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一章 烽煙四起

第一章 烽煙四起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神魔打破空間入侵,百族大戰全面爆發,無數沃土成焦原,屍山血海,亡骨千里,人間化煉獄,無數黎民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妖兵、魔將的鐵蹄,摧毀了一個又一個的城市,把萬千村莊付之一炬,人族全然不是對手,節節敗退,不管是哪個角落,人族都籠罩在絕望的陰霾中,看不到明天。

漆黑雨夜,暴雷不息,妖兵的征伐腳步,終於來到了這座小城。奇襲發動得毫無預兆,小城的守御法陣瞬息被破,逾千妖兵如虎如狼,城門口一下成了血肉屠坊。

慘叫、哭號之聲,伴隨大火,漸漸在城內瀰漫開來,又一座城市即將毀滅,但在城內的一角,即將被戰火波及的地方,一個青年全沒察覺屋外的危險景況,仍待在自家茅舍里,有一搭沒一搭地寫著東西。

一襲青衫布衣,多處早洗得發白,還打上了補丁,屋內除了一張歪桌、缺腳凳,就只余草席,一派寒酸,坐在桌前的他,連發也未梳束,胡亂披散著,滿心只顧筆下。

『太極玄功拳,第七式,鬼王撥鎖,氣走陰陽,勁分雙極,陰分陽曉……』

轟隆!

一聲巨大的爆響,震天動地,茅舍晃動起來,屋外傳來人們哭喊、奔逃,顯然出了事,他搖了搖頭,撕了寫到一半的作品,筆重新沾了沾墨,再次下筆。

『人類的歷史不斷演變,但總結出來最重要的經驗,就是人類永遠無法從過去的經驗中,學習到任何的經驗……』

沒什麼新意,但卻似乎是個能刺激靈感的好開頭,他揚了揚眉,提筆欲寫,外頭忽然傳來一陣急促腳步,似乎往這邊來了,但還沒跑近,就化為瀕死慘嚎。

「孩兒他媽,快走!帶著孩兒……哇啊啊啊!」

「孩子!別傷我的孩子,你們這些……嗚啊……畜……」

兩聲慘嚎響起同時,還有嬰兒啼哭,卻瞬間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骨肉碎裂與磨牙之聲,隔著門牆,似乎近在咫尺,隨時會破牆而入。

他皺了皺眉,似乎感到不耐,卻沒往外頭多看一眼,只是撕了桌上紙,重新沾墨動筆,把另一個靈感付諸筆下。

『大師兄嬌喘一聲倒在何金銀的懷裡,這個時候大師兄眼如媚絲,溫潤的雙唇微微張開,還噴出有如蘭花一般的香氣……』

筆觸到此暫停,有些關節處沒想通,需得細細思量,方能揮毫如雲煙……

他閉目苦思,驀地一聲巨爆,來自頂上,一顆磨盤大的破城火隕,成了流彈,打穿了屋頂,讓半邊茅屋起火燃燒,還把屋裡打出一個兩米直徑的深洞,烈焰飛騰,連腐朽的桌子都應聲垮下去。

「這日子……真沒法過了,還讓不讓人活啊?」

看著倒榻的桌案,還有桌上正起火燃燒的殘稿,他無聲一嘆,再看看頂上燒得燦爛的屋頂,無奈地抓了抓一頭亂髮。

「看來,戰爭一日不結束,是不可能讓我好好靜下來寫點東西了啊……一事未完卻分心,不合我個性,但……為什麼非要逼我啊……」

一嘆無奈,他緩緩從凳子上站起,隨手把起了火的筆一丟,也不梳理,披頭散髮地走向房門,伸手去推。

……這個門跨出去,一切將天翻地覆改變,過去的生活,再也回不來了。

……可惜啊!

帶著遺憾,他一掌推開木門,第一眼見到的景象,是兩個身高兩米,虎頭獠牙、人身蠍尾的妖物,滿身鮮血、骨肉碎塊,正摟著殘屍大快朵頤。

一下推門,兩頭妖物的注意登時被引過來,看見一個人類站在那裡發愣,登時獠牙翻起,饞沫滴淌,吐出口中殘骨,就朝這個新目標衝來。

「對、對不起,兩位,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晚點再見,你們繼續!」

還沒跨出的一步,立刻縮回,他臉色大變,急急忙忙,搶在雙妖奔至之前,把木門用力拉上。

這個愚蠢的動作,看在雙妖眼中,無比可笑,因為那間破草房,本來就已經千瘡百孔,這一下急急拉門,門是被拉上了,卻連著周圍僅存的茅草壁,一起往外垮塌下去,什麼屏障也沒了。

不過,當屏障盡去,青衫男子的身影顯露出來,雙妖都感到有些好奇,因為那個人蹲在地上,卻不是在發抖、抱頭,而是……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奇怪的動作,雙妖緩慢靠近,想在把這人撕碎啃光之前,看看他在搞些什麼,卻見他念念有詞,將一把石子拋於地上,然後開始數數。

「……單是人,雙是妖魔,單是人,雙是妖魔……是單是雙,單還是雙……一共九粒……是人族這邊啊!」

輕聲低語,他的聲音中,有些說不清的複雜感覺,似乎有點安心,又……有少許遺憾……

緩緩站起,他轉身面對一雙遠高過他的嗜血妖物,身上沒有散發任何壓迫、威煞,嘴角還綻露微笑,在雙妖的記憶中,從來沒有人類對自己這麼笑。

「不好意思,剛剛出門才想起,我忘了決定自己是站哪邊的,回去重新排了個數,耽擱兩位一點時間,現在……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吧。」

在這天夜裡,在這座小城池中,發生在這裡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無論是他,或是雙妖,都壓根沒人注意,也不會有人認為,這與一場大劫的轉折有什麼關係,雖然……確實從這晚開始,歷史的車輪,輾過雙妖,無聲地偏了方向……

後頭的一段時間裡,他的行跡踏遍大地各處,並沒有什麼目的性,在撒出一張包羅天地的大網前,他還需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