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四章 自以為是的聖母狗

二十四章 自以為是的聖母狗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重重的一巴掌,既把司徒小書打懵,卻也打醒過來,很多念頭,一下都流入腦海。

最先想到的,是剛才那一瞬的奇妙感覺,對方的卸勁手法,形似雙極輪,卻有本質上的不同,似是而非,是自己上當了。

跟著,便意識到要命,代表封刀盟的自己,揮刀斬殺普通村民,這一刀別說斬下去,就算只是作勢要斬,傳揚出去,那也不是小事,封刀盟的英名清譽,可能就毀在自己一人手上。

想到這一點,司徒小書驚出一身冷汗,望向溫去病的眼神也帶著感謝,如果沒有他制止,自己這回就慘了。

然而,另一股不甘的怨與怒,卻在胸中發酵,難道……一切就這麼算了?就為了維護封刀盟的名譽,為了所謂的立場,自己就什麼也不能做?這樣一來,自己與那些畏懼權勢、畏懼受傷,而不敢為所當為的人們,有什麼不同?

「少自以為是,邊境地方的民情,不是你這種在大城市長大,從沒打過仗的人能懂。」

溫去病負手在後,一派瀟洒,「這地方物資不足、勞動力缺乏,一直都有偷搶獸人部落,弄來獸童當奴隸的習俗……」

說著,溫去病朝面黃肌瘦的村民看了一眼,無奈聳肩,「好吧,那是新帝國成立前的風俗,帝國成立後,為了避免製造衝突,被禁止了,但……類似的買賣應該還存在吧,這些傢伙也不像有能力跑那麼遠去打家劫舍,應該是有人賣的吧。」

「……有人賣……」司徒小書咀嚼這三字,忽然狠狠盯著溫去病,後者毫不在乎,哂道:「現在想當我是諸惡之源了嗎?請別忘記,這裡是西北,就算我買賣人口、走私漏稅,還涉足軍火,生意也做不到這裡來啊……」

「即使這樣,你……」

「即使怎樣都是你錯啦!莫名其妙跑個你不熟的地方來,殺些獸人就以為是行俠,殘忍好殺,此過一也;獸人明明是你殺的,沒人逼你,結果來這裡看了兩眼,你就發飆,要斬鄉親,是非不分,此過二也。」

溫去病道:「還有不查民情,自以為是,巴拉巴拉,隨隨便便都能數你十幾條大罪,你居然還有理了!真是不知悔改!老實承認吧,你的俠道,根本不值一文!」

司徒小書張口欲辯,卻無言以對,反倒是旁邊本來被嚇住的人們,這時都回過神來,無論是本地村民,還是其他武人,心思都活了過來,開始勸解與指責。

「其實我們原本就是殺獸人,獸童雖小,也是獸人,殺了就殺了,有什麼值得糾結的?」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殺!還必須要殺得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就算要殺,也不用專挑小的殺吧?更何況,還挖眼殘筋什麼的,是不是太殘忍了點?」

「你這就迂腐了,橫豎都是要殺的,死之前利用一下,為人族服務,皆大歡喜,有什麼不可的?此乃人族大義,小節就不拘了。」

「那我們現在進洞去,把那些狼孩都殺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落在司徒小書的耳里,就像一道道耳光扇在臉上。

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卻又無從辯駁,周圍這些人的言論,乍聽起來都有點道理,如果自己不是經歷這些,不是正身處在這,其中部分道理,也會從自己口中說出,像「對敵仁慈就是對己殘忍」、「人族大義,小節不拘」,這些道理,自己也認同。

那……難道他們都沒錯,真是自己……錯了?

司徒小書頹然跪地,腦里反覆迴響的,就是溫去病的那一句話,自己的正義、俠道,在現實面前,軟弱得不值一文,自己甚至分辨不清,到底怎樣做才是對的?

圍聚在這裡的武者們,迅速散去,走得很急,有點搶著脫身的意味,他們表面慷慨激昂,大部分內心也有疑惑,想要儘快離開,就只有溫去病能言善道,和村民攀談起來,如魚得水,很快打成一片。

「鄉親,鄉親啊,以後買賣人口,就別用這種坑爹貨了,在下嶺南老溫,家裡就是干這個的,這是我名片,以後大家需要,傳句話給我,不但貨源充足,價格低廉,每日首五十個下訂的,還有八折優待喔!」

「你、你真是大好人啊!請問,有新娘子賣嗎?」

「當然有!我溫家業界良心的商譽,不是吹出來的,無論豆蔻少女,半老徐娘,人妖異族,應有盡有,活人全價,死屍四折,棺材奉送,不另收費。」

「哇,這麼好?你簡直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大恩人啊,大伙兒,快點跪拜恩人啊!」

「千萬別這麼說,我只是作了我能做、應作的一點事而已,算不上什麼,鄉親們千萬別誇我。」

「溫老闆,你真帥,南方人都像你這麼英俊的嗎?」

「哇喀喀喀,別把事實說出來,我會臉紅的。」

緊繃的氣氛,瞬間變得和緩,只是,看那個奴隸販子像個萬人迷一樣,被村民們包圍,自己卻在這裡出糗,司徒小書真心覺得,這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呸!」

一個村民,吐了一口唾沫,落在司徒小書肩上,「還以為來了什麼大俠,是真心誠意來幫咱們的,結果卻是一隻聖母狗,還幫著那些畜生說話,你到底是不是人?」

「你別太過份!」

封刀盟的一名好手,見自家小姐受辱,發怒上前一步,卻被司徒小書揮手給阻止,既然決心要避免衝突,就沒理由在這時候發什麼脾氣,司徒小書朝血淋淋的岩洞看一眼,率著封刀盟眾人離開。

「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