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四章 飛雲綠洲

第四章 飛雲綠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各有目的,一行人很快分道揚鑣,龍雲兒跟著司徒小書去雲崗關,為了安全起見,她特別拜託司徒小書,不泄漏自己的身分,再加上外形偽裝,沒人會把她與溫家出現的女性高手聯想一處。

溫去病不無擔憂,什麼事情都有風險,眼下雲崗關中高手眾多,龍雲兒跑到那邊,確實不安全,但有司徒小書幫著遮掩,也不失為一個磨練的機會,如果一直把龍雲兒留在身邊,沒有考驗機會,也沒法成長起來。

雙方各行各路,很快便拆夥而行,龍雲兒等人前往雲崗關,溫去病和香雪則連袂北行,前往飛雲綠洲。

目的地在數十里外,兩個人一體弱、一稚童,腳程都不快,但有溫去病在,弄出個獨輪車,踩在上頭,不快不慢地朝飛雲綠洲行去。

香雪道:「沒有更先進一點的辦法?你不是有噴射動力的工具?」

溫去病笑道:「能近距離窺探妳我的,少之又少,但遠距離就不好說了,隨便露了底,後頭就不是我拿東西嚇人一跳,是人家準備好克制的東西,來取我狗命了。」

香雪微笑不語,很能理解這份防備,這本就是碎星團的基礎守則,絕對不讓人摸清楚自己的底牌,哪怕親如父母兄弟,一但被人曉得自己底細,戰場上就等於把命丟了一半。

從初始的四大武神,到底下的成員,團里一直鼓勵每個人,除了規定的必修技能外,還留一些壓箱底的驚喜絕活,即使是自己,平常跟溫去病過命的交情,願意為彼此赴湯蹈火,沒一句廢話,卻也不是什麼新開發的技巧都告訴他,他也是一樣。

香雪道:「你覺得狀況如何?我是說,被你幹掉的那票,你覺得他們是怎麼來的?」

溫去病道:「無神鋪的那些人嗎?確實有不尋常的地方,莫名其妙追殺,又莫名其妙離開綠洲幾十里,他們平常活動如果這麼猖獗,別說司馬家容不下他們,她也絕對忍受不了……」

香雪道:「偏偏是她先出現打了人,這些傢伙就出現追殺,等這些傢伙被幹掉,我們的老朋友又現身,太巧了,這之間……恐怕有點什麼吧?」

溫去病瞥了同伴一眼,「真要說巧合,妳前腳把村子燒了,她後腳就出來背鍋,我覺得這才叫巧咧,妳們兩個以前根本算不上朋友。」

「是你誤會了,我們當然是朋友,交情還很好,只是交流的方式特別點。」

「妳砍她,她砍妳,你死我活的這種交流?」溫去病道:「妳想去飛雲綠洲查這件事?但我們的任務怎麼辦?」

香雪道:「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屁也不知道,怎麼跑任務線?不去飛雲綠洲買點資料,難道就這麼傻呼呼跑去獸族領地喊投誠嗎?」

溫去病道:「類似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沒幹過,至於情報什麼的,妳也知道,我都是負責讀完情報書,悶頭衝鋒的,蒐集什麼的……不是我強項。」

兩人談談說說,越走越遠,倉促製造的獨輪車,不耐久用,但也正如溫去病一早所料,隨著綠洲的接近,途中旅人多了起來,很快兩人就遇到一隊商旅。

局勢緊張,獸族兵鋒壓境,飛雲綠洲雖然號稱是無神無法之地,可敢在這時候去趕集交易的,都不是普通人,那隊商旅雇了一堆保鑣,確保安全,看到這迷途似的青年與女童,都是一愣,卻也不敢大意,先問來歷。

這隊商旅看來客氣有禮,不過能在西北之地行走,更在這時候往飛雲綠洲去,溫去病絲毫不懷疑,若自己答得有什麼不妥,商旅隨時變強盜,轉眼把自己給宰了賣,或是捉了賣,因此,如何回答就是關鍵。

邊境之地有邊境的規矩,七家八門勢力雖大,未必在這裡鎮得住人,即便抬出司馬家的名頭,一不小心可能死得更快,溫去病雙手交叉,兩掌按在肩上,彎腰一禮。

「我們是先知的使徒,要去無神無法的罪地,散播恩主榮光,尋覓地上的天堂。」

帶著宗教氣息的一番話,所代表的卻不是普通教派,而是一個明明除了眼前的享樂,什麼別的也不信,偏偏開口閉口,處處以天堂為號召的組織,極樂堂。

九外道之中,極樂堂的高手數目不明,具體實力很不好說,但絕對難惹,裡頭出來的狂徒,個個樂於赴死,從不要命,別說是江湖正道,就連同為九外道的邪派,對之也退避三舍,當溫去病打出極樂堂的招牌,這支商旅中的人們全都緊張起來,既不敢得罪,也不想靠得太近。

溫去病向他們買了馬匹,與香雪同騎,絕塵而去,一點也不在乎身後謠言開始流傳:極樂天堂的使徒,來到無神鋪,預備有所作為。

有了馬匹,速度變快,底下所踏足的地面,越來越是堅實,從黃土慢慢變成一般地面,再過不久,前方陡然出現一大片連綿不絕的帳篷,還有寶藍色的泉水與青蔥綠意,耳目頓時一新。

飛雲綠洲是凹陷的盆地,遠遠看不清楚,但從邊緣往中央看,核心部位是著名的飛雲潭,水色寶藍,潭心部分卻由地底往上噴出,形成一道十餘米高的水柱,形如白龍升天,雲霧繚繞,飛雲綠洲因此得名。

潭水是整個綠洲的心臟,周圍建造著燒黃土為磚,堆疊起的土房,最高的建築不過三樓,而在中央的一圈黃土房外,則是數以千計的帳篷,所組織成的帳篷海。

五顏六色的帳篷,硬生生在這片土地上,開出一片燦爛的海洋來,特別是當長風吹來,無數棚頂翻揚,嘩啦啦的聲音,景象壯闊,成為周邊近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