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二十六章 自古英雄不寂寞

二十六章 自古英雄不寂寞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龍雲兒待在岩洞口,不敢離開,怕自己走開一步,就會有人到這裡來滅口兼屠宰;但自己也不能進去,裡頭不是每隻狼孩,都能接受善意,如果自己又被咬一口,接下來還怎麼保護他們?

進不得也退不得,這輩子從沒碰過這種窘境,一方面,覺得自己好像真的瘋了,跑到人家的豬圈、牛棚,喊著愛護生命,不讓人宰豬宰牛,可自己平常不也吃雞吃鴨?

但另一方面,心裡又不停有個聲音在呼喊,獸人不是畜生,獸人不是畜生,雖然外型很像,但野獸不等於牲畜!

這個聲音喊得很大,不過跟著的問題又來了,兩者的不同點在哪?為什麼這個可以,那個就不行?

越想越是頭暈腦脹,龍雲兒的心情煩躁,更令她擔憂的是,自己沒辦法待在這裡,幫著解決整件事,自己是跟著溫家哥哥走的,他天亮了一走,自己也得離開,而他顯然不會參與到這件事里來,那些狼孩……會怎麼樣呢?

原來,行俠仗義真不是那麼容易……別說堅持照著心中的理念走,光是要釐清所謂的理念,沒有一絲猶豫困惑,都有很高的難度,比悶著頭練武要難多了。

不遠處,幾個村民遙遙盯著,似是怕自己帶著肉畜私逃,,,打倒他們,不是難事,但那些其他世家名門的武者,應該不站在自己這邊,衝突起來,勝負難料……

正想得出神,忽然看見司徒小書遠遠走來,不遠處的那些村民站了起來,緊張這邊有什麼動作,但司徒小書只是走過來,遞了一卷葯布與藥粉。

「龍姊,我看你肩膀有傷,這是我們封刀盟的傷葯,對外傷很有好處,你先將就著用吧。」

雖然沒精打采,司徒小書的態度卻出奇親切。

早前,司徒小書喊的那聲「姊」,只是守禮尊長,客套成分居多,不過經歷過岩洞中的那幾幕,發現龍雲兒與自己的想法近似,是一路人,此刻的這聲「龍姊」,就真心實意,帶著敬重之意。

龍雲兒接過傷葯,沒用藥布,就單純把藥粉撒在肩口傷處。其實,有血脈力量護體,狼牙雖然咬傷,出血卻不多,也沒什麼痛楚,若不是司徒小書送葯,自己都差點忘了肩頭有傷,這……真是要命的體質。

「你辛苦了,龍姊。」

司徒小書在龍雲兒對面,席地坐下,一臉疲倦,「你是好人啊,和你們家的那一位,差太多了,像你這樣的人,怎麼會甘心當他手下的?」

「這個……也是有很多故事的。」

龍雲兒側著頭,腦里閃過許多的畫面。

……那個被轟打出去,怒瞪著龍府大門的男孩。

……那個用蒲扇大手摸著自己腦袋,咧著嘴笑的溫柔巨漢。

……那個在拍賣場上,一擲萬金而不動容,瀟洒帥氣的蒼白青年。

這許多的事,交纏糾結,成了因緣,彷彿命中注定,自己這輩子就該歸於這裡……

想著這些往事,龍雲兒不覺微笑,司徒小書看在眼裡,感覺格外奇特,忍不住道:「龍姊,為什麼你的表情……好像,好像很幸福,很陶醉的樣子?」

「啊!是嗎?失禮了。」龍雲兒連忙用手捂住臉頰,「我的樣子沒有太露骨,沒有流口水吧?」

「這……倒是沒有。」

司徒小書搖頭道:「看來龍姊你是真的對溫家效忠,認同溫家主的作法,不然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呃,關於這個……」

「也或許,是我沒有看人的眼光,沒發現溫家主的過人之能。以龍姊你的性情,會願意替溫家賣命,還心甘情願,溫家主一定有我所不知道的優點。」

司徒小書道:「我現在發現,其實我根本沒有看人看事的眼力……我認知的事物,我曉得的事,全都和我理解得不一樣。」

龍雲兒道:「也不用這樣想,雖然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卻不用完全否定啊,我覺得你是很棒的人,在我見過的這些武人中,你最有俠心,是最好的一個。」

「……好有什麼用?我之前一直以為,只要堅持俠道,哪怕走得再辛苦,都是有意義的,現在……我都不知道該堅持什麼了。」

司徒小書嘆道:「這次來西北之前,我本來非常期待的,一直我就想往西北走一趟,這裡有我很多的夢想,有很多我憧憬的英雄……百族大戰期間,那些偉大的戰役,大多都在西北。」

龍雲兒點點頭,「司馬家人雖然性子急,一向橫衝直撞,又看不起外人,但在人族大節上,真是不含糊,當初蒼峰俠侶重建雲崗關,血戰滅妖族的大勝,激勵人族,我那時年紀不大,聽了也都興奮到睡不著……」

雲崗關大捷,是一場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盛事。

當時的西北,在獸族、妖族的長期蹂躪下,一片殘破,尤其荒涼,雲崗關早就被摧毀,連平陽城都被佔領,放眼所見,滿目瘡痍,根本談不上什麼戰況,只是苟延殘喘。

在其他地方打響名號,立下不少戰功的碎星團,帶著人們的期望進入西北,卻讓人大失所望,甫一接陣,就被妖族打得落花流水,威名赫赫的第一武神山陸陵,個人武勇難以挽回頹勢,率部屬逃亡,各地妖族、獸族紛紛追擊,相競比試誰能先一步將之毀滅,把這批逃亡者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這只是人族一連串西北敗仗中的小小一頁,沒引起各地多少注意,當這消息傳到各地,人們倒數著時間,等著那支孤軍被殲滅的消息傳來。

結果,卻等到了一個炸翻天的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