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八十四章 會吃人的府第

八十四章 會吃人的府第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龍雲兒之前數次遇過險關,覺得自己要死了,但習武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因為把握不到戰鬥節奏,大意輕敵,為敵所趁,一刀剖胸腹,真覺得自己要死了,一些之前在訓練中沒有的念頭、感應,都在這瞬間生出。

幾天的猛特訓中,香雪努力**了一些攻守套路,龍雲兒從中學習,對於敵人怎麼攻來,怎樣反應,都作了訓練,彌補倉促練武的缺失,但此刻迫在眉睫,不假思索,竟全然忘了這幾日練過的套路,最直接的反應,無視攻擊,雙臂舉並,合轟敵人頭顱。

刀落快,雙臂轟耳更快,在這一刀落下之初,雙拳、雙臂已然轟中,剎那間的感應,龍雲兒說不太清楚,只覺得,勁發倉促,自己雙拳的力量,未夠集中,沒能打出大力金剛擊的精義,卻由雙腕上有股震蕩波釋放。

隨即……胸腹一痛,像被什麼鈍器划過一道……

鈍器?

神魂甫定,龍雲兒往下凝望,赫然只見,點滴鮮血往下灑落,但自己的傷處並沒有很疼,再看得清楚些,胸腹雖被刀氣划過,衣衫切裂,但已弱化的刀氣,突破不了金剛身,徒留些痛楚,卻連皮肉傷也沒多少。

但為何……明明衝上第五級的一擊,為何沒能成傷?既然傷勢不重,又為何血滴如雨?

抬頭再看,康巢獃獃站立,握刀的手,緩緩鬆開,目光獃滯,半晌,他眼耳口鼻不住淌出鮮血,七孔流血,最終,刀落地,人後仰,殞命當場。

周圍掀起一片哄然之聲,康巢的一刀之威,在場之人親眼所見,不但充滿智策機變,更透過戰器,將一擊之威強行催上第五級,拚著耗損嚴重,也打出本身的巔峰一擊,堪為經典之作。

但這一擊,最終卻敗死在對方手上,由於他先一步斃命,手上散了勁,餘力更破不了堅固的金剛身,就此殞命。

龍雲兒雖衣衫破損,有些失態,身上卻不見半點傷痕、出血,自始至終,僅是一拍,而後貫耳一擊,力量也看不出多強,卻把康巢一招殺,這實力果真是高深莫測。

「怎……怎會……」

龍雲兒一句訝然未出口,已經被香雪踩著腳給阻斷,「閉嘴吧,說多錯多,拉好妳的衣服,閉著嘴跟我走!還有……是不是練了金剛體,踩妳就不嫌痛啊?要我腳下加點料嗎?」

「沒、沒有,真不敢。」

正因為意外殺人,心頭有些不寧的龍雲兒,被香雪的話給鎮住,稍微有些哀怨,覺得自己像是遇到了惡婆婆的可憐小媳婦。

一邊跟著離開,龍雲兒不忘問道:「香雪姊姊,為什麼我……」

「那傢伙的企圖,一早寫滿臉上,看了就知道是要仗兵器逞凶,就妳這沒經驗的看不出……」

香雪笑道:「而若非因為妳手上也有貨,我們哪敢放妳這傻妞出去挨刀?」

龍雲兒醒悟,以香雪這老江湖的目光,未戰已判知輸贏,自己的籌碼除了身上功夫,更還有一雙護腕神器,哪怕殘缺得不像樣,神器仍有神器威能,還是一件左右勝負的大殺器,更讓自己履險如夷。

「對了,既然身為碎星者,記著規矩。」香雪道:「那個一臉衰樣的,妳既然打掛了他,就可以取走他的兵器當戰利品。」

龍雲兒錯愕道:「我又不練刀,取他的兵器作什麼?」

「傻瓜,妳不用,太一能用啊!」

香雪一言點醒,龍雲兒立刻轉頭往回跑,想去撿拾那把戰器,卻又被香雪給拉住。

「……但身為一名將成形的高手,幹這種事情太掉身價了。」香雪搖頭道:「妳目前是溫家的門面,形象重要,這種不名譽的事情……留給老頭子去干吧,他懂得怎麼作的。」

「怎麼能讓在叔收爛攤子……」

龍雲兒說著,卻發現香雪一反平時啥事都不理的冷漠態度,拉著自己越走越快,像在趕著什麼,「姊,有什麼事嗎?是……哪家的新鮮甜食出了?」

香雪整天酒不離手,卻不怎麼喜歡酒,反而喜歡甜食,龍雲兒就看溫府的人,多次奉命為她買來剛出爐的新鮮甜食,白糖糕、蜂蜜糖糕、栗子香糕,都是她的喜愛,龍雲兒也想過找機會出去買來送她,看她高興高興。

「沒,有誰在一個地方鬧完事,這麼快又來第二次?我覺得,這可能是調虎離山,聲東擊西!」

「啊!」

明白香雪的顧慮,龍雲兒腳下加快,就往溫府趕回去。

時間回溯,在龍雲兒對戰康巢之前,雙聯幫襲擊溫家多處商鋪的消息傳出,所驚動的不只是溫家,正出門辦事的司徒小書聞訊,也吃了一驚。

雙聯幫是封刀盟的附屬幫派,封刀盟除了每月收取貢金,基本從沒交辦什麼事,無非就是叮囑「維持治安,勿違俠道」之類的規條,襲擊溫家一事,既非自己的命令,也不可能來自封刀盟,看來就是雙聯幫自把自為。

「……搞什麼?這麼干,置我封刀盟的仁道於何地?如果真要動手,為何不堂堂正正,上門挑戰?襲擊店鋪、酒樓,傷及無辜,卻讓正主逍遙無事,這是我輩應為嗎?」

司徒小書氣結,問明路徑,預備親上雙聯幫問責,但行至附近,裡頭一隊人馬,勁裝、背刀,快步趕出,殺氣騰騰,一看就是出去開戰,司徒小書心念一動,悄然跟了上去,走了一段路後,發現這行人果然是去尋溫家晦氣,而且,直奔溫府。

原本司徒小書就是來制止這種暴力襲擊,尤其不得傷害無辜,但看他們是直奔溫府而去,情況就又不同,眼見這這種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