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三十一章 術式武裝

三十一章 術式武裝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咒武,對於未踏上地階的武者來說,是個完全接觸不到的概念,本來存於古籍之中,相關記載說得玄之又玄,縱是飽學之士,也沒幾個人能懂。

不過,在碎星團崛起的過程中,這個少有人懂的名詞,確實間斷地出現過,似乎是碎星團掌握並釋出的重要技術之一,但其真面目到底是什麼,聞者雖眾,知者卻寥寥,沒幾個人說得清楚。

「顧名思義,咒武的意思,是咒式武術,或是咒式武裝,藉由術式架構,所完成的武技或武裝。武技也好,裝備也罷,都只是一種外在的表現形式,核心其實是內部的術式,由術式決定咒武的屬性與本質。」

溫去病笑道:「大家不是術者,對術式建構的了解有限,簡單來說,咒武的核心術式,主要功能有二,一是彙集能量,各種有形無形,想得出、想不出的能量;二是……平衡與調用、轉用能量,具體的表現形式,是契約!」

娓娓道來,溫去病旁若無人地解釋,一個人的身上有各種資源可用,如同寶庫,有時候,之所以窮困,只因為沒法有效將各種資源利用,假若所有資源都能充分調用,無有閑置,哪怕只是個普通人,都能實力暴漲。

「最簡單的例子,假設我還有三十年的壽元,卻身在一場必敗的決鬥中,下一招就要被人殺死,那三十年的未盡壽元,還有用嗎?而如果燃燒壽命,能讓我陡強一倍,把敵人幹掉,即使折壽二十五年,只能再活五年,比起當場身死,我也還是大賺,這就是活用資源。」

溫去病笑道:「燃燒生命,換取戰力的例子,幾位想必能理解,可能也練有這樣的技巧,但能拿來換力量的資源,只有生命嗎?也不盡然,好比說,有個人許願,只要自己的病能好,就一生吃素……吃素和以後不生病,有個屁因果關係?但這樣的荒唐事,萬一真能成立呢?」

像一名熱心的教師,溫去病努力解說,一開始,無神鋪的這些殺手,以為他是想拖延時間,分散眾人注意力,耍什麼詭計,因此全神戒備,想看他弄什麼玄虛。

可聽他說起話來滔滔不絕,越說越爽,又渾然不見有援兵或後手,所有人都被弄得一頭霧水,搞不清楚這人在幹什麼?要不是心頭一股說不出的危機感,無聲瀰漫,他們真要以為這男的就是個小丑。

「……好了,綜合以上所說,大家可以理解,咒武這種東西很牛,牛在它能讓你拿一些自己用不到、用不上的沒意義資源,去換取力量,甚至是許幾個願,立下一些自我約束當契約,這也同樣能換到力量。」

溫去病揚揚眉,道:「約束得越嚴厲,把自己虐得越狠,換取到的力量就越強,有時候,甚至要做一些很荒唐的事,一些……看起來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

無神鋪的一名高階武者,神色驟變,像是明白了什麼,喝道:「五鼠,立刻動手,把他們殺了!」

大喝後,他本人也搶著動手,只是溫去病先一步行動,隨手將一顆小球扔到地上,一下爆開,不但釋放風壓,飛沙走石,將方圓十米內的黃沙全數掀開,更燃亮強光,逼得人睜不開眼。

「……像我現在要使用的這套咒式武裝,就有個很討厭的限制,第一次使用,必須在敵人面前,清楚解釋整套武裝的運作法則,如果碰上一群獃子,聽不清楚,理解不能,還會發動不了,麻煩得要死!幸好,這裡有聰明人。」

溫去病摘下臉上的墨鏡,隨手一扔,道:「謝謝各位的配合與努力聽懂,讓本次說明會圓滿達成,現在……可以去死了。」

一隻手不知何時搭放在龍雲兒肩上,隨著解說完畢,術式發動,溫去病與龍雲兒陡然發起光來。

一道由光所凝結的符令,出現在兩人之間,上頭浮現獨目龍首的圖騰,被溫去病夾手奪過,往自己身上一拍,那件破爛的風衣,驟然閃現亮光,無數複雜而細緻的光之迴路,在風衣上亮起來。

跟著,風衣發生變化,瞬化為某種甲胄似的金屬,連臉上也多了一張面具,遮住臉面,型態若龍。

術式武裝.冥界屍龍!

幾乎是變形完成的瞬間,溫去病就飆衝出去,速度快絕,那五名中階武者首當其衝,他們雖然看不見溫去病的動作,卻為威煞震懾,如同被老鷹盯住的青蛙,肢體麻木,生不出對抗的念頭,唯一能做的,就是發動血脈異能,想遁往地下。

然而,溫去病早先擲到地上的那顆鐵球,不但把黃沙揚起,更改變地質,把方圓數米的地面微凍住,水土成分改變,這不足以阻住鼴鼠血脈的潛地,卻形成了阻礙,拖慢了他們的速度。

速度稍微減慢,已經非常足夠,黃沙之中,血光乍現,寒芒一下閃過,五顆腦袋像被拔起一樣,飛了出去,周圍的黃土地,飽吸了鮮血,一下變得朱紅鮮艷。

溫去病的動作停下,右臂的腕甲上,五道爪鉤,發著灰藍色的異芒,彷彿將揮划過的空間,都染上那股邪毒,令人見之心驚。

五名中階,屍橫就地於頃刻間,這還不至於讓兩名高階動容,如果沒有潛地奇術的掩護,他們認真要干,也做得到同樣的事,但這個年輕人身上的氣息,卻讓他們感到不安。

……那不是人的氣息。

以前他們也曾看過,地階武者手持寶兵,打出驚天一擊的氣派,那與眼前的氣息有些相似,卻又截然不同,因為這個男人……不是武者持有寶兵,而像是整個人化為一件寶兵,從頭到腳,再沒有一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