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六章 軍部的危險任務

第六章 軍部的危險任務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與香雪一同領取任務後,溫去病一直傷腦筋於行程問題,即便自己能夠分身,拋下溫家事務,前去混亂的西北邊境,也還有一個大麻煩要處理。

自己怎麼說也好歹是個名人,雖然長期以來,深入簡出,減少臉被人看到,可對於頂級勢力來說,自己的長相恐怕瞞不過,如果莫名其妙出現在西北邊境,肯定啟人疑竇,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低調行藏是必要的,盡量不能讓人發現自己跑西北去,即使萬不得已被人發現,也要有一個正當理由來解釋。

自己不是剛出道,什麼都敢做的新人,為了追殺碎星者而跑去西北邊境這種藉口,說出來信的人也不會多,已不適當,必須要另外找個正當理由……

這理由不好找,一個主要活動區域在南方的奴隸商人,有什麼理由忽然出現在西北邊境?

沒想到……正當的藉口,忽然就被送到面前了……

「什麼樣的危險任務?」溫去病皺眉道:「天斗劍閣不是可隨便欺負的小幫小派,李家就算霸道,也不可能強逼劍閣作什麼吧?西北的邊境衝突,又不是一天兩天了。」

「的確不是,所以這次事情大了,從小摩擦,變成了大事件,獸族團結成軍打進來,真的是戰爭了……我知道你不關心,其實我也不關心,但這回……李家被逼急,發狠了,向六家、八門都施壓,要求共同負擔這場戰爭。」

袁健之道:「事關人族全體,這個大義名分太重,誰也扛不起,劍閣和袁家不能置身事外,李家給六家八門的選擇,就是分扛軍費或是扛起危險任務……你知道大門大派的選擇。」

溫去病確實理解,百族大戰結束後,七家八門基本都在發展自身實力,即使是最以俠道精神傳承的封刀盟,隨著司徒無視退居幕後,行事方針也起了變化,當前,這些人族主要勢力都只想著避免損失,如果花錢消災,就能減損人員傷亡,沒有人會願意扛危險任務。

帝國國庫充裕,藏富於民,六郡八門要湊錢都不難,但要派高手出去歷險,那就基本別想,帝國想必為此傷透腦筋……

溫去病道:「帝國分派下來什麼危險任務?有得選的嗎?我記得帝國在這方面很慷慨,如果完成任務,除了軍功,還會有懸賞獎勵吧?」

袁健之雙目一瞪,「你小子是財迷迷瘋眼啦?這種錢你也賺?知不知道那些都是什麼任務?即使是六家八門的實力,也沒把握能從其中全身而退,你一個人販子,平常抓抓逃犯還可以,跳到這種大場面,那就是找死啊!」

「你們平白無故,就想要我大筆身家,這一樣是要我的命啊!」

「所以我不是讓你趕緊跑路嗎?只要跑掉,沒人找得到你,避避風頭,就可以躲掉這一關……」

「你堂堂袁家少爺,星榜高手,遇到什麼事情,就只想到避風頭?」溫去病錯愕道:「袁家人快意恩仇,你不是應該鼓勵我勇於面對,別人以力迫之,我就以劍抗之,殺他媽媽的?」

「如果你是我同胞兄弟,我肯定會這麼說啊,問題是……你沒力啊!」袁健之道:「你沒力也沒劍,打起來暗算失手,就只有跑路的份,橫豎都是要跑的,晚跑不如早跑,我如果還鼓勵你死撐到底,不是擺明坑你?」

溫去病聞言,笑了起來,拍了拍袁健之的肩膀,「沒事,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吧,人販子需要的專業技能,比你想像得更多,或許,我能做的事……很多。」

確認了溫去病不是在說笑,袁健之也不再多費唇舌,把當前所知的情報說出,而即使他不說,溫去病也知道大致的情況。

軍部徵招江湖幫派,為了戰爭出力,能派上用場的方法就那麼幾種,組軍參戰、刺殺重要人物、潛入刺探情報、運輸輔助,這幾項裡頭,首兩者的難度可不一般,根本就是自殺任務。

相較之下,後兩者其實沒有那麼兇險,情報有可能用錢買到,未必要親身去冒險,至於運輸輔助,基本就是運糧草,只要負擔起糧草費用與運輸人力,問題同樣不大,無非就是花錢。

溫去病沉吟道:「其實……我雖然身操賤役,為人不齒,但真實的我,憂國憂民,是一個無時不刻,立志為國效力的男兒漢。」

袁健之退了小半步,「憂國憂民?你?痴佬溫,這笑話不好笑啊。」

「我是說真心的,誰和你笑?」溫去病道:「能有機會為國效力,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這回真是天賜良機,請務必成全小弟的愛國夢。」

「咦?你這種人也會愛國的嗎?我還以為你這麼現實的人,從不作夢的。」

「……姓袁的,別給臉不要臉,我難得感覺自己高尚一下,非要一巴掌把我打醒嗎?」

簡單議定了方略,溫家將透過天斗劍閣,接下軍部的委派任務,輸送糧草往西北邊境,其中各項花銷,全由溫家負責。

「……如果真能完成這任務,老溫,我代表天斗劍閣說句話,本派欠你一個人情。」袁健之道:「這人情我們必報,到時候,你溫家的安全,本派包了!」

「包個鬼啊?還不就是想收我當分支?免啦!」溫去病笑道:「誰都知道,你們袁家人的承諾信不過,你哪有資格代表天斗劍閣說話啊?拿著你垂涎的影像裝置,趕快回去報訊吧。」

「……你真的沒問題嗎?」

臨走前,袁健之仍擔心地問了一句,溫去病笑著揮手,渾不在意。

袁健之走後,溫去病召集溫家眾人,宣布接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