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六章 九龍寨的天才

第六章 九龍寨的天才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白袍老人怔怔愣在當場,外人很難了解,像九外道這樣的組織,對各種專業人才是如何求賢若渴。

像七家八門那樣的大勢力,功法源流完整,稱雄一方,底下各種武者不缺,也篤信只要拳頭大,什麼事都好辦,反倒是九外道這樣的偏門組織,為了在夾縫中求發展,除了正面武力,也分外重視各種專業人才。

同心鎖,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很多高明的鎖匠都能開,可加上「不用工具」、「十秒之內」這兩個限定,還能開啟的人就如鳳毛麟角,之前在江湖記錄上,有類似手腕的兩個人,白菊郎君、迅雷神盜,俱已殞落,在那之後,已很久沒出現這水平的人物了。

「老夫拓拔金。」白袍老人收起早先的威嚇面孔,態度尊重,「先生是有本事的人,不知由何處來?」

「……反正不會是從西邊來。」

溫去病沒正面回答,只表示自己與獸族無關,在飛雲綠洲活動的,大多都是亡命徒,誰沒背負一段過去?誰會老實交代來歷?

「我過了四關,照規矩,我可以取走這十錠銀子吧?」

「……以先生之才,區區小數,何入尊眼?」拓拔金揮揮手,一名刀衛捧著銀盤,上頭盛放十錠金子,恭恭敬敬送到溫去病面前。

「這是無神鋪的一點心意,歡迎先生到飛雲綠洲來,還請笑納。」拓拔金笑道:「先生的技藝,老夫嘆為觀止,不曉得先生有沒有興趣再試身手,挑戰點更高難度的小玩意兒。」

在自身領域成就卓越的人物,遇到針對本身專業的考驗,都如老饕見美食,心癢難耐,往往不顧利益,都要一試,溫去病很清楚這個通則,只是笑了笑。

「您老認錯人啦。」

「呃……認錯?」

「在下雖然對開鎖有點研究,卻不是盜賊,錢財來得光明正大。」溫去病搓搓手,擺出一副窮酸樣,「比起挑戰自身專業,在下更對實質的東西有興趣,不知……」

拓拔金會意,大笑道:「旁的沒有,來到飛雲綠洲,錢還是問題嗎?先生儘管放心,只要能解開接下來那道鎖,無神鋪必有重酬。」

溫去病笑道:「哦,這次如果十秒內解不開,不用被砍頭吧?其實我膽子很小的。」

「哈哈哈,人才素來都是被捧在手掌心上的,從現在起,誰想要砍先生的頭,我們立刻斬他成十七八塊。」

四名刀衛當先開道,拓拔金老人在旁作陪,溫去病被奉為上賓,朝綠洲的內圈走去,一路上的商家、店主,看見拓拔金,紛紛彎腰施禮,顯然老人身分尊貴,在綠洲中地位不凡。

溫去病有這樣的感覺,尤其自己無法看透老人的修為境界,他的氣息很普通,像是一個低階的普通武者,不過,很多高手都會用道具,掩藏自身氣息,而自己可以肯定,老人身上這樣的道具不只一個。

除此之外,九外道中有許多捨棄肉身修為,專攻元神活動的高人,這類人物也無法簡單用能量波動來判斷戰力……

拓拔金引領溫去病前行,經過許多的帳篷、棚子,雖然沒有特別探頭窺看,溫去病仍注意到些許異常,訝然道:「老先生,我有沒有看錯?我剛剛好像看到了……」

「呵呵,這裡是西北,往西不遠過月煌灘,就是獸族屬地,在這裡看見獸人,有什麼好奇怪嗎?」

「不是說要爆發戰爭,獸人要打我們嗎?」

「就算開打了,那些獸人也一樣要吃要喝,要買東西啊。」拓跋金道:「聽先生的口音,是從帝北傲龍郡來的吧?難怪對本地不熟,你且放心,就算戰事開打,別的地方都打爛,這裡也安穩如山。」

「您老的耳朵真厲害,這都聽了出來,不過,我不太明白,為啥這裡就安全呢?都說雲崗關有天南武鳳鎮守,關內高枕無憂,飛雲綠洲可在關外啊。」

「保境安民,純靠武力未必管用,更何況那隻武鳳縱然威震天南,但……」

拓跋金頓了頓,道:「總之,待久了,老弟你就明白啦,要剷平這裡,那些獸人第一個捨不得!」

「理解,理解。」

溫去病唯唯諾諾,盡量讓自己看來不太通曉俗務,像那種只專心在專業領域,不聞窗外事的人物,更操著一口流利的帝北腔,與自己本來形象南轅北轍。

拓跋金的話,其實再容易理解也不過,飛雲綠洲的前身,就是與獸人互市的榷場,地利之便,有獸人出現在這裡,本沒有什麼好奇怪。

然而,原來想藉此機會評估無神鋪每天的交易量,但各處店鋪里出入的獸人如此之多,有狼、有豹、有獅,這邊與獸族的貿易依賴度,顯然遠較自己預期得為高,這已經超出了飛雲綠洲應有的演進速度……

除此之外,拓跋金所打住的話,也非常奇怪,從話意推判,武蒼霓似乎有了什麼狀況……這很詭異,雲崗關由她一力鎮守,統轄兵權,無論在軍中、在民間,蒼峰俠侶的地位無可動搖,天大的事,她都可一言而決,這樣的她……能有什麼事?

一面尋思,溫去病跟著拓跋金,來到一處地穴前。

「先生,請。」

「居然還要下到地底,這還真是個坑啊!」

溫去病隨口說笑,毫不猶豫地跟著下去,走了一段路,深入地下二十多米,進入一個地下空間,內中既無燈,也無火把,黑黝黝的,什麼也看不見,但肌膚不住發生的緊繃感受,溫去病肯定自己正被窺探著,源頭……不只一個。

自己是專搞這些設備的行家,所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