的生意,賺得不會比自己少,但……

「……那些算不出來的呢?」

「誰在乎?」香雪揮了揮手,「這世界天天都在死人,你是要和我討論生命的重量嗎?」

如果是對別人,或許還可以調侃兩句,但溫去病知道,自萬里沙海劫後餘生的那天起,友人的精神就碎了。

於她而言,大地上所有的人族,全是該死的東西,那天之後,她前半生所有的堅持,全數毀滅,之所以沒立刻放手大幹,只是因為一點自我矛盾,不想輸給體內的本能**,但只要有機會,她下起手來,絕不會有任何遺憾……

「行啦,我還特別守了和你的約定,那些會狗屁生命平等的,我遇到了都有留手,這樣你還不滿……頂多我後頭再把自己弄得更醉一點了。」

「這麼多酒,不傷身嗎?」

「去!你當我是什麼?人類嗎?我可沒那麼弱小。」香雪哂道:「酒是穿腸物,只要是毒,就對我沒傷害,金山毒霸是叫假的嗎?」

溫去病微笑不語,雖只是驚鴻一瞥,但焚燒中的火場,已略為可見她百變多端的施毒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