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八十六章 那時代最好的人

八十六章 那時代最好的人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不管外界將碎星團傳得有多神,溫去病始終記得,每次集團作戰時,動員會議上一再耳提面命的,就是想盡各種辦法,削弱敵人的實力,決不能讓敵人有發揮實力的機會。

軍人的目標就是勝利,勝了才有榮譽,沒有什麼雖敗猶榮,想要和敵人全盛狀態交手,不必上戰場,站著挨打當木樁吧,保證敵人都能超水準發揮

每次上面這麼交代,底下的軍官就開始嗷嗷叫,熱血激憤,而被碎星團踐踏過去的敵人屍骸,大多都死得憋屈,或是舊傷未愈,或是毒發拖累,又或是形形的各種理由,總之,他們死前的最大遺憾,就是沒能發揮真正實力打一場

問題是,戰場上,人人求生,敵人不會善良到總讓你發揮全力,堂堂正正戰鬥,原就不是合理要求,這些如果這丫頭還不忿,她的武者之路恐怕也不長。

自己與這小美女的長輩,當初平輩論交,眼下要忙的事情還很多,真心沒時間和小屁孩瞎扯皮,要殺要打是沒可能的,就是戲耍一下,讓她記個教訓,也就可以放人了

「看看妳這什麼眼神階下囚看人還滿滿的鄙視,真是平常被人捧慣了,滿滿的公主病」

溫去病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獰笑,怒瞪著他的司徒小書,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祥。

「你你要幹什麼」

「嘿嘿,台詞不對啊,妳不是應該喊,要殺要剮隨我便之類的狠話嗎」

溫去病上下打量司徒小書的俏臉與美好身段,「那麼多人捧妳,還不就是想成為司徒老兒的女婿今日天上掉下燒餅來,便宜老子你們不是想玩收編嗎行啊,老子就勉為其難,當妳司徒家的女婿吧」

總是脫褲子裝淫穢的表演過於頻繁,連自己都覺得噁心了,這回簡單一些,獰笑兩聲後,伸手撫摸司徒小書的臉蛋、耳垂,觸碰那充滿彈性的少女肌膚,可以明顯感覺到,手一碰著,雞皮疙瘩就冒出來,她處於極大的恐懼壓力中。

「你、你不敢的,我封刀盟不會善罷干休,你」

「唷,自己沒法了就拿家世嚇人,我溫剝皮是什麼人會這麼容易就被嚇到」

蹲在小美女身前,溫去病仍在發揮演技,「等一下,咱們就從此是一家人啦,難道我的岳父和爺爺,會殺掉自家女婿和妳肚裡孩子的父親咦,這兩個會不會不是同一個」

聽著從沒想像過的荒唐話語,感受著從未有過的恐懼,司徒小書終於明白,自己落在怎樣一個危險的處境,而這全然黑暗的未來,自己無力掙扎,一切即將眼睜睜地發生

兩行清淚,從小美女的眼角滑落,堅強的心防,終於被撕開裂痕

溫去病看看情況,覺得差不多可以收手,但通常變態淫賊戲碼,總要補一幕當眾舔東西的畫面才好,偏生自己身上沒帶什麼匕首、短刀之類的,如果直接往小美人的臉上、耳上舔一道,搞不好真把這小屁孩嚇出永不痊癒的心傷

「喂,娘子」

溫去病輕輕喊了這一句,卻沒料引起失神的司徒小書激烈反應,先是一記頭槌死死撞在他額上,痛到腫包,跟著,小美女使盡身上每一分力氣掙扎,試圖把身體挪開,哪怕能多離開一分也好。

「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你」

司徒小書淚流滿面,激吼道:「我的未來夫君,才不是你這種人渣你殺了我吧殺了我」

頭痛兼腦暈,溫去病揉額道:「我有啥不好又是帥哥,又有錢,家裡寶馬騎不完,店鋪算不清,連遊艇都數不盡,還連霸三屆赤壁大街上,最想和他發生的票選冠軍,妳那朱師哥,看來也就和我半斤八兩吧。」

「不是你們你們不配」

「哦妳的公主病看來不輕啊」

「爺爺說,他一早就替我選了夫婿」

「咦這倒新鮮,沒聽他沒聽人說過。」

溫去病猶自揉額,漫不經心地說道,而在另一邊,司徒小書的眼神狂亂,如癲如瘋,情緒全然失控。

「爺爺說,能配得上我的夫婿,是天下無雙的鐵漢子、真英雄,他豪勇俠義,武威無敵,百萬軍中取妖魔首級,易如反掌,還有一顆熱誠而善良的心,對朋友不用機心,關心弱小,不管哪裡有無辜受災受難,他刀山火海都會衝去解救,他是那個時候最好的人碎星團里最正氣的好人」

司徒小書哭叫道:「他已經不在了,但他仍然是我心裡最好的男人你們根本不配跟他比,被你碰一根指頭我都寧願死」

斬釘截鐵的哭叫,把滿腔悲與怒都宣洩出去,心頭稍微好過一點,也恢復了一些理智,司徒小書本以為,那個卑劣到極點的男人,會獰笑著撲向自己,而自己也做好準備,拚著粉身碎骨,也要同歸於盡,保全清白。

然而,預期中的情景,沒有發生

那個前一秒還在汙穢獰笑的男人,活像見了鬼一樣,嘴巴張得老大,眼睛瞪得像是銅鈴,整張臉都垮了下來,顫抖嘴唇,隔了好半晌,才終於發出聲音。

「靠」

聲音飄飄蕩蕩,溫去病臉上笑意不再,似乎很疲累地道:「妳說的那個人,其實妳從來就沒見過,對吧」

絕對沒有自己敢肯定

「那又如何」司徒小書堅定道:「他就如同太陽,所作所為,整個大地都蒙受其光,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不,妳不知道。」

彷彿用盡了身上的力氣,溫去病晃悠悠地站了起來,沒多往這邊再看一眼,逕自離去。

「妳說的那個人早就不在,從來就不存在少發白日夢了」

聲音軟弱無力地傳來,像是天地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