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碎星物語 >第十章 單表你們自己留著

第十章 單表你們自己留著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奇幻

溫去病話一說,陣中一下霹靂大作,雷電交加,硬生生在蟲海之中,怒劈出一條路來。

這條通路一現,一切質疑都被證明,朱顏天如遭雷擊,踉蹌連退六七步,無可置信地搖著頭。

「不……不不不……不可能!怎麼會……有這種方法?」

無視他的震驚,溫去病二話不說,直接衝出去,用普通人的快跑度,一下通過四十多米的距離,沒受蟲子侵擾,也沒受陣圖的阻擋。

普通人度能做到的事,自然更難不倒武者,溫去病才剛跑過,眼前一花,夜鶯先一步搶至,拓跋金也隨之出現,連那名金袍中年人都趕了過來。

但兩人才剛通過,那道裂縫就合攏起來,他們不約而同地望向似乎八、九米高,實則不知多少的蟲海,心中怵。

溫去病看也不看他們,逕自往前走。江山社稷圖這阻礙一過,最終的考驗就在眼前。

早先,溫去病對於這個考驗,還沒很放在心上,無神鋪徵選人才的一個考驗,傷人性命的可能不高,難度有限,玩玩即可,但踏入這個地下空間後,想法已變。

江山社稷圖,這不是無神鋪造得出來的迷陣,此地只會是百族大戰,甚至更久遠之前的遺迹,在這上古第一後天迷陣之後,到底封藏了什麼?

更重要的是,聽拓跋金的語氣,之前有幾撥人通過江山社稷圖,用的是正統數算之法,其中肯定有九龍寨、鯤鵬學宮這兩派。他們通過了社稷圖,卻沒能解開後頭的那道鎖?

那道鎖,恐怕是乎自己想像的東西,而藏在那道鎖後頭的,更不曉得是什麼驚天之物……

有這樣的東西存在,自己居然一直不知?碎星團從頭至尾,都不曉得這個情報,幸虧今天撞在自己手裡,否則……

腦里閃著許多念頭,但當看清楚黑暗盡頭的那個東西,溫去病當場愣住,有些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左看看,右摸摸,直到一切確定,這才暴怒開罵。.。

「什麼玩意兒?這……這不是耍人嗎?」

存在於眾人眼前的,是一面石壁,樸實無華,石壁的中間則有一道閘門,門上有一個需要雙手同握才能轉動的圓閘,圓閘的正上方,還有一個小框,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小框黑黝黝的,當溫去病用手拂過,上頭出現一排數字:22o6,11,o5,最後一個位數,緩慢地變動,正在倒數。

「兩千兩百零六天,十一小時另五……現在是四分。」溫去病回看兩人,「你們喊我來打開一道時到自開的計時鎖?老老實實等上七年不就好了?」

拓跋金嘆道:「若是能等,何必勞煩先生?就是想早日開啟,這才做出種種嘗試……」

溫去病打斷話,道:「九龍寨、鯤鵬學宮的人,放棄時是怎麼說的?」

拓跋金一頓,沒想到此人連這也能料中,道:「他們都說,這道元氣鎖,看似簡單,實則綁定周遭地脈元氣,非人力所能為,實不知當初怎麼做到……想要開鎖,除非等時間到自開,再不然……」

「再不然,除非有辦法把方圓五百里的山川地脈,毀得乾乾淨淨?」

「先生高明!」

「……這根本不是開鎖!」溫去病懊惱,蹲在地上抓頭,「你們需要的,根本不是循規蹈矩的玩家,是要找個會翻棋盤、翻桌的。」

「……他們也這麼說。」拓跋金一下苦笑,小心翼翼道:「這麼說,先生不能了?」

溫去病猛地抬頭,沒好氣地道:「誰和你說我不行?」

「……什麼?」

拓跋金大驚失色,原本已不抱任何指望,不過死馬活馬醫,哪知卻得了這麼個答案?

大地上技術力最強的鯤鵬學宮、九龍寨,相繼受挫認敗的無解難關,他居然說可以?

這個大鬍子……到底是什麼人?憑什麼……他說可以?

「先生,敢問尊姓大名?」

先前拓跋金問過一回,溫去病嗤之以鼻地打掉,拓跋金明白來此地的人都有些故事,對方不願說,便也不再問,但此時,已經不能不問,不光是他,附近旁觀的所有無神鋪要人,都想知道……這究竟是哪裡跑出來的怪物?

「……雷峰雲舟今何在?夕雪殘陽幾度休?且拋九院千秋事,踏雨歌行問無憂……」

溫去病負手背後,一聲長吟,整個形象為之一變,彷彿那個滄桑的大鬍子男,一下變成儒雅文青,連衣服都好像換了一套。╪┟.[。

拓跋金一頭霧水,更不知眼前人為何忽然念起詩來,愣了一下,就被溫去病一掌拍在肩上。

「把這詩拿去鯤鵬學宮問問,你就會知道你想知的答案。」

「先生原來藝出鯤鵬學宮?」拓跋金失聲叫出,頓了一頓後,復又皺眉,「但鯤鵬學宮的男弟子,似乎……」

「言盡於此!」

溫去病朝壁上閘門看了一眼,道:「這道鎖,我能解,但今天是解不了的,你們如果想開,且等上……七天,七天之後,我連帶外頭那個陣圖,一個時辰內闖陣帶開鎖,說到做到。」

有了通過江山社稷圖的例子在眼前,這話令人不得不信,即使有所質疑,也不好當面提出。

「先生……」

夜鶯張口欲言,溫去病表情忽然變得緊張,回望身後的蟲海,「還有十五秒,你們……靠,提前了!」

幾聲悶雷炸響,將蟲海硬生生劈出幾道裂痕,溫去病拔足飛奔,逃命似的朝裂縫衝去,其餘三人緊追在後,轉眼便通過密密麻麻的蟲海,看到還愣在那裡呆的朱顏天兩人。<