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九十二章 鐘鳴聲聲

九十二章 鐘鳴聲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九外道,是九個行事極端,不為正道所認可的團體組織,並非全部都是十惡不赦、罪大滔天,其中也頗有介乎正邪之間的存在,然而,星月湖就不是這種。

星月湖,起源於上古道門丹鼎一脈,卻急走偏鋒,以女子為爐頂,殘命而「煉丹」,極盛之時,星月湖總舵的沿途山路上,女屍成山,怨氣衝天。

上古後期,亂劫紛起,星月湖盛極而衰,卻未斷絕,傳承至今,名列九外道之一,隱於市井,屬下基本都是和皮肉生意相關的江湖幫會,龍雲兒對此陌生,但在香雪而言,這些都是很熟的老對手了。

「星月湖在這附近地區是有地階人物的,白髮狂生聶嘯月,基本還有點樣子,但一直躲著閉關,很難見到。」

香雪絮叨道:「聶老鬼底下三個徒弟,一個比一個不像人樣,白日夜鬼、青影河梟、紫魅女魃……聽綽號都討厭,要是早幾年,我聽完名字就把他們都宰了!」

相比這邊的豪氣,龍雲兒底氣不是那麼足,這些聽起來都像是道上的赫赫凶人,自己想要從他們手中救人,不曉得會不會是以卵擊石?

「怕啥啊?妳和朱鼎宇、司徒小書都戰成平手,計算平均值,妳怎說都是星榜中列,還擋過一擊封刀盟主的誅仙斬,下次星榜更新,妳位列其上,還用得著怕這些跳樑小丑?」

香雪說得理所當然,龍雲兒卻不敢這樣想,自己與封刀盟兩名高手的對戰,取巧成分太大,戰術都是溫去病擬定,還有地利或是外物可依靠,如果沒了溫去病籌謀,又沒有法陣、神器能倚仗,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心裡真是沒底……

「安啦,這裡怎說也一堆人,那些傢伙不會隨便跳出來,頂多就是遇到他們底下的那些妖女,碎料而已。」

輕描淡寫地說著,香雪開心地忽悠著小夥伴,看龍雲兒如釋重負的表情,當真樂開了花。

兩人能夠持刀來這邊找人,關鍵點在於刀與原主人的感應,龍雲兒對這點一直沒有很理解,但溫去病似乎在那柄短刀上,做了某種加工,讓這根本不是寶兵的短刀,一下「通靈」,成了探測器。

片刻後,刀向所指,位於地下,龍雲兒頗為苦惱,不曉得該怎麼下去,總不成另外抓個人來問下樓入口?

故事裡,那些潛入、擒人、逼問的橋段,倒是從小聽熟,可實際要做,就不曉得該怎麼幹了,隨便亂抓人問,萬一打草驚蛇了,如何是好?

「……真是夠了,閃開,讓專業的來!」

香雪把酒一倒,滴滴酒漿滲入地下,穿過地板,跟著,拉過龍雲兒的手,低聲念了一聲。

「霧化!」

周圍沒有任何人,也沒人看到,兩人瞬間被一團銀霧籠罩,瞬息之間,身影散化、消失,直入地下。

霧化,是吸血鬼一族的異能,肉身霧化之後,就能逐水而動,透過地層中的水,直遁入地下,是吸血鬼逃躲攻擊的超便捷異能。

不過,能把霧化應用到這層次,還帶著人一起遁走,想做到這一步,基本就非真祖血脈不可。

吸血鬼更接近妖族,靠血脈天賦逞威,只要血脈強悍,神通自成,無須苦練,也完全沒有得練,香雪雖然仍在虛弱狀態,可光憑著真祖血脈,便足夠輾壓大部分的障礙了。

龍雲兒對這種非人者的強悍異能,只有驚嘆的份,正想著有香雪在旁,什麼障礙都可以簡單搞定,忽然身體一沉,像掉進了什麼陷坑裡,整個移動停頓下來,眼中景象一下清晰,這才發現……

……自己居然掉進一個監牢里!

一個精金打造的柵欄,四面構築成監牢,自己和香雪就落在牢中,牢籠之外,是一個面如橘皮,穿著卻頗華貴的醜婦,目瞪口呆地看著兩名不速之客。

「……你們……是誰啊?」

丑婆愣了片刻,忽然爆出大笑。

「兩個笨蛋,當這裡是想來就來的地方嗎?不管你們是哪邊的人,這裡一早就有針對術者的防備,一遭侵入,自動轉移,你們這是自投羅網啊!」

龍雲兒抬頭看看左右,牢籠堅固,上頭還刻有莫名法咒,看來不是輕易能破,真不知道怎麼會搞出這種烏龍?這下真成自投羅網了。

不知所措,側眼望向香雪,這個同著男裝的俊美小廝,立刻抱著龍雲兒大腿,倉皇淚下。

「公、公子,怎麼辦?我……我們死定了嗎?是你說一定沒事,我才被你硬拉來的,現在……嗚嗚嗚……我還小,我不想死啊……哇哇哇……」

抱著大腿,涕淚縱橫的小廝,完美詮釋了什麼叫眼淚說來就來,也清楚展現一名演藝人員的專業素養,而同樣也想找人依靠的龍雲兒,只能無語問蒼天。

「你……公子你要負責任啊……昨天我替你送信給隔壁老王家的劉寡婦,她約你今天在大明湖畔小楊樹的烏鴉巢下,想和你一起不要不要的,你……你這沒良心的可不能不認帳啊……」

………這又是從哪裡追加的腦殘設定?

龍雲兒額上一滴冷汗滑下,看香雪在那邊玩得越來越爽,真不知應否提醒她正事優先,畢竟那邊司徒小書的狀況,看來非常不妥……

眼下能依靠的,看來只有自己了……

龍雲兒嘆口氣,運起金剛力,伸手握住欄杆,想要發勁摧牢,可手掌一貼上,就像碰著了烙鐵,燒得掌心一陣一陣刺痛,冒出青煙。

丑婆子見狀,更是大笑,「好天真的小俊哥,這囚神鎖專克正道功法,你既然來了,就別想出去,所有掙扎都只是自找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