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三章 我也是受害者

第三章 我也是受害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地階武者要傳訊,甚至連書信也不用寫,武蒼霓一指點在司徒小書額頂,許多訊息瞬間輸了進去,存在於其識海。

溫去病看了出來,這一點指,用上了特別的加密手法,雖然存在於司徒小書腦中,卻連她自己也無法解讀,除非滿足這一指所設的條件……

「行了,妹妹妳一進雲崗關,封印自解,相關訊息會出現,妳把這些訊息告訴見到的人,就算完成委託,之後……請妳儘快離開,別留在這地方。」

武蒼霓道:「事發倉促,我手邊沒什麼謝禮可贈送,妳爺爺、爹爹那麼大本事,也看不上我這些粗淺本事,就等將來有機會,再向妳補上。」

「武殿下言重了,七神兼修通虎錄,縱橫神都第一人,妳的強橫,我爺爺也非常稱讚,妳……一直是我嚮往的目標。」

終於把心情說出口,司徒小書臉上一紅,白甲的麗人有些訝異地小張了口,跟著露出瞭然的微笑,「妳爺爺、父親都是英雄好漢,妳好好向他們學習,別學我這個失敗者……去吧,這是很重要的情報,妳早一日送到,對雲崗關的幫助就越大。」

遠處黃沙揚起,隱約可以看見,是那些封刀盟的好手朝這邊回來,他們沒有坐騎,徒步而行,遲了這許多時才到。

事情交代完畢,武蒼霓率眾就要離去,司徒小書忽然想起一事,道:「武殿下,這些人是妳下屬,那些狼孩,還有……他們剛剛殺了村……」

欲言又止,司徒小書也不知該怎麼問這些話,而已經上回駱駝背的武蒼霓只是一笑,沒有回答,就這麼率眾離去。

「……這到底……」

司徒小書心頭迷惘,龍雲兒勸道:「國事為重,還是先把情報送回雲崗關,以策安全。」

說完,龍雲兒對溫去病道:「家主,軍情緊急,小書他們護送情報,怕路上有什麼閃失,我們左右無事,任務已完成,不如送她一程,沿途相護,如何?」

溫去病的回答,是淡淡舉起了中指。

送東西來西北地方,是一個掩飾行蹤的障眼法,真實目的是要往西潛入狼王廟,盜取目標物,現在送貨任務提前完成,障眼法提前失效,自己得另外想辦法潛入,哪還有時間送人去雲崗關?更何況……

心神略分,溫去病忽然聽見香雪道:「我覺得這點子很好啊,事關人族安危,匹夫有責,我們應該把情報先送回去,有什麼比這更重要呢?」

「香雪,妳……」

「反正我們已經把東西送到,能夠向軍部交代了,左右無事,幫忙送送東西,又不會怎麼樣?說到底,這都是為了人族大義啊。」

香雪一本正經,說著自己人壓根不信的話,溫去病投以質疑的目光,她正色道:「我們任務了結,與其這麼空手回去,不如去飛雲綠洲逛逛,說不定能買點貨回去賣,賺迴路上的開銷,小三阿姨可以先去雲崗關,再到飛雲綠洲和我們會合,然後再回南方,這樣不是兩全其美?」

司徒小書道:「國難當前,你們……要回南方?」

溫去病笑道:「當然,國難當前國家擋,我等橫豎是吃地溝油的命,就不代操皇帝陛下的心了,每個人出力的方式不同,也不見得非要在前線衝鋒灑血,才叫為國出力,後方募款捐糧就不算了啊。」

堂而皇之的理由,司徒小書無法提異議,質疑這點,就是不把後勤人員的辛勞放眼裡,雖然心裡有少許疑慮,但也只能相信這話了。

龍雲兒心中忐忑,聽香雪的安排,是自己協助司徒小書去雲崗關,溫去病與香雪留在飛雲綠洲辦貨,這安排很合理,但自己一個人行動,不曉得會不會被看出什麼端倪來?可除了這隱憂外,自己又希望能替溫家做點事,讓溫家的名聲好一點。

一行人隨即上路,途中司徒小書拉著龍雲兒,有很多的話說,這些話……她沒法和手下討論,即使回封刀盟去,也不知能向誰說,身邊甚至沒什麼女性友人,這回難得遇上一個說得上話的龍雲兒,又並肩作戰過,有了患難交情,一些積壓的想法,就像被打了口子的堤防,傾泄出來。

「……我還是小鬼的時候,就很敬仰蒼霓殿下了,當時最出色的幾名女性高手,她就是其中之一,是神都武家八百年內,首個兼通七絕的大高手,至今沒有第二人能做到,她鐵膽柔心,為國戍邊,不爭奪什麼名利,高風亮節,是我心中的偶像,這趟來西北,我就希望能夠親自拜見她一次。」

司徒小書眼中滿是興奮之情,說得忘我,龍雲兒靜靜聽著,但到最後,這些話卻帶著濃烈的困惑。

「……我能理解,蒼霓殿下率眾出關,是為了執行特殊軍務,但她手底下那些兵將,乾的事情她曉得嗎?他們殺害本地村民,這種事……她會不會被手下蒙蔽了?」

話中帶著不確定,以司徒小書的腦子,最先冒出的理性懷疑並不是這個,可在心裡,她怎麼也無法接受,武蒼霓對這一切知情,甚至下令主使的這個可能。

溫去病哂道:「妳這人也真是奇怪,那些村民的作為,妳看不過眼,要和他們動手,現在他們給人一刀殺了,問題解決了,妳反而還替他們不依不饒,我說妳到底是想怎樣啊?」

司徒小書道:「我堅持的是一個義字,合乎義理,為所當為,並沒有特別針對誰,他們就算行為有偏差,但罪不致死,更不該由那些兵將下手,這根本不是執法,我覺得裡頭有說不清的陰謀。」

溫去病道:「罪不致死?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