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八十二章 橫掃高階的飛拳

八十二章 橫掃高階的飛拳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龍雲兒向香雪請教,乍然聽見「咒武」一詞,驚奇之餘,想了解這到底是什麼的技巧,但話沒出口,香雪就打出隔絕封印,封鎖聲音外傳,然後低聲問話。

「對了,我想問一下,當年咱們家的痴佬溫,在你們府上被退婚,詳細是什麼情形?」

「咦?溫哥哥,他沒對你們說嗎?」

「其實我們都很八卦,對於他為什麼被退婚,超想知道的,不過他從來都不肯說,被我們逼急了,就變身學猩猩發狂,所以,我們不清楚……」

香雪摩拳擦掌,「趁著有相關人士在,當然要了解一下,我們……就把那個我問,妳不說,我抓開妳頭蓋骨,問妳腦子的過程省略,直接說結果吧。」

「……妳確定妳的酒真夠烈?要不要再來一壇雅潔青蓮冷靜一下?」

龍雲兒搖搖頭,雖然有些好笑,但很清楚曉得對方真不是說笑,腦里回憶起當年舊事,正要開口,忽然聽見一聲悶響。

練功密室位於地底,隔壁就是溫去病的工坊,裡頭經常發出悶雷似的轟響,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龍雲兒被嚇得不輕,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溫在乎極為鎮定,不以為意,香雪來了之後,也只說一句「常有的事」,時間久了,龍雲兒也非常淡定了。

「……又炸了,不曉得是進展得不順?還是進展得太順了?」

擔憂地往裡頭看了一眼,卻不料,與之前的經驗不同,悶響沒有結束,卻是連響不絕,一炸連著一炸,而且還越來越大聲,隔著厚厚的石壁,爆炸聲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高階末段……半步地階……」

香雪皺著眉頭,喃喃自語,最後神情一變,訝然道:「地階出力!」

聲音一落,兩人前方的那堵石牆,連同內中的防禦結界網,應聲炸碎,一道黑影從內中飛衝出來,高速朝兩人這邊撞來。

幾天特訓的反應,龍雲兒發動金剛身,運起金剛力,就想去擋,香雪扔下一聲「找死嗎」,閃電出手,拉著她往旁一閃,那飛墜出來的黑影,又打穿一層石壁,不知飛到哪裡去,直過了好半晌,才看到溫去病從工坊中搖搖晃晃地走出,不住咳嗽。

龍雲兒注視他的身影,第一時間注意到,他右手袖子不見,一條手臂整個消失,大吃一驚,連忙衝上前去。

「溫哥哥,你的手……」

「沒事,咳咳,失敗是常有的事,但我又往成功靠近一步了。」

溫去病臉被煙熏得發黑,卻露出笑容,似乎非常開心,香雪晃著酒瓶,斜睨道:「那塊隕石的效果?裝在手掌心,吸氣然後射出,那只是一股衝擊波,你用什麼方法控制住,升華成地階出力的?」

「那牽涉到神經組件的製作,只有把傳導效率提升上去,才能做到有效控制,目前還未算滿意,差了少許,沒有能真正駕馭這股失控的力道。」

溫去病尷尬笑道:「一隻手飛出去,不過應該沒報銷,等會兒修修裝上就行了,只差一點,飆風晶鑽就可以實用化。」

「……這不過是蠻力,不是實質的力量。」香雪道:「你以前不是最看不起這種事嗎?怎麼現在又……」

「以前是以前,現在我覺得……不管武力、蠻力,只要能打倒敵人,就是夠力!妳整天放蠱下毒,連蠻力也不用,照樣把事情辦了,我覺得這挺好。」

溫去病笑道:「別小看這個設計,只要製作得當,又打得准,高階以下,沒人挨得了一下。」

龍雲兒在旁靜聽,大感詫異,尋常武者要練上高階,要付出的心血絕非等閑,而能站上高階,就已經是高手,星榜之中,九成都是高階,堪稱千里挑一的人物,怎麼溫去病隨手作件道具,就敢說是橫掃高階,沒人能當一擊?真有如此神奇?

「你就作夢吧!就憑你這爛身體,怎麼打中還是問題,高階武者的移動速度、反應時間,是你一個廢人隨便舉手就能打中的嗎?」

香雪的言語,再次讓龍雲兒不解,這種存心挑剔找事的語調,表示女孩心裡著實不悅,但……為何會不悅呢?

瞥向溫去病,龍雲兒琢磨話意,單單只有這股噴射力量,實質意義並不大,想要真正發揮用處,必需要其他的配合,以他的才能,要作出輔助道具,並不困難,但他的輔助道具……

一想到此處,龍雲兒臉色立變,溫去病的道具,基本都是裝在身上,或者說,全裝身體裡面,要再裝什麼東西,肯定也是與**融合,那……

「你發瘋了不成?」

香雪把酒瓶一丟,落地砸碎,怒道:「乙太屍蠱雖然能保住**機能運作,但你的心、腦,都還是正常血肉,由太初真血維持,後頭如果找到那幾件關鍵物,就有希望重塑肉身,讓你回歸正常人,可你如果這麼亂搞,拿乙太屍蠱當底牌,搞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改造,耗竭心腦元氣,你就真的剩下沒幾年了!」

相處時日還不長,龍雲兒卻從沒見過香雪這樣發怒,但她也顧不上這個,駭然望向溫去病。

「溫哥哥,你……你的身體……」

龍雲兒道:「你不是說,現在雖然身體弱了點,但哪裡壞了就修哪裡,修不了就整個換掉,反而比之前簡單……」

……因為他一直都是笑著說的,像說個與本身無關的笑話,自己雖然猜說他心情可能沒有表面上看來那麼好,因為他一向愛強撐,卻也沒有意識到,每次的改裝、改換零件,都是對生命的揮霍,若這樣下去……

「哪有這麼簡單的?」香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